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告白
作者:措手不及      更新:2019-05-03 09:24      字数:0
  车内的气氛一片沉闷,连性子大咧的彪子都不再说话,李师师的情况很不好,以前那双灵动单纯的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透着绝望的哀伤眼睛。讀蕶蕶尐說網

  “你是要去住酒店还是去我家?”看着这样一个清纯的女孩子就这样被糟蹋了,黄耀祖也有些不忍。

  “去、去酒店吧。”由于长久的哭泣,李师师的嗓子有些嘶哑。

  “嗯,高蒙你们先下去吧。”黄耀祖将车停在马路边,让高蒙几人先下去。

  “师师,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黄耀祖重新动了车子,车后座的李师师依然不说话,黄耀祖把车子停在了一家商场门口,和声对车后座的李师师说道:“你在这里等等,我去给你买套衣服。”

  “嗯。”李师师胡乱地点着头,眼睛红红的看着黄耀祖。

  “换上吧,我在外面守着。”黄耀祖这次开的是一辆较大的保姆车,李师师躲在里面换衣服,只要蹲着外面是看不到的。

  黄耀祖买的是李师师平常穿衣的风格,青春富有朝气,可李师师穿上却毫无以前的阳光样子,一个人缩成一团的坐在后座。

  “师师,我不是不想让你去我家,只是那人有些多。”虽说之前黄耀祖是在征求李师师的意见,可黄耀祖早就猜出来了李师师的选择,也知道李师师心中会有芥蒂。

  “我、我都知道的。”李师师小声的回答着,如果不是黄耀祖的耳力好,还真的就听不见李师师在说个什么。

  “你啊!就知道瞎想,我是怕你觉得不舒服,如果你想现在去我家我们现在就调头回去,而且你放心,,我会陪你一起在酒店里的,明天一起带你回去。”黄耀祖转动着方向盘。

  “嗯。”

  等了许久,才传来轻轻的一声回答声,黄耀祖的脸上渐渐出现微笑,无论如何,肯理他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解决了,他一定要把李师师这心中的坎给破了去。

  “师师你知道吗?我以前只是个小农民,刚来这里那会大家还都瞧不起我呢!”

  “啊?”李师师一直以为黄耀祖从一开始就是天之骄子,哪里想的到黄耀祖跟她一样是从农村里出来的。

  “我们自己有本事就行,不用在乎外人怎么说,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纯真。”见李师师起了好奇的心思,黄耀祖暗中高兴自己的话能引起李师师的反应。

  “可…可我们不一样,我已经脏了。”李师师再次将脸埋进腿里。

  “谁说你脏了,知道什么是脏吗?像刘斌那种才是脏,自我堕落才叫脏,你会自我堕落吗?”

  其实这个还真说不准,一个生活单纯的女孩子突逢剧变,如果没想开自此堕落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我不会。”李师师虽说开始觉得这个社会很混乱了,但是却还是不允许自我堕落的。

  “那就行了,我眼里的那个师师可是聪明伶俐的丫头。”玩笑的说了这句话,李师师感觉黄耀祖对自己的态度跟以前没有什么分别才放下心来。

  “你……你能不能留下了陪我?”黄耀祖刚想离开,就看到李师师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他在这间酒店定了两个房间,是隔壁房,可是李师师就是不放心,叹了一口气,黄耀祖坐在了这间房的沙上。

  确定了黄耀祖真的不会走了,李师师这才跑去浴室洗澡,可这一洗就是两个小时没出来。

  “啪!”黄耀祖坐在沙上无聊,索性补起眠来,只是这沙上睡一个大男人终归是太难了,黄耀祖一个翻身就摔了下来。

  “唉,这沙睡的真不舒服,师师怎么还不出来?”黄耀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距离李师师进去竟然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

  有些担心地敲了敲浴室的门,里面没有声响,生怕李师师做了什么傻事的黄耀祖连忙撞开门。

  幸亏李师师没有做出什么自杀的事情来,可这浴室里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李师师用着一把刷子努力地刷着自己的身子,这柔嫩的皮肤哪里是经得住刷子来刷的,一道道血痕给李师师刷了出来,那浴缸里面的水都被李师师的血液浸成了红色,一阵触目惊心。

  “你这是在干什么?”黄耀祖的声音有些愤怒,开始不是答应他好好的活着了吗?这就是她好好地活着?

  “耀祖哥,我……我脏!”李师师带着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黄耀祖叹了口气,这女孩果然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没事的,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拍着李师师的背,黄耀祖柔声安慰着,作为一个医生,他很想现在就将李师师那一身的伤给治了,可他知道现在给她治身上的伤,忽视她心里的伤才是真正的麻烦。

  “耀祖哥,你抱我吧。”

  黄耀祖震惊地望着李师师,他没理解错‘抱’这个字的意思吧?

  “耀祖哥,你抱我吧,你不抱我就说明你嫌我脏。”其实李师师是真的喜欢黄耀祖,从他在公路上救下自己的那一刻就喜欢上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对于救下自己的男人都有着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美好幻想,而黄耀祖正好满足了她这种幻想,只是黄耀祖身边的美女太多,李师师觉得自己配不上黄耀祖,可在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之后李师师也不隐藏自己的想法了,她觉得以后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出现在黄耀祖面前了。

  “师师,好好睡一觉。”觉得如果今天自己抱了李师师,明天李师师缓过神来会更痛苦的黄耀祖毅然拒绝了,虽然也有些心动了。

  只是黄耀祖终归是小瞧了李师师的决心,见黄耀祖虽然拒绝但下半身却已经挺起了小帐篷的李师师妩媚一笑,用着柔弱无骨小手在小帐篷的尖端打着转。

  “师师!”黄耀祖抓住李师师逗弄着自己的手,声音嘶哑地说着。

  “怎么?还……”李师师挑逗的看了黄耀祖一眼,“不要?”

  “你!你竟然敢招惹我,就别害怕!”黄耀祖将李师师按在水池上,这个时候他要说还能忍得住那么他就不是黄耀祖,而是柳下惠那个无能了!

  “啊!好爽!”一通**过后,黄耀祖已大汗淋漓,而躺在他身下的李师师则要惨的多。

  看了一眼气息有些虚弱的李师师,黄耀祖虽说身体有些疲惫,但还是起身朝门外走去。

  “耀祖哥!”身后传来李师师有些焦急的声音,黄耀祖立马反应过来,李师师这是怕自己走呢!

  “放心,我只是去拿药给你。”朝李师师笑了笑,果不其然的在其脸上看到一片红霞。

  “耀祖。”黄耀祖刚打开自己的房间,便看见叶兰一副小媳妇模样的坐在自己床边。

  “怎么了?”打开衣柜,黄耀祖的医药箱正藏在这里面。

  “我……对不起。”叶兰红着眼,看着黄耀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更加焦急了起来。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了,你还在担心什么?”黄耀祖同叶兰认识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叶兰在想些什么,叹了一口气,将叶兰拥在怀里。

  “耀祖,你跟师师做了吧?”叶兰看着这个将自己拥入怀中的男人,任哪个女人都想独霸自己的男人,可叶兰知道黄耀祖不是她能独霸的,就算是独霸那个能独霸他的女人也一定不是自己,高圆圆亦或是何小碧,无论如何都轮不到自己。

  “嗯,真的很抱歉。”黄耀祖用两只手捧起叶兰的脸,“我明明给不了你们想要的那么多,却还是招惹上了你们。”

  “我们都是自愿的啊!这是耀祖你的本事,而且……”叶兰的话顿了顿,带着很久以前脸上才有的单纯的兴奋。

  “耀祖你知道吗?”叶兰拉着黄耀祖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动作作为医生的黄耀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随即有些兴奋的看向叶兰:“真的?”

  “当然是真的!”叶兰娇嗔地看了黄耀祖一眼。

  “太好了!太好了!”黄耀祖围着房间开始打转,虽说已经有了一个吉姆,只是黄耀祖心里有着从农村里带出来的最为朴素跟真实的愿望,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越多越好。

  叶兰看着黄耀祖高兴的样子,笑得越开心,与自己怀了这个孩子比起来,她最愿意的是看到黄耀祖因为自己而露出这幅欣喜若狂的表情来。

  “对了,耀祖你刚刚进来是要拿什么东西?”看着黄耀祖满脸兴奋的想着要给孩子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叶兰突然想起来刚刚黄耀祖进来时是一脸急急忙忙要寻找什么的样子。

  一

  |d!μ*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