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4章 相忘于江湖
作者:东床小生      更新:2019-08-12 16:24      字数:3013
  车子在海边的沿海小路开着,我看到不少的情侣在海边玩着。

  贺兰婷在专心的开着车,我说道:“你有空吗。”

  贺兰婷看看我。

  我说道:“都来了这里了,不如我们去海边走走吧,我们,也浪漫一下。”

  贺兰婷把车开进了小路,开去海边。

  车子停下来了之后,我拿出手机,然后给贺兰婷看着,就这么看着,我给柳智慧发信息,柳智慧在吗?

  贺兰婷看看我,问我道:“给我看这个干嘛。”

  我说道:“让你看着我,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

  我拨打了语音通话过去。

  我看看柳智慧会不会接。

  贺兰婷心里也肯定在想,柳智慧该不是真死了吧。

  柳智慧没有接,我拨打了三次。

  下了车,我过去给贺兰婷开了车门,她下来,我牵着了她的手。

  我说道:“我想帮你联系到她,做你的线人,让你们去抓她。”

  贺兰婷说道:“你可以背着我和她打情骂俏,我没关系。”

  我说道:“是吗,真的吗。”

  她说道:“我也可以。”

  我说道:“你也可以什么,你也可以去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是吧。”

  她说道:“是。”

  我冷不丁的在她翘着的左边屁股打了一下,声音响亮,啪的一声。

  她叫了一下。

  我问:“疼吗。”

  她说道:“干嘛你。”

  我又在她那边的屁股打了一下:“这下子平衡了,不疼了。”

  打完就跑,她追我,我还以为我能跑赢她,她一个饿虎扑食,把我扑倒在地上,用了一个警察抓人的招式,就把我给制服了。

  我的手臂,被她反制,我喊道:“不要用力,会断,会断的。”

  贺兰婷说道:“还打吗。”

  我说道:“我这是打情骂俏的打,你这是打人的打啊,不同啊。我打是亲骂是爱,你这是警察抓人。”

  贺兰婷说道:“坏人该不该抓。”

  我说道:“是,该,把我抓了吧,关你房间里,无期徒刑。”

  她放开我:“想得美。”

  她站了起来。

  我也站起来,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她假装推开我。

  我指着别的情侣,说道:“你看,人家都是一对一对的,哪像我们。”

  她问我:“哪里不像。”

  我说道:“人家都在谈情说爱,我们呢?我们在这里打架呢。”

  她说道:“你先打我,还当着我面,给别的女人打电话。”

  我说道:“是啊,这么坏,这可怎么办,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她说道:“休了。”

  我说道:“行,写休书吧,我帮你写。我们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各还本道。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妇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贺兰婷说道:“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欢喜得好啊,我看你有多欢喜。”

  我哈哈一笑:“欢喜得不得了,简直快乐似仙。”

  贺兰婷说道:“去吧,去找让你欢喜似仙的良人去。找找那些让我总是不省心的麻烦精。”

  我说道:“麻烦精都已经走的走,失踪的失踪了。”

  贺兰婷问我:“你不怀疑是我用什么手段使得她们走的走,失踪的失踪吗。”

  我说道:“你确实用了手段,在我心种了爱情的毒。”

  贺兰婷说道:“懒得理你。”

  她推开我,小跑着去了海边,把鞋子脱了,拿在手上,踩着海水浪花。

  我过去,帮她拿了鞋子,牵着她的手,踩水踏浪。

  在这样的环境气氛中,牵着贺兰婷的手走在海滩上,甚为浪漫。

  没想过贺兰婷这种钢铁水泥女人,也会有傲娇浪漫的一面。

  贺兰婷问我道:“你以后要是和谁谁谁结婚,邀请的前女友,能坐两桌吗。”

  我说道:“不行,两桌太少了,不够坐。”

  贺兰婷说道:“那就四桌吧,前女友的,还有现在撩的,还有以后有可能是的,都坐在一起,够不够。”

  我说道:“应该够了吧。”

  我呵呵笑着,想想这个画面,太高兴,口水不小心从嘴角滴啦下来。

  她看着我,骂了一句:“白痴。”

  我擦了一下,就往她脸上擦过去,她大叫一声,两人闹打了起来,海边别的情侣,都看着我们这一对了。

  我们闹够了,玩够了,并排坐着看夕阳。

  我看着远处的海面,悠悠问了一句:“你说她死了吗。”

  我当然问的是柳智慧。

  贺兰婷说道:“谁知道呢。”

  我说道:“你那么聪明,不知道吗。”

  贺兰婷说道:“你对她的了解比我的多。”

  我看着远方,点了一支烟。

  贺兰婷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死。”

  我笑了笑,说道:“在安慰我呢。”

  贺兰婷说道:“人都喜欢听好话。”

  我说道:“是的,她不会死。”

  贺兰婷说道:“麻烦精们哪会那么容易死,还有得让我麻烦的。”

  我捏了捏她的脸:“整天没事干就吃干醋。”

  贺兰婷说道:“你倒是也让我省心省心啊。”

  我笑笑。

  她靠着我的肩膀,我握着她的手,静静无言。

  夕阳西下,有情人在看天涯,和海角。

  在这里,所有要办的事,都已经办好了。

  贺兰婷也没有要忙的事。

  过了几个月,在办好了各种手续之后,我们便出国了。

  我们在著名的国外x大学旁边,租住了两套一室一厅一卫的豪华小公寓,至于为什么是两个房子,因为这样子能保证各自的隐私,贺兰婷对我并不想过多的干涉看管,她也不想我和她离得太近。

  这样子不至于把自己最难看的一面暴露在对方面前,她可谓是懂得人性。

  我们准时会在早上一起吃饭,中午在学校吃,或者在外面吃,或者在家里自己做,晚上基本都是在我们自己公寓做饭做菜,这样子的日子,倒也美滋滋。

  我学我的财经,工商,她学她的刑侦,和心理学,拜著名老师为师,当然,这都是需要交学费交钱的,但这些国际享誉的名师可不是哪个有钱学生都收,比如我这样子的他们肯定不收,因为没有那个头脑,没有那个智慧,和人家聊几句,他们问几句话,就知道我的斤两。

  所以,我只能脚踏实地,学贺兰婷已经全部都掌握过了的知识,当然,还学一些心理学。

  这样子的学习生活,因为有贺兰婷在,而变得不算是枯燥。

  这些日子间,我时常会去打听某些已经消失了的人的消息。

  例如梁语文,梁语文实在是找不着人了,估计,也不可能再在我的生命中出现。

  还有柳智慧,还有黑明珠。

  我总有一种感觉,感觉柳智慧突然在某一天,给我打电话,就如以前一样的,我每次以为她死了,她过了一段时间,就会给我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

  而黑明珠,她肯定是伤心之下而离开了,只是这样子的离开未免太决绝,我有时候走在大街上,会觉得突然在哪个角落,哪个咖啡馆,看到一身黑衣的她,冷酷的眼神中,带着对我的脉脉柔情。

  只是,这一晃而过的两年时间,我想要见到的她们,一个都没见过。

  甚至有时候,我都怀疑,我的生命中是否出现过这样一批人,是不是这些都是我脑海中的错觉,是我的幻想。

  看到贺兰婷,我才知道,这并不是幻想,是真实发生过,那些曾经奋斗沉浮,生生死死的日子,全都是真实的发生过。

  两年过去,想要见的人,一个都见不到,一个也找不到。

  我未免不有些失落和彷徨加一些绝望。

  因为她们的消失而失落和彷徨。

  因为柳智慧失踪而绝望。

  黑明珠和梁语文找不到人,至少我还知道她们还活着,黑明珠还在遥控指挥着明珠集团,奋发前进,蒸蒸日上。

  她如果想要上市都可以,只不过她不愿意而已。

  而程澄澄,有的人说她们帮派和国外的一些犯罪团伙军阀混战中遭杀了,有的人说她被当地的征服抓了秘密枪决,但这些,都是传说,她也没联系过我,而在听她被杀了之后的一段时间,贺兰婷那边又冒出来有卧底警察在欧洲某地追踪个偷渡案件见到过程澄澄,她的手是假肢,戴着手套,戴着口罩也很容易认,那双眼睛和身段实在太迷人。

  有时候我也会给她发信息,就如同给黑明珠发信息一样的,但是,她们都不会回我。

  我并不知道程澄澄心里到底怎么想我,也许,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残缺美。

  而某一天,又听说帮着柳智慧用色去搞定林斌和那些大官的人,是李姗娜,这女人因官而起,因官而落,她报复心强,在通过各种渠道想要报复这些她的仇人之后,柳智慧得知这条线,就邀请她加入她的复仇联盟,接着,李姗娜和柳智慧开启了复仇计划和行动,李姗娜实在太美,再加上柳智慧的手段和头脑,还有那无利不往的心理学战术应用,这些人,统统倒在了李姗娜的石榴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