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回 死水无澜
作者:小青柑      更新:2018-12-29 11:30      字数:1838
白满山终于给出了明确的承诺说道:“大强,当初拍板对你的超生问题进行调查,是存在很大争议的,但因为魏景山一再坚持,是白叔叔在常委会上一锤定音,也是出于对你行事的信任,现在水落石出,白叔叔当然会在常委会上还你清白。

  你也把魏景山挤兑的够了,刚刚你来之前,他给我打电话都快哭了,毕竟是老上级,还是以后监督你工作的直属机关,差不多见好就收,滚回去上班去吧!”

  赵大强兀自愤愤不平的样子说道:“可是我刚刚跟魏书记说,不正名不回去上班的,您现在就让我回去,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白满山训斥道:“在魏景山面前,你一个基层干部拽什么狗屁面子,赶紧滚回去,耽误了工作,别以为你的军令状姚省长会不计较。”

  赵大强有点得意的说道:“姚省长那边,我已经恶人先告状……呃,不,我已经去备过案了,说郑焰红闹腾的厉害,不让我回去上班,给他请过假了呢!”

  这就解释了为啥昨天先去姚伟清那里,今天才来书记办公室了,加上他刚刚说过了,这件事事关重大,他其实是不敢泄露的,纠结担心之后还是毅然选择来了,这份情谊尤其真挚,白满山当然不会再计较了。

  把赵大强训一顿,让他不要耍小孩子脾气,赶紧回去上班,要不然真逼得魏景山颜面扫地,不亚于给他自己未来的道路上挖了一个大坑。

  赵大强嘟嘟囔囔总算答应了,出门就上车回南平上班去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魏景山知道了,这才松了口气,十分感激白书记一直给他撑腰,总算没让赵大强那得理不饶人的家伙把事情做绝。

  王庆普已经彻底被魏景山厌弃并扫地出门,现在被下派到省文物局监督文物归档事务,基本上这辈子的前程到此结束。

  这个结果,是野心勃勃的王庆普实在无法接受的,他觉得自己受了段婷婷的骗,当初在那大美人身上得到过多少欢愉,现在就有多少怨毒。

  王庆普忘记了他当初是如何辗转求欢,求而不得,终于得到了,那时候的志得意满和欲死欲仙,现在回想起来,他就是中了美人计的可悲英雄,现在落一个牺牲品的下场。

  他曾经一怒之下驱车去外国语学校找段婷婷理论,却惊愕的发现已经物是人非,段婷婷芳踪不见,连学校带房子都换了主人。

  这一下,王庆普彻底懵逼,不得不回到文物局,悲催的继续他对着故纸堆翻翻捡捡,登记造册的生涯了。

  赵大强这边经历了诸般磨难,郑焰红妇随夫唱演双簧,终于从这场突如其来的阴谋中安全脱险,这件事也让她深刻体会到夫妻同心的重要性,如果在面临来自看不见的敌人的明刀暗箭的同时,自己人也跟着质疑闹腾,那才是万丈高楼从根子烂了,想不倒霉都不行。

  电话里跟丈夫庆贺危机解除后,郑焰红才收起轻松,脸色慢慢慎重起来。

  这阵子丈夫横遭质疑,她不得不全力配合,其实,她自身的工作压力也是非常大的,但一个字都没跟丈夫讲,免得给他雪上加霜。

  “表叔”邹天赐自己把自己玩儿死了之后,新来的市长隋国峰虽然一开始就公开表示,政府工作涉及到方向问题,一切以郑书记意见为准,但话是这样说,真正的磨合起来,不合槽的地方就逐渐显现出来。

  郑焰红来河阳上任,省委组织部在任命上,从某种意义上跟丈夫赵大强派去南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南平跟河阳,都是H省具备文化底蕴极强的地级市,南平不用提了,六朝古都,文化旅游胜地,却被治理的从全省第二滑落到倒数位次,省里绝对是看不下去的。

  而河阳,作为卧龙之所,当然也是风水宝地,偏偏跟南平情况一样,端着金饭碗,硬是成了拖后腿的,派郑焰红这个新锐派市委书记过去,同样是省里急于挽回河阳落后局面做的决定。

  之前因为邹天赐处处下绊子,让郑焰红的改革处处受限制,幸亏她果敢睿智,加上背后有赵大强那么一个军师出谋划策,终于坐稳了神坛,掌握了民心,接下来,总可以大刀阔斧的甩开干了吧。

  偏偏这个隋国峰,如同一团温吞水一般波澜不惊,却同样如同温吞水一般,只求稳不求进。

  全市成绩想提高,还是得靠具体政府工作来体现,河阳作为全省的第二大农业市,这次面临的农业工作改革,同样不容乐观。

  按理说农业工作改革试点市是南平,改革点子就是郑市长丈夫赵大强搞出来的,河阳市想弄回来使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简直不要太占便宜。

  奈何在这一点上,隋国峰却表现的出奇的迟钝,去参加完河阳的试点观摩后,根本不去找郑书记商讨这件事,更没有主动提出,让郑书记发扬近水楼台优势,向南平市取回真经。

  河阳目前的农村现状,跟全华夏大多数农村一摸一样,青壮劳动力统统外出打工,把充裕的土地大面积撂荒。

  因为农田极多,河阳跟云都一般的工业城市不同,农民人均拥有土地达到将近十亩,可想而知,青壮劳动力的流逝,会对土地撂荒造成多大的比率。

  毫不夸张的说,南平有了赵大强,提高位次就在眼前,到时候,河阳将会更加落后,仅从农业工作这一项,就极有可能因为基数大,而落后到全省倒数第一。

  这个状况,是心气极高,争胜心强的郑焰红绝对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市长是死水无澜,要崛起就必须书记出面,但农业工作毕竟隶属政府,一插手就是越权,这才刚刚弄掉一个邹天赐,再因为两府职责开罪隋国峰,也是郑焰红实在不想做的事情。

  可是,全国的形势摆在那里,落后虽然不会挨打,却会挨批,拼命三娘子来到河阳,闹了个倒数第一,她的脸往哪里搁?

  这潭死水,必须要搅一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