第五十三章 化繁为简
作者:夜行月      更新:2018-10-17 22:17      字数:0
  

  如果换成其他人看到这通天丹丹方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是福地境修士,严格说来,是福地九重境修士专用的丹药。

  通天丹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开辟洞天,也就是让修士从福地境突破至洞天境时,增加几分成功的可能性。

  要知道,修道一途,随着自身的境界越来越高,想要再往上提升,哪怕是一个小境界都是越来越难,更不用说大境界,真正是比登天还难。

  这一点从问道宗内的成员组成就能看出。

  整个问道宗内,通脉境弟子有数万人之多,福地境却只有数十人,而洞天境更是只有五峰的峰主长老。

  因此,突破大境界之时,哪怕仅仅是多出了几分成功的可能,对于修士来说,也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了。

  另外,通天丹乃是三品丹药,只有三品以上的炼药师能够炼制。

  炼药师自然也有等级划分,而划分的标准很简单,能够炼制出几品丹药,就是几品炼药师。

  只不过,炼药师的等级提升,绝对要比修为境界的提升难得多。

  像偌大的问道宗,仅仅只有一位炼药师,而且还只是二品,可就算这样,这位炼药师在整个问道宗内的地位也是极为超然,甚至和五峰峰主平起平坐。

  至于三品炼药师,哪怕是问道宗宗主见到也得恭恭敬敬,人家说不定还是爱理不理。

  可想而知,这通天丹的价值之大,市面上极为罕见,一旦出现,也必然会引起无数福地境修士的争夺。

  看到姜云放下玉简,面色仍然平静,老黑连忙开口问道:“姜老弟,这通天丹,你有把握炼制吗?”

  姜云沉吟着道:“丹方上记载的材料配比很详细,按理来说可以炼制,但我从未炼过,肯定需要多尝试几次。”

  其实别看老黑拜托姜云帮忙炼丹,但实际上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姜云的年纪和和修为都太轻了。

  再者说,就算是真正的三品炼药师,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成功炼制出通天丹。

  可现在听到姜云话中分明透着信心,自然让他忍不住又开始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在说大话?

  “姜老弟,我虽然不懂炼药,但是我听说,品阶越高的丹药,炼制的过程越复杂,而且这通天丹的丹方我也看过,光是步骤就多达三十多道,其中哪怕有一道失败,可就功亏一篑了啊!”

  听到这里,姜云岂能不明白老黑对自己的怀疑,他也不生气,笑着道:“老黑大哥,你说的不错,可实际上,不管丹药的品阶高低,炼制的手法步骤有多繁复,但究其根本,却是殊途同归。”

  老黑的心微微一动,因为这句话让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一时之间却无法抓住,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疑惑。

  看着老黑的表情,姜云知道他仍然不相信自己的话,想了想后,忽然从面前的材料堆中抽出了两根树枝。

  一根树枝上面只有孤零零的一片叶子,而另一根树枝上面则有着数十片叶子。

  “老黑大哥,你看这两根树枝,只有一片叶子的就好比是一品丹药,另一根树枝好比是三品丹药,它看上去枝繁叶茂,颇为复杂,但实际上,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

  “所有的树叶都是长在树枝上,而所有的树枝都是长在树干上,而所有的树干又都是由根成长而来。”

  “炼丹也是如此,再繁复的步骤,它也是从最基本的步骤一点点的堆积而成,只要掌握了基本,那便不是问题。”

  “简而言之,就是八个字——追根朔源,化繁为简!”

  说话的同时,姜云手腕轻轻一抖,两根树枝上的叶子全都飘然落下,只剩下他手中两根光秃秃的树枝。

  ?“。正q√版b首◇发n

  看着这一幕,老黑的眼中陡然亮起了一道光,紧接着,他竟然站起身来,对着姜云抱拳拱手,深施一礼道:“老弟今天这一席话,让我获益匪浅,多谢!”

  姜云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双手托住老黑的身体道:“老黑大哥,你这是做什么,这些话可不是我说的,是爷爷告诉我的,你要谢,就去谢我爷爷,不用谢我。”

  老黑重重的一点头道:“好,日后有机会,定当登门拜见令祖!”

  姜云笑着道:“行,只要老黑大哥愿意,以后我带你去!”

  在姜云想来,这不过是老黑的一句玩笑话,但是在老黑的心中,却是真的对姜云的爷爷起了敬畏之心。

  先不说对方能够将小小年纪的姜云培养成为一名炼药师,单单是这追根朔源,化繁为简,看似简单的道理,实际上真正能够做到的,却是很少很少。

  姜云显然就已经做到了,至少是对于炼药一途,在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简繁之分。

  正如他所说,再复杂的炼制手法和步骤,也都是从最简单的一步步做起的。

  “老黑大哥,我有段时间没有炼药了,刚好你这里材料也够,我想先试试看炼制一颗天菁丹,热热手,然后再开始尝试炼制通天丹。”

  “姜老弟你说了算!”

  接下来,姜云也不再说话,手腕一扬,一个火球飞到了石锅的下方,点燃了树枝,接着,他伸手取来一样样的材料,有条不紊的开始往锅中添加。

  老黑也闭上了嘴巴,但是双眼却始终凝聚在姜云的身上。

  越看,老黑对于姜云和姜云的爷爷就越是佩服。

  “姜老弟的爷爷,必然是位高人,看上去,他交给姜老弟的都是最为基础的东西,但却是最为有用的东西,更是为姜老弟在炼药之道上,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

  “如果有朝一日,姜老弟的修为高了,再有一个刻满阵法的上等丹鼎或者丹炉,那这世间,恐怕没有他炼制不出来的丹药!”

  姜云所做的每一个动作,所进行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滞塞,甚至带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显然,对于这样的炼药,姜云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多少回了,甚至恐怕就算他闭上眼睛,都能轻松的完成整个过程。

  此刻的老黑,真想让自己曾经遇见过的几位不可一世的炼药师们,都来亲眼看看这一幕。

  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仅仅通脉境的修为,用一口简陋的石锅,就能炼制出对于修士来说梦寐以求的丹药!

  这要是传扬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炼药师为之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