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7回 当老赖谁不会!
作者:小青柑      更新:2018-12-24 15:45      字数:1985
该说的话都说完,该摆的姿态摆完,该提的要求提完,赵大强并没有给魏景山摆台阶下来的机会,站起来说道:“魏书记,郑焰红彻底不讲理了,她把我困在南州不允许我上班,她自己也不上班,就等着省里给我平反昭雪呢。

  她跟我怄气无非是耽误工作,最可气她还去白书记那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白书记让我十点钟去他办公室听训,马上时间到了,我这就得过去了。”

  魏景山瞠目结舌,却无法阻止赵大强不让他走,人家是去见白书记,他也没理由阻拦,只好讪讪的送到门口,回来就砸了茶杯。

  魏景山心里不舒服就对了,他越不舒服,赵大强越舒服。

  怀着恶毒的讥讽,赵大强慢悠悠走过省纪委的走廊,当无意间看到辛亮贼眼灼灼偷偷观察的时候,激起了他的一腔意气,故意走进之前分管的信访处,跟以前的部下高调打了招呼。

  信访处的人看到赵大强这个老主子,都激动的很,这位爷跟大老板斗法,看似败了却又高升南平市长,忠心的部下惨遭打压,却先后把最憋屈的田秋爽挖走当了大秘,现在已经是南平市监察局长了,虽然级别依旧是正处,但权柄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还有林治本,在纪委内部如果魏书记不打压,想提副厅也无非是内部级别变动,根本不可能一举提拔为实职副厅长,田秋爽被借调走后,王皓以副处长兼管全处的工作,被辛亮打着魏老板的旗号拿捏几次,马上就成了赵老板身边的大秘了。

  所以,即便是辛亮就在门后面探头探脑,信访处的人还是围着赵大强热情洋溢的叫着“老板好!老板辛苦了!”还一个劲恭喜跟在赵大强背后的王皓,让他赶紧请客。

  赵大强豪爽的替王皓接下了请客的事情,让大家晚上都等着,他反正这段时间回不了南平上班,也是时候跟大家聚聚乐乐了。

  这下子更是欢声雷动,赵大强把当初他分管过的几个科室串下来,恰好到达电梯口,就走了。

  若放在以前,这种当着魏景山,邀请纪委下属出去吃饭的举动,绝对是超级大昏招,不亚于作死。

  可是今天,赵大强偏偏就这么做了。

  其实连赵大强自己都没有留意到,亲眼目睹了黎姿惨死后的尸体,还跟她呆了俩钟头,出来后又见证了葛鹏无法无天到敢倒卖国家军用物资的地步后,他的心境是出了大问题了!

  虽然老首长一番教诲让赵大强开解了许多,可是那淤积的悲愤和怨恨并没有彻底消除,这才导致他回来后做事冲动激进,摆出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直接怼上魏景山。

  还别说,对于魏景山这种走一步看四步,谨小慎微的老狐狸来讲,赵大强这一招他还真没法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赵大强就典型是被逼到墙角后绝地反击,摆明了不要命了。

  穿着鞋想要命的魏景山,就不得不苦着脸思考如何化解这道坎儿,正懊恼间听到辛亮回来汇报,赵大强公然拉拢人心的事情,他非但恼怒不起来,反倒萌生了深深地恐惧,心里的犹豫瞬间消失,主动拿起鉴定报告,去找陈伟成书记了。

  此刻的赵大强,已经坐在白满山办公室里了。

  这次在京城,赵大强掌握了第一手绝密消息,葛鹏被秘密全球通缉,犯了什么事更是绝密中的绝密,全华夏知道内情的也极少,也是怕消息泄露打草惊蛇,让追回任务增添难度,而且,这么骇人听闻的倒卖案,泄露出来,民愤就是高层无法承受的问题。

  所以白满山可能会知道老葛家有了麻烦,麻烦出在哪里却未必知道,麻烦到底有多大,能化险为夷,还是一棍子打死了,更不可能知道。

  赵大强掌控的先机就这几天时间,当然得获取最大利益,有时候,绝密消息的知情权,是万金难买的礼物。

  今天来见白满山,并不真的是郑焰红吃醋吃昏了头,告状告到书记这里,白书记主动约见。而是赵大强打电话给书记办公室,要求来见白书记,并且获得许可了。

  送白书记这份礼物的目的有两个,一个当然是表现贴心,另一个,则是把龙龙的身世借此做一个误导,消除老白家追究的后患。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的宦海沉浮,赵大强成熟了。

  就算目前心境出现问题的情况下,行事也稳准狠,再也不是当初随随便便就会被算计到的小萌新了。

  白满山依旧是面团团一身和气,看到赵大强进来,含笑说道:“我听说你都在南州赖了三天了,在两个大院来回乱窜,不回去南平干你的工作,你到底想干嘛?”

  这话虽然一听就是严厉的批评,白书记却是笑着用拉家常的口吻说的,极其熟悉白满山性格的赵大强可没有受宠若惊,这意味着白满山对他的疏离和排斥。

  赵大强说道:“待会儿给您汇报”,却对白满山的秘书孔祥生说道:“孔处,您出去歇歇,我来泡茶吧。”

  孔祥生看一眼白老板,看老板微微颔首,就真的把茶壶递给赵大强出去了。

  赵大强沏好茶,并没有端到老板桌上给白满山,而是在会客座位的茶几上放好了说道:“白叔叔,过来喝茶。”

  没了外人,白满山倒是拉下脸训斥:“胡闹!都是市长了还耍这种小性子,赖在省里不走丢不丢人。”说着,也真的走过来坐在沙发上,给了赵大强交流的面子。

  赵大强忽然哭了,双眼一红泪流满面,倒是大大出乎白满山预料,他一向知道赵大强善于顺杆子爬,却没见过这个百折不挠的人说哭就哭的,诧异的问道:“你这又是咋了?”

  “白叔叔,我不是耍小性子,我是这心里梗着一大块石头,不上不下的,噎得慌啊!”

  白满山今天略有不满,是听到消息说,赵大强这几天在省里到处乱窜,连姚伟清那里都去了,却还没来他这里,现在看这样子,倒像是事出有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