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1章 背后的小男人
作者:东床小生      更新:2019-08-12 16:24      字数:3043
  这让我想到黑鹰坠落中的那一段经典的话:当我回到家后,大家问我:“喂!胡特,为什么你要打仗?你以为你是谁?你战争打上瘾了啊?我不会说任何话。为什么?他们不会理解,他们不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打仗,他们不会理解我们打仗是为了要解救那些身陷危险的弟兄,而就只是这样,这就是我们打仗的原因。”

  当需要他们挺身而出的时候,我在想,他们到底在为何而战。荣誉?金钱?并不是。

  他们为身边的兄弟而战。

  为更多人的幸福而战。

  贺兰婷这个人,永远不会属于某个人,也不会只属于某个人,她是属于很多人的,因为他们需要她。

  我能做的,就是默默站在她的身后,支持她,做她背后的男人。

  又聊了一会儿,我扶着她回去房间里休息了,她在躺下了一会儿后,就沉沉睡去。

  我看着她,想给她盖好被子,可她习惯性的一转身,就抱着了我,然后脚就压在了我的身上。

  好吧,我动不了了。

  把我压在了下面。

  她很喜欢这样子睡。

  那我只能躺了下来,任她压着我了。

  我看着她,脸红扑扑的,情不自禁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她的睫毛好长,翘起来了。

  我心里在想,我和贺兰婷,算是就这么定下来了吧。

  可我心里还是觉得特别的对不起黑明珠。

  一晚上,我心里难受,难受的是黑明珠彻底抛弃离开了我。

  贺兰婷心里也不好受,她心里装的都是大事。

  我这种儿女情长,小事。

  次日醒来,贺兰婷没有做早餐。

  她起来后一直在研究着地图。

  看着资料。

  我就过去做了一个早餐。

  冰箱里有现成的牛排,煎好牛排,煎鸡蛋,切水果,热牛奶,做了早餐。

  叫她过来吃,她都没空吃。

  我拿过去,喂着贺兰婷吃着。

  我说道:“先吃东西。”

  她没说话,依旧看着资料,嘴里吃着。

  贺兰婷看完了资料之后,把资料合上,然后摸了摸我的脸,说道:“我今早没有空,没有给你做早餐。”

  想着她说这个话,是把自己当成了贤惠女朋友的一个位置。

  我说道:“没关系的,以后,你在外面干大事,我做你背后的小男人。”

  我笑笑。

  贺兰婷说道:“这样子你会愿意吗。”

  我说道:“愿意啊,能照顾你,是我的幸福。”

  她也笑笑。

  她夹了菜给我吃。

  我说道:“你吃吧,你吃饱了再继续忙。”

  贺兰婷说道:“忙完了。”

  我说道:“是吗。那挺好的,那你决定去做这个事了?”

  我指的是,扫除程澄澄他们。

  贺兰婷说道:“我们要借助更大的军事力量来对他们实施打击行动,攻击他们的窝点,扫灭他们。”

  那要是程澄澄在那里呆着的话,会是死。

  我说道:“哦,挺好的。”

  贺兰婷说道:“如果抓程澄澄,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们的人可能还会有伤亡。况且把她抓来了,她也是死。”

  贺兰婷看着我。

  我说道:“你要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看着我做什么。”

  贺兰婷说道:“你会不会觉得这样子做,太狠,对她没有一点恩情。”

  我说道:“表姐啊,个人的恩惠恩义是小事,这上升到了上面的层面,是大事。对她的感恩,可以在别处做,但是站在你们的身份来说,怎么能放过一个坏分子。而且还是这么坏的。一事归一事。”

  贺兰婷说道:“你看得开就好。就怕你说我。”

  她在意我的想法。

  并且是很在意。

  贺兰婷继续说道:“我也不想这样。那女的还是你的老情人,我就怕你以后啊,想起来心里不舒服,就刁难我。”

  我说道:“哟哟哟,这话说的,谁是谁老情人了啊,哪来的什么老情人啊。我和她,纯洁无瑕,友情万岁。”

  贺兰婷说道:“是吗,只是友情吗。”

  我说道:“我跟她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真当她好朋友一个。我可以发誓。”

  贺兰婷说道:“逗你的。”

  我的手机响了。

  一看这个陌生的号码长长数字,我估计,又是程澄澄打来的。

  我对贺兰婷说道:“程澄澄给我打来的。”

  贺兰婷问:“她?”

  我说道:“估计是。”

  我接了电话。

  果然是程澄澄。

  程澄澄问候我道:“最近好吗。”

  我说道:“挺好的,你呢。”

  她说道:“挺好。”

  我问:“你的手怎么样了。”

  她说道:“装了个假肢,看过那剪刀手爱德华吗,就是那样子的。”

  我笑了。

  我说道:“我不相信你会装那个,即使你不是个很爱美的人。”

  程澄澄也笑了,说道:“我挺想装一个机械手,吃火锅不用筷子那种。”

  我笑笑:“拿这个开玩笑,你心里不难受。”

  程澄澄说道:“我会难受吗。”

  我说道:“也是,你要是会难受,你就不是教主大人了。”

  程澄澄说道:“你猜我现在在哪。”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

  程澄澄说道:“贺兰婷不和你说。”

  我说道:“你天天漂,谁也不知道你飘到了哪儿啊。”

  程澄澄说道:“他们想抓我想疯了没有。”

  我说道:“差不多吧,你这厉害啊,要是别人想上这个通缉令都难上,你倒好,满世界贴满告示抓你。”

  程澄澄说道:“我在x边境这边,我的事贺兰婷肯定也知道了,我在这里黑吃黑,拿了一块地盘,但是我不会在这里呆着。让她别想着申请让人来这里打仗了。”

  我说道:“什么意思。”

  程澄澄说道:“我要离开这块地盘,别让她浪费力气来找我追杀我。她也找不到我,会扑空。”

  我说道:“哦,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地盘,就不要了啊。”

  程澄澄说道:“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得。”

  我说道:“军事家。”

  程澄澄说道:“我来这里,黑吃黑,不止是为了地盘,还是为了钱,为了物,就是毒,还有枪,还有船,这些我都抢了。你告诉贺兰婷,那两个警察不是我杀的,是他们那些当地制毒团伙发现了他们的身份杀的栽赃到我身上来。”

  我问:“证据呢。”

  程澄澄说道:“我会发照片给你这手机上,一些他们的通话记录,信息来往,还有他们的照片,你让她看看,好好查就知道了。”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我喂喂喂了两句,然后打电话过去。

  我打过去肯定打不通的。

  我的手机信息来了短信,有不少的照片。

  贺兰婷刚才也都听了,拿了我的手机过去看着。

  看完了之后,贺兰婷把手机放在身旁,陷入沉思。

  一会儿后,她说道:“真不是她做的。”

  我说道:“然后呢。”

  贺兰婷说道:“那个地方就很乱,我们的人卧底跟踪的是我们国内的某个进出制贩的毒枭,这跟她没有关系。”

  我说道:“那也要抓这个毒枭。”

  贺兰婷说道:“让他们去办吧。”

  不是程澄澄弄的这事,贺兰婷就不亲手去办这件事了。

  因为如果是程澄澄,就不得不让贺兰婷亲自出马,但不是程澄澄,那让别的人负责也行了。

  我松了一口气。

  贺兰婷问我道:“你叹气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我松了一口气,知道你不用亲自上阵,不用亲自去冒这个危险,我心里高兴。”

  贺兰婷对我说道:“昨晚谁让你跟我睡的。”

  我说道:“是你让我跟你睡的,我给你盖好被子,你就抱着我压在了身下,我又不敢动,怕吵醒你。而且你很重,压得我都动不了,没办法离开。”

  她说道:“好啊,你敢说我重。”

  说着,她就伸手过来和我打闹。

  两人闹了一番,不知怎么的,我就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本来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的闹腾的,这一下子,气氛明显的不对劲了。

  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庞,殷红的嘴唇,我舔了舔嘴唇。

  她抱着了我的头,然后亲了我。

  刚亲到,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如果是我的手机响,我可以不管,但是她的手机响,她不能不管。

  她伸手拿了手机,听完了电话,脸色变了。

  挂了电话后,她对我说道:“出事了。”

  我说道:“什么事。”

  她说道:“监狱里两个刚被判刑入狱的官,遭到杀害。一个被狱警勒死,一个被监狱对面山上远处的狙击手打死。”

  我一愣。

  还能有谁那么疯狂。

  我只能想到的是柳智慧了。

  我说道:“这,也太疯狂了。”

  我几乎可以断定,全部跟柳智慧有关系。

  她要做的事,终于,她都干成了。

  终于还是让她都干成了。

  那么疯狂的复仇,她还是做成了。

  贺兰婷说道:“你觉得谁是凶手。”

  我呵呵一笑,无奈说道:“唉,你说还能有谁啊。当时我怎么劝她,她也不会是听我的了。”

  贺兰婷说道:“这些人是该死,可她用了这么个方法来杀人,我们不能不管。警察正在查。”

  贺兰婷告诉我这个事,警察正在查案的事,是要我通知柳智慧赶紧逃跑吗。

  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