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抵达,指定位置!
作者:痴冬书亦      更新:2018-10-25 09:31      字数:0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样,当叶修文等人,到了翠云山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夜黑风高,叶修文觉得时间刚刚好,他一摆手,虫子、罗汉等人,便纷纷使出了踪影。

  十分钟之后,罗汉等人再度回来,手里却多了一个对讲机。

  “这个,就是那个可麦提的对讲机。”虫子将对讲机递给叶修文道。

  “恩,有了他,就不怕那个三公子问了,.......昂,.......啊!啊!.......”

  叶修文清了清嗓子,而再开口的时候,却是那个可麦提的声音。

  “黑狼,真有你呢!”罗汉笑着,拍了叶修文的肩头一下。

  “呵呵,自然,你们可别忘了,我可是潜伏之王,.......”

  叶修文微微一乐,带着人,继续向翠云山上走,选了一处密林,潜伏了下来。

  这个地点可以说不算太好,不仅地势不够高,而且又身处密林之中,视线也不算好。

  齐大兵不解的道:“教官?我觉得,那边的地方,比较好,.......”

  齐大兵指道,而叶修文却笑了。

  “你知道那个地方好,敌人也一样会知道,明天威龙的人,一定会搜查那里的。

  距离天明,还有三个小时,我们可以休息一会,.......”叶修文又道。

  “教官?明天的生日宴会不是上午十点吗?而威龙等人来到这里,也是午后了?”齐大兵再度不解的道。

  “天亮了,就会有人来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休息不了了,都不许出声,即便睡不着也要把眼睛,给我闭上!”

  “那谁来放哨?”齐大兵又道。

  “不用,全部休息,不许出声,.......”

  叶修文命令道,所有人开始休息。但正在这时,对讲机却响了两声。

  叶修文拿着对讲机走到林子深处,这才接听,用可麦提的声音道:“我是可麦提,.......”

  “可麦提,你们到了吗?”对讲机的另外一头,传来了三公子的声音。

  “恩,三爷我到了,我们现在距离那些人,很近,.......”叶修文继续用可麦提的声音,小声说道。

  “那好了,到了就好,等明天他们得手之后,在后面干掉他们。

  记住了,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不要怕浪费子弹,给我将他们,都大成马蜂窝,.......”

  “三爷,你放心,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叶修文对着对讲机又道。对方挂断了电话。

  “切!”

  叶修文不屑,刚想将对讲机丢掉,又插回了腰间,毕竟时间还长着呢!

  叶修文回到了原处,却发现齐大兵等人,都睡不着,大眼瞪着小眼。

  “怎么还不休息?”叶修文问道。

  “教官,虫子太多了,咬我们,.......”齐大兵小声说道。

  叶修文听着周围嗡嗡扇动翅膀的声音,也很无奈。

  他抬头看了看,在树上熟睡的爱亚,指了指道:“你们要能爬到那么高,就不会怕这些蚊虫了,呵呵!.......”

  “那么高,掉下来,怎么办?”山雕苦着脸道。

  “哎,这就说明,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你一样东西,就会收走另外一样东西。

  你们是怕被咬呢?还是怕摔下来?”

  “怕被咬,.......”山雕第一个往树上爬,但她却没有经验,怎么怕也爬不上去。

  夏娜多瓦也一样。她不会爬树。

  “呵呵,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猫是老虎的师傅,猫教会了老虎所有的本事。

  老虎说:你长得那么小,竟然还当我的师傅?我今天就吃了你,日后就没有人会知道,你是我的师傅了。

  而正在这时,猫一下上了树,老虎爬了半天,没有爬上去,气道:你这一招没有教我,.......

  而此时,猫就说了,我早就知道你这混球学了本事会吃我,哈哈哈!.......”

  叶修文大笑,此刻已经上了书,独自留下山雕、夏娜多瓦两个人,在树下面大叫:“教官,我们没有要吃你,你快教我们爬树,.......”

  “呵呵!爬树这是天生的,你们恐怕这辈子,也学不会,来吧,拽着这个绳子上来。”

  叶修文早有准备,知道爬树这种事,山雕与夏娜多瓦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学会的。自打树上垂下绳子,将两人拽上了树。

  树上清爽,又有山风,蚊虫不愿意上去。一行八人,舒舒服服的睡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天色渐亮,而也正在这时,叶修文远远的用望远镜看到一行人,正钻入林子里。

  叶修文拍醒了熟睡的山雕,这丫头一紧张,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而倘若不是叶修文拽了她一把,她就真掉下去了。

  叶修文示意所有人,不要出声,而他则拿着望远镜,一直监视着树林内的动向。

  这些人,钻入林子里,就没有再出来。

  “黑狼?那些人,是什么来头?”虫子在另外一棵树上,对着麦克风说道。

  “他们不是来巡山的,那就只能跟我们一样,都是来这里设伏的。

  看来,威龙的这个生日,不好过呀?呵呵!.......”

  叶修文笑道,而与此同时,高地之上,又出现了一队人马,也有十几个人左右,在高地站下了。

  “有趣,越来越有趣了。”叶修文笑道。

  “黑狼?人越来越多,反而不好下手了。”罗汉道。

  “我们先静观其变,最好是让他们先打起来,然后我们寻找目标。”

  叶修文打了一个手势,所有人呆在树上,也就不下去了。

  现如今,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眼睛在盯着这里。他们只要一动,便很容易被敌人发现。

  所以叶修文不动了,就呆在树上,静观其变,只等威龙与他的三个儿子到来。

  .....................................................

  与此同时,威龙的生日宴会,正在怪异的气氛中进行。

  几个儿子剑拔弩张,就差在宴会上,拔枪相向了。

  大公子‘魏德阿卡’是一个古铜肌肤的硬汉。

  在他的左侧眼角,还有一道未曾完全愈合的伤疤。正是二公子‘魏木义’,找人弄的。

  但魏木义也并不好过,他的一只胳膊上,缠着纱布,却正是魏德阿卡的杰作。

  而兄弟之间的战争,则正是在这两个人之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