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
作者:善恶图      更新:2019-05-08 12:20      字数:2155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忍不住吞了下唾沫,特别是看着喉咙微微动着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堵。最终香蕉被拿出来,岳母看着我的表情忍不住的咯咯直乐。香蕉上边还有些口水的痕迹,岳母花枝乱颤的样子让她的两团颤抖更加诱人。“看傻了?哈哈。”我很少见到岳母笑的那么开心,或许是我呆滞掉的样子让岳母看的很乐,于是一边说着话一边还在笑着。好不容易止住笑之后,岳母又风情万种的瞥了我一眼,然后拿着手中的还沾着口水的香蕉红唇轻启,咬了一小口开始吃了起来。我看着香蕉,哪怕是剥开皮的也足足够二十公分以上了吧。很失落的感觉这哪个王八蛋买的。我不知道心里的情绪为什么会有点烦躁不安的感觉,在我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之后,突然想起来这一挂香蕉好像是王建买的。哎,反正那个衰货骂就骂了,只是让我心里感觉很无奈。小口吃着香蕉,岳母又微微盘起了二郎腿,**的腿部线条配上坐在沙发上挤压出来的臀肉弧线,不得不说每个地方都带着深深的诱惑。“对了小张,你不是问我角色扮演的时候,怎么跟你马叔一起玩的吗?其实很简单啊,就是学着妍妍的说话啊,不过喊着马叔,求你了,太厉害了,妍妍受不了啦。马叔太大了,我快被撑破了,求求你慢点好不好?你那么大又那么猛,被马叔弄过了之后,我老公再弄我的时候一定能感觉出来的。那样我老公就会发现妍妍被马叔骑过了,马叔求你了,饶了妍妍吧。大体上也就这样,要不就是马叔,妍妍想吃你的大东西,或者是妍妍想用手给你弄出来,你到时候喷在我的脸上好不好?基本上就这些呗,反正是我越自称妍妍喊他马叔,他就弄的越凶猛。最近这个笨家伙也学会绑人了。非要把我绑成那种很扭曲的状态,然后他再开始弄我,每次把我弄的受不了,我越是求饶他越是凶猛,好几次喊他爸爸都没用。早知道就不让他去看那些变态的小电影了,还有那些欧美的,总之现在花样多了,折磨人要人命不说,我在事后还美的要命,哎。我是不是有点对你马叔的教导有点太过头了?现在各种道具,包括丝.袜高跟鞋更是经常用,你马叔憋了大半辈子,这一开窍不要紧。简直就跟换了人一样,这是压抑过头突然爆发了。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的,那种几乎美妙快乐到要死的感觉,之前几十年我可从没有体会过的。”岳母在慢慢的说着话,一边说着一边吃着还沾着口水的香蕉,一直到岳母轻声说完话之后,手中那个香蕉也被她吃了下去。把手中的香蕉皮扔在了旁边的垃圾篓里,岳母随着话语说完,以她开放大胆的性格,此刻也是臊的有些脸色羞红。看着岳母有些情动,又忍不住羞臊的目光,我的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我现在还不敢相信马叔这段时间以来,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我看着面前风情风韵的岳母,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从以前的时候岳母就跟我说过,总是故意去把自己当成妍妍,让马叔去幻想,后来马叔慢慢习惯和适应之后,为了获得更加的刺激,就开始在弄的时候称呼岳母为妍妍。一边喊着我妻子的名字,一边幻想着意银,同时把欲.望猛烈的爆发在岳母的身上。可是我看着今天的马叔,还是一如既往的质朴和老实啊。对于岳母说的那么疯狂和变态的事情,我心里有些不大相信,可是稍微想想,今天让我和妻子留下来的正是马叔,这就让我又开始犹豫了。“刚才你们在卧室里的时候,是马叔提议我们留在这里住一天的。”我的心有些乱,不过还是跟岳母说了一句。因为长久以来我一直都在去主导去推动的事情,现在我有种强烈的预感,现在我推动的事情今晚将要发生了。有些紧张和后悔,甚至想要带着我妻子赶紧离开这里,可是我心里偏偏还有种难以压抑的兴奋感觉。当我看着马叔那恐怖的东西一寸寸挤入我妻子娇.嫩的火辣性感身.体,而我在旁边享受着我岳母的美妙,静静的看着我妻子在马叔精瘦黢黑的身下哼叫,呼喊,甚至浅吟低唱到最后忍受不住去求饶和哭泣。质朴苍老的马叔,成熟魅力的性感妻子,在那种疯狂与粗暴中,这种黑与白的衬托画面,至少我稍微一想,就让我感觉刺激的呼吸不过来,一边在兴奋,又一遍在感觉撕心裂肺的揪心。心酸痛苦,纠结与酸涩,总之这种感觉比我第一次尝试去交换的时候,还要强烈一些。第一次亲眼看着妻子被除我之外的男人享受到,看着王超抱着我妻子的纤腰**在予取予求的时候,那种感觉跟现在也是何曾的相似。唯一的区别或许是妻子对马叔表现出来的那种感觉,让我有些异样的吃醋,她对老马有些太在意了。“我跟老马前两天就知道你们回来,那个时候我就跟老马说过,想不想真的尝试一下妍妍的滋味。我问完之后你马叔开始直摇头,后来我又问了两遍,他就默不作声了。那个时候我就说,要是真想去尝试的话我不会拒绝的,只要他能主动点就可以的。而且我还把年轻那会儿我前任老公跟我做的那种交换的事情都告诉老马了,老马都挺傻了。不过我没有跟老马说过你跟妍妍也去玩过那种交换的游戏。小张,说真的,今晚一起试试吧?要是你相信我的话,那我来主导,只要你稍微配合下好不好?等会儿咱们可以欣赏你马叔跟妍妍的美妙,顺便刚才那个香蕉看到了没?让你试试我的喉咙,你马叔说很紧很美,要人命的。”乐迷说着话的同时,已经挪动着来到我身旁坐下来。岳母的手已经搭在我的腿上,并且在慢慢的向上游,手指攀到了我裤裆那大帐篷的时候,隔着裤子开始不断的转圈。我感觉全身酥麻,冲血的感觉遍布全身。正在这时候,一直都在安静的厨房许久没有动静,因为我们客厅这边变得安静,我隔着厨房门突然听到了厨房里边我妻子隐约的哼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