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回 绝大的后患2
作者:小青柑      更新:2017-08-19 22:07      字数:1833
高明亮看着沉沉稳稳的坐在那里,不用刻意做作就显得雍容高贵的郑焰红,她的美貌越来越如同不许渲染便牡丹般华丽,但是却给了他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距离感,让他甚至十分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曾经拥有过她?可以把她曼妙的身躯搂在怀里细细的把玩。

  “唉……”他终于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因为最近省里的调整形势越来越紧锣密鼓,他虽然也一直在孜孜不倦的活动着,但是挤走林茂人接替书记的可能性依旧十分渺茫,反而是很可能离开云都,到邻近的市里平级调动。

  这个消息一经传扬出来,高明亮就明白此生此世,他大概再也没有机会跟郑焰红产生交集了!此前她借机跟他决裂,之所以他没有做声,貌似平静地接受了那个对他来说十分残酷的事实,但是内心深处却一直憋着一口气---等我当上了书记,不愁你不回头!

  可现在,书记梦差不多全部破碎,剩下的就只能是不甘心的罢手了,但是现在还有最后一线希望,说动女人跟她一起离开这里,到新的地方去开展新的局面,但愿她能够在他晓以利害的情况下答应他。

  “红红……”他突然放低了声音,低沉却深情的喊道,这声叫喊把郑焰红叫得一愣,不假思索的答应道:“哎……可是,高市长您不觉得在您的办公室里这么称呼我不合适吗?”她显然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跟他这样子纠缠下去不合适了,赶紧正色说道。

  “切!有什么不同?反正我过了年就要离开这里了,到时候好也罢歹也罢,新市长来了之后都会烟消云散的,现在就算再注重形象也没用了!而且,我知道今天叫你来无论是场合还是时机都不对头,但是现在我要是约你出去说你也不会跟我去的,所以就算是知道这是最不合时宜的地方我也顾不得了,毕竟……在你面前,我没得选择不是吗?如果不是我现在还做着市长,恐怕就连我的办公室你都不肯进来的吧?”高明亮说道。

  郑焰红心里也是百味杂陈,看着这个曾经用卑鄙的手段得到过她的男人,她的心里除了可恨就是可憎跟可怜,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情成分,曾经的甜蜜也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了,其实细细想来,就算是当时,那种甜蜜也仅仅来自于她觉得满足了他的同时,也站稳了自己的脚跟,是一种无奈的成就感而已,也许根本就称不上甜蜜二字的。

  “呃……其实省里还没开始调整,小道消息往往都是空穴来风,您有何必这么悲观呢?再说了,就算是调整,也只能是水涨船高,换个地方如果能升半格的话,还是天大的好事情呢!”郑焰红思索了一下,决定忽略他说的关于她来不来他办公室的事情,公事公办般的说道。

  “小道消息?哈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中国的特色,往往是小道消息出奇的准确,媒体上的消息却往往是过期的,所以我走是必然的!你也不用安慰我了,对于云都,我除了在这里能够得到你是最大的收获外,没有一丝一毫值得我牵挂的地方了,所以在我走之前,我唯一的牵挂总不能一句话不说就走……红红,你能不能跟我走?离开云都,咱们换一个地方从新开始?”高明亮先是苦笑了一阵子,才开始情真意切的表明态度了。

  郑焰红万没想到他居然想带她走,心说老娘能够脱离你的魔爪,都想放一串超大号的鞭炮庆祝一下了,还能跟你一起离开继续接受你的凌辱啊?你个老小子心胸狭窄的把对我叔叔的怨恨硬加到我头上,我不跟你计较也就罢了,现在还这么痴心妄想简直是过分!

  虽然心里恼恨之极,但郑焰红脸上却依旧平静之极,她轻轻的笑了笑说道:“高市长,您走不走,我走不走,都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要听省委组织部的决定才是,所以现在就算我答应您了也是一句敷衍,您想必不会为了一句虚话就叫我过来吧?”

  高明亮明知不会轻易得逞,就再次叹息一声说道:“红红,我知道你一直恨我,恨我不该当初怀着报复的念头得到你,可是现在我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没有你的日子如同没有调料的饭菜,那么寡淡无味,难以下咽,所以我想通了,大不了我找机会离婚,跟你长久在一起行不行?你先跟我走,我马上就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我明白你只要答应,就一定有法子让省里调你过去的。”

  郑焰红差一点就忍耐不住嗤之以鼻了,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压抑住没有啐出来,只是低着头揉着衣服的腰带,半晌才说道:“有意思么?你真觉得你对我的感情是爱?你真觉得你可以断然离婚?就算你真的离了婚了,我放弃了范前进跟了你,能比跟着他幸福多少?你又算过咱们俩在一起的成本吗?有多高昂你算过吗?如果让你付出事业的成就的话,你舍得吗?

  高大哥,既然您刚刚对我表明了态度,即便是哄我的我也承情,所以我还是叫您一声高大哥,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虚无飘渺的爱情已经不能满足咱们的一切欲望需求了,所以还是理智一点吧,我相信您对我的感情不完全是假的,但是随着时间,会慢慢消失的,所以,还是各安天命吧……对不起,我不能答应您。”

  郑焰红说完,就慢慢地站起来了,高明亮绝望的看着她,明知道她一走就是情感的永别,却始终没有力量站起来阻拦……

  赵慎三正在跟吴克俭热切的低声聊天,两人所聊的内容无非也是马上面临的调整,吴克俭心里很有些担心,因为高市长最近可能在焦心他自己会去哪里的事情,好似把早就承诺他的顺风区区长的事情给忘记了,如果在高市长调走之前不安排妥当的话,也许他的区长就会被搁浅,一旦搁浅,他这辈子的前程可也就很有可能就此搁浅了!

  吴克俭怀着这份担心,私下里已经跟郑焰红沟通过了,虽然郑焰红很笃定的告诉他林书记答应了帮他,但他没有拿到文件心里始终不安定,此刻看到赵慎三来了,可算是找到了倾诉对象,就在那里牢骚般的说道:“唉!小赵啊,还是你好啊,郑市长刚接住副市长,最起码两三年不会变动,你跟着她安安稳稳的,也不用像我一样为下一步的位置焦心了。”

  赵慎三微笑着说道:“不是已经活动的差不多了么?为什么吴处还要发愁呢?”

  “差不多什么呀?到现在高市长也不出面挑明这件事,虽然林书记答应了,可毕竟还是以文件为准的,谁知道高老板走了会怎么样变动呢?如果一旦没有如愿,那我这辈子可就算完了啊!唉!小赵,你可别学我这么傻,跟着领导的时候总觉得日子长着呢,什么事情都不预备,到现在着急了也晚了啊!你听我一句劝,趁现在老板欣赏你,该捞的赶紧捞,该留的后路赶紧留,要是等到老板要走的时候,他自顾尚且不暇,怎么会顾及到你这个小跑腿呢?”吴克俭牢骚满腹的说道。

  赵慎三不知道该如何劝他,也就只是憨憨的笑着,既不争辩也不赞同,吴克俭突然说道:“对了小赵,明年市里调整完,估计一定会空出来几个副处级的位置,政府办的处室里好几个人都会调整,你可要赶紧把你的借调手续变成调动,赶紧捋顺关系才能把握住机会占一个副处级啊,要是耽误了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而且不办好还有一个坏处,那就是一旦你的老板走了,你可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那个教委恐怕你也不愿意回去了吧?”

  赵慎三一愣,他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手续依旧在那里悬着,虽然郑焰红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但官场上的事情谁说的准啊?如果万一郑焰红过了年被意外调整走了,那他岂不是真的如同吴克俭所说的那样,怎么从教委逛荡着来,还怎么逛荡着回去啊?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非但马慧敏会把他当成不祥之物,就连一般同志也会把他当成一个笨蛋笑柄,那他可就一辈子抬不起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