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二四 魂切
作者:烟雨江南      更新:2019-05-08 12:44      字数:2021
  饮下秘药后,剑男身体都胀大了一圈,巨剑上更是燃起金焰,高举过顶,就待雷霆一击!

  然而他这剑僵在头顶,再也没能斩下去。

  他胸口突兀地多了一个空洞,只见心脏悬于当中,还在不断跳动,可是心脏周围的血肉却凭空消失。

  “杀生弩……”他艰难地转头,想去看夜女。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就又听一声弩响,并没有弩箭出现,但是他的心脏却凭空消失。

  剑男身体又是一僵。

  临江王自不会放过这等机会,太阿挥过,斩下了剑男头颅,同时伸手将巨剑取在手中。就在他望向徐然,犹豫着是否要上前参战之际,身后张伯谦沉声道:“拿上剑,退!”

  临江王恍然,直接以太阿压在巨剑天兵荡邪上,抱了双剑,与张伯谦迅速远走。这把天兵荡邪威力极大,他深有体会,万一再回到徐然手中,战局又要生出不少波折。

  徐然此刻已经顾不上临江王,只是指着夜女,手都在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夜女一咬牙,猛地扣动弩机,匣中最后一支弩箭刚一离弦,就凭空消失。而徐然则是大叫一声,脸色骤然惨淡。

  他喷出一口血,惨然道:“好好,好你个贱婢!居然敢谋算本使!说,你受谁指使?”

  “无人指使。”

  “不可能!我给你如此多的恩惠,你怎会叛我?”

  夜女咬牙不答,抽出短剑,扑向徐然。

  徐然生受了一记杀生弩,却仍行动自如,眼见夜女冲来,当即一掌斩去。掌刀一起,就化作漫天刀影,瞬间将夜女淹没!

  刀影中的夜女闷哼一声,显已受伤,她却脱手一掷,短刀飞出,钉穿了徐然的肩。

  这完全是以伤换伤的打法,也不知夜女和徐然究竟有什么样的仇,要这样拼命。徐然已是打出真火,并指如剑,正喝一声:“浩然剑气!”

  忽然身后一缕黑火飞来,虽然看着不起眼,可是徐然却已感觉到威胁。他不得不一甩手,将刚刚蓄成的一道浩然剑气射向黑火。剑气不光灭了黑火,还将抱火而来的帕洛奇亚射了个对穿!

  帕洛奇亚周身魔气大涨,护住全身,带着深黯祝福逃回圣山。

  徐然连续受阻,脸色阴郁得如要滴下水来,道:“尔等触怒天威,怕是还不知道代价。吾这一方咒玉,可伏尔等家族血脉之内,世世代代受血咒纠缠,弱者早夭,强者横死。谁想来试试?”

  帝国一方倒是罢了,永夜强者却个个色变。他们千万年来都是以血脉传承为主,这等针对血脉的恶咒可说正中命门。他们或许自己不惧身死,但若要后裔也随之断绝,却也是一时犹豫,不敢上前。

  徐然将这块血玉视为珍宝,自然不是说谎。想想他此前所用重宝如此凌厉,这块咒玉又能差到哪里去?虽说咒缚再厉害,也有其极限。然而此前惊神弓二箭伤圣山,一箭诛狼尊,这块玉上血咒,只怕再厉害的血脉,也无人能抗。

  只有千夜踏前一步,道:“我来。”

  徐然狞笑,“我本想找的也是你!”

  他也不多话,直接握碎血玉,一道紫黑血咒升起,如有灵性般扑向千夜额头。千夜注视着血色,眉心隐隐浮现一点黑意,准备以黑之书与之硬抗。

  就在这时,旁边忽有一道身影闪过,如魅如电,直接撞在血咒上!

  竟是夜女!

  “你……”徐然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血咒入体,夜女脸上瞬间出现一个符号,赫然与徐然手书的咒符一模一样。

  “好好,你既然愿意子孙后代都受血咒折磨,那也由得你!”徐然恨道。

  就在这时,千夜间额头隐隐浮现了一个咒符,只是淡得几乎看不清楚。而鲜血长河中竟也浮起一个咒符,咒符无比巨大,在波涛中载沉载浮,有若一道堤坝,想要封锁整条鲜血长河。

  只是鲜血长河实质是无数时空的具现,何其浩瀚,一道波涛过去,就将咒符拍碎。

  千夜额头咒符就此消失,而夜女则是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咒符也在逐渐淡去。

  徐然万没想到会有这种变故,血咒不知怎么的就分了一部分到千夜身上,而且好像还要顺着千夜继续往下分。但千夜身为鲜血长河的第一滴血,诅咒他的血脉就等如是对鲜血长河下咒,别说一个徐然不行,就是十个徐然也不行。

  这等天地伟力,可不是一介生灵能够摧毁的。

  徐然眼睛一转,喝道:“本使若是有事,曜日失控,你们连同这方世界都会毁灭!现下你等自缚下跪,奉我为主,本使说不定仁心一动,就帮你等挪移曜日,免去了灭世大祸。”

  “此事就不劳仙使了,新的轨道我已经计算完毕,只等送仙使上路,就可着手。”

  安文在圣山出现,挥出永夜星图,上面出现了一条新的轨道,远远绕着永夜环行。

  徐然目光扫过全场,缓道:“好,本使认栽。但想留下本使,你等未免太过狂妄了。本使这就回返仙天,上奏道庭,三十年后,本使自会率大军返回,那时就是你等覆灭之时!”

  徐然足下古书打开,飞出数张书页,将他护住,徐徐升空。

  千夜欲要出手,却是愕然,竟发现根本锁不住徐然。在那书页护翼,徐然似在这个世界,又似不在,让人无从下手。哪怕面对古鼎,千夜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

  徐然放声长笑,越升越高,道:“仙天手段,岂是你等能够想象!”

  “那也未必!”随着一声冷哼,八根青柱瞬间出现在徐然周围,让他升势稍缓。

  徐然脸色微变,道:“居然能够摸到点皮毛,有意思!可惜你还不是天王,若是的话,本使说不定还走不了。”

  赵君度自虚空步出,手中一柄长度惊人的长枪,式样古朴,上面布满雕纹,并缠着层层粗布。这把枪不光式样老,而且只能开一枪。枪托上刻着两个古字:魂切。

  赵君度也不多说,举枪就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