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3章 下落不明
作者:东床小生      更新:2019-08-12 16:24      字数:3047
  这些警车,多半,是来找柳智慧的。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一看,贺兰婷打来的。

  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还不赶紧啊!”

  我问:“赶紧什么。”

  她说道:“回家!”

  接着挂了电话。

  这什么意思啊?

  我对柳智慧说道:“贺兰婷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还不赶紧啊,回家。”

  柳智慧微微笑笑,然后说道:“希望我还能活着见你。”

  那些警车真的是朝着这里来的。

  柳智慧再次抱了我,给我一个吻,然后下去上了船,开动船只,开着飞出去了。

  船只很快的,消失在了海平面的远处。

  远处的警车也来了,靠近过来了。

  车子只能停在里面停车场,他们跑过来这里,还要十来分钟的时间,等到他们到了的时候,柳智慧已经消失在了远方。

  便衣警察,还有身穿制服的警察,到了码头这边,看看我。

  他们是查到了柳智慧公司的车子查到了这里来的,因为我听他们说,车子在停车场,人不见了。

  他们也没问我什么,这之中,有几个人是我所认识的警察,打过了很多次交道了。

  人找不到,他们就收队了,可我隐约觉得,这之中,有贺兰婷动了手脚的缘故。

  回去见了贺兰婷,她在家里,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神探李昌钰破案实录。

  我问道:“叫我回家啊。”

  贺兰婷说是啊。

  我怀疑她知道我和柳智慧在一起,那一通电话,在通风报信,叫柳智慧赶紧走。

  因为她的身份,有些话,不能明说,我也不能谈什么。

  我心里感到挺欣慰。

  我问道:“柳智慧的案子,谁查的。”

  贺兰婷说道:“不是我查,可是有证据证明,她是嫌疑人。”

  我说道:“哦,那要抓她了吧。”

  贺兰婷说道:“可能是吧。饿了吗,我去做菜。”

  我两个像是同居了的小情侣一般。

  我说道:“我帮你。”

  我们去冰箱拿了菜,去做菜。

  贺兰婷说道:“决定出去吗。”

  她说的是出国深造。

  我说道:“嗯。”

  她说道:“把资料发给我,我给你办理手续。你好好学英语。”

  我说好。

  接着,我说道:“你都那么厉害了,还去学那些干嘛呢。”

  她说道:“不仅这些,我还要学一些东西。”

  我问:“什么。”

  她说道:“刑事鉴识学,跟踪学,等等,以后我可能开一家私人侦探,查那些背着自己的爱人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偷偷交往的事。”

  她盯着我,盯得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我说道:“我亲了她了,她想自杀,我说娶她,和她生孩子,让她燃起生活的希望。”

  贺兰婷说道:“那很好啊。”

  我说道:“我那也是无奈啊。”

  她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去吧,我支持你。”

  我拉着她过来,抱着了,说道:“我当时是无奈之举。”

  她说道:“她要真去死,你绝对真这么去做。”

  我放开了贺兰婷,说道:“是。”

  贺兰婷说道:“那你去吧,去娶她。”

  她认真的看着我。

  我说道:“是我心太软,我的错。”

  贺兰婷说道:“帮我拿红酒。”

  我说好。

  去拿了一瓶红酒进来。

  她用红酒来煎鸡翅,红酒鸡翅。

  吃的时候,我夸她做的菜好吃。

  她是个很认真的人,又很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很快。

  而且是又快又好。

  贺兰婷没有再问我任何柳智慧的事。

  吃过饭了后,我去洗碗,她却说我来吧。

  我说没事,进了厨房就洗碗。

  她过来和我一起洗了。

  洗完了之后,出去外面客厅。

  贺兰婷给了我一本学英文口语的书,还让我下载了一个软件,学英文。

  她并没有在柳智慧这个事上和我过多的废话。

  当晚,我就在她家的沙发上又过夜了,看书看到了深夜。

  心里却难以平静下来,柳智慧一个人开着船离开了,能开哪儿去。

  难道外面就有接应她的人,就像那林斌那样的,从海上逃了。毕竟她和程澄澄有着非一般的战略伙伴关系,她一联系程澄澄,程澄澄能轻易把她带着离开这里。

  如果她要逃,那为什么还要和我说自杀?

  也许她是想过要自杀的,也想过要逃,自杀也好,要逃也好,都要在走之前见我一面,算是对我的道别吧。

  醒来,中午十二点。

  我竟然睡到了这个点。

  家里,桌上有贺兰婷给我做的早餐。

  早餐已经凉了,牛奶,面包,水果。

  我看着这已经凉了的早餐,拿着去热了一下,一边吃着,一边骂自己。

  贺兰婷对我是那么的好,她是做好了和我在一起一生一世的打算,而我却还总是别的女人,甚至是看着柳智慧说去死,还信誓旦旦的说,我娶你。

  我真不是人。

  可是让我眼睁睁看着柳智慧去死,我真的做不到,这样子的话,我宁可娶了她再说。

  当然,我也不会放弃贺兰婷。

  贺兰婷很聪明,再也没有和我聊什么关于柳智慧的事。

  我自己心里如何选择,她都会尊重我。

  之前我总是在想,和这么个女强人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我做什么事,都被她束缚,她永远高高在上,命令我做这个做那个的,如今看来,她变了,变得温柔了。

  变得我自己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她了。

  如果不是她在外面还是如此的性格,如此的强势,我真怀疑她受了什么刺激,从而直接改变了性子。

  吃过了这份早餐,洗好了碗筷,洗漱,今天没事,继续在她家学习英文。

  手机响了。

  贺兰婷告诉我说,去海边一趟。

  一问位置,竟然就是昨天我和柳智慧分别的那个码头。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赶紧的赶了过去。

  阴云的天气。

  海面上,一片阴暗色。

  车子在停车场停下,我跑过去了那海边的小码头。

  只见贺兰婷和一些警察在那里,贺兰婷站在码头上,警察在海边收拾着一些船的残骸。

  船的残骸?

  没错,是船的残骸。

  这是昨天柳智慧开的那艘船的船体残骸。

  她说过,船上放的炸弹,足以把船只炸到粉碎,包括她的人。

  这船的残骸,一片一片,白色的,有的依稀看到上面红色的字迹,这就是柳智慧坐的船,应该没错。

  贺兰婷说有人报警,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岛,有东西爆炸,警察过去后,在那个小岛的岸边,捡来的这些残骸。

  粉身碎骨。

  巨大的爆炸,弄得那个小岛上的岸边炸出一个坑,甚至不远处的石头都炸飞。

  那么大威力的爆炸的炸弹,别说人了,船都炸碎了。

  我问道:“那,有人吗。”

  贺兰婷说道:“没有。”

  我看着这些残骸,沉默。

  她说她要自杀,她是这么说的,我也知道,她肯定有这么想的。

  但是她有没有做,我也不知道。

  是死是活,我现在也不知道。

  贺兰婷也基本知道这个事,她也没说什么,她回到了车上。

  我默默的站在海边许久,想着昨天和柳智慧的拥抱,亲吻,一转眼,这个人就消失了。

  是走了,远走高飞,还是已经从这个世界离开了,粉身碎骨化作灰了,我不知道。

  但愿她没有死。

  柳智慧干过不少金蝉脱壳假死的事,她玩这一手,玩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希望这一次,她也是玩的金蝉脱壳假死。

  贺兰婷是不方便说这些事的,我回到了车上后,坐在副驾驶座上。

  贺兰婷自己开车。

  现在她已经不用保镖时时跟着了。

  但有时候,我还是挺担心她的安危。

  不知觉间,我自己拿了一支烟,点上了。

  抽了两口,我这才想到在贺兰婷的车上,我急忙扔了烟头。

  她说道:“没事,你抽。”

  我看看她,然后说道:“话说你现在变成了这样子,我挺不习惯的。你太温柔,还迁就我。”

  她说道:“你想我怎样。”

  我说道:“我这人就是贱,妖艳贱货,懂吧,就是那种被骂被打才舒服那种。你不骂我不打我,我总感觉你这心里有阴谋。说吧,你是不是一直忍着我,然后哪天爆发,把我用电锯切割成几百块肉,最后伪造个自杀现场,出了心头之恨。人的心理,忍着自己,积累多了,就会爆发。”

  贺兰婷说道:“把自己切割几百块肉,是自杀,你自杀给我看。”

  我说道:“你老实说吧,你是不是忍着自己。”

  贺兰婷道:“为爱付出,是幸福吗。”

  我说道:“是幸福。”

  两个人之间,爱情里面,不需要面子,不需要尊严,一个人在一个人面前低头,那个人难道就挺起腰杆了吗。

  并不是。

  她变得那么好,我觉得特别舒服。

  相处得特别的友好。

  再也没有咄咄逼人,再也没有盛气凌人,再也没有吆五喝六,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我再也不像是她的一个马前卒,而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对我的尊重,她的爱,她的男朋友的感觉。

  她不会查我的手机,不再跟踪我,不会逼我做任何事,我可以有我的秘密,不和我争执,不怀疑我,不唠叨,不追问,真的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