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小说5:丈夫出差在外,新婚少妇在家被色魔淫辱】2015.8.8日 第三章
作者:test69      更新:2018-10-20 15:03      字数:0
  听到这儿,这帮狐朋狗友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大家听得入神都忘了喝酒了,等他喷完了,这帮家伙才接着喝,无不对他表示钦佩,这小子真是有种,搞了别人的老婆不算,还玩儿出这么多花样。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她平时看着大家闺秀的样子,比谁都矜持比谁都自爱,真是想不到呀,就这样让他随随便便就给操了。

  刚才那个还意淫她的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自己碰都不能碰人家一指头的大美女,竟然被他就这样上了,还这么随意的糟蹋。

  丈夫听到这里,真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自己的漂亮老婆,竟然让这小子变着花样的淫辱这么多次,可叹自己还把他当成朋友,他却这样对待自己的新婚娇妻,真是不折不扣的损友啊!在朋友们吹捧下,他越发得意了,又喝了几杯,就更加口无遮拦了。

  他说,「除了这些,还有更有意思的呐!让你们猜猜看。」

  偷听他们谈话的丈夫听了更吃了一惊,「难道这还不算完?这小子还把我老婆怎么样了?」

  而其余众人一听还有料,更加来劲了。

  这会儿他倒只顾喝酒,吊别人胃口。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该不会把她给轮奸了吧?3P?」

  「我靠,象这种极品女人,要是能轮了,那还不得爽死?!」

  他听了嘿嘿一笑,「你觉得她能接受吗?」

  那人怯生生的说,「应该不会吧,怎么可能呢?」

  有人说会,有人说不会,最后都看着他,等他揭晓答桉。

  他又喝了一口酒,故意刺激那个意淫她的人说,「告诉你吧,这个你心中的女神,我早就和别人轮过她了,3P算什么,我们上来就是6男干1女,再告诉你,我们还都不戴套,直接在她体内射精,怎么样?服不服?哥们儿说干她就干她,不象你小子这么没出息,就知道意淫,打手枪,有本事就拿出实际行动来。」

  这番话把那小子说了个目瞪口呆,众人也都觉得不可思议。

  丈夫此时已经是七窍生烟了,听着他们肆无忌惮地谈论着自己的妻子,心里就像在滴血,紧握的双拳让他浑身都在颤抖着,「怎么可能?自己的娇妻平时干一两次她就受不了的,她怎么可能被6个流氓轮奸?还不带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有人半信半疑的说,「你们这么多人操她一个?她这么清纯,被六个大男人干受的了吗?」

  有人说,「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能受得了你们这么多人的轮奸吗?她还不得被你们操死?」

  很快他们就催,别卖关子了,赶紧的吧,「讲讲你们是怎么和她玩儿的吧?」

  他说,「这事儿,实际上是赖……赖我,是我不小心造成的,也是误打误撞。」

  满桌人都异常兴奋,催他快讲,他又干了一杯酒,才打开了话匣子。

  「我之前玩儿她时偷拍过一些做爱的视频,后来有一回我几个好友到我们家聚会,不知道哪一个从我电脑里巴这些东西给翻腾出来了,这下几个哥们儿都看到了,他们说我不够意思,有这么正点的妞也不想着他们点儿,他们垂涎她的美貌,也想操她,就央求我想想办法,轮了她。」

  其实开始我挺不愿意的,谁也不想和别人分享美女不是?再者说人家也不会同意啊!他们老是劝我,说「反正你已经操了她这么多次了,一个人干肯定没有多人一起干刺激。」

  他们这么一劝,我心里也活动了,其实我心里也想玩玩群交,多个大男人操一个漂亮女人,想想就很刺激。

  不过劝一个女人接受轮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她这样年轻漂亮的新婚少妇,她怎能让这么多陌生男人奸污自己?我们商量了好长时间对策,然后我才去找她,跟她说了这事。

  她一听就被吓坏了,呆了半晌都没说话,然后就怨我毁了她,这下让她怎么见人,万一要让老公知道了就全完了。

  我说「你放心,这些东西很好销毁,就是这些人不好打发,他们也想和你做一次。」

  她一听就急了,「不行,不可能,这不是要轮奸吗?你是想要我死吗?再说了,我和你这样已经对不起我老公了,我怎么能够再做对不起他的事?你真是害死我了!」

  跟她多次商量,但她打死也不同意。

  看她始终不松口,我就想个办法,添油加醋的告诉她说,他们扬言,如果她不同意他们就要公开这些东西,传到网上去。

  一听这个,她就有点害怕了,女人都怕名声扫地,她更怕,没法子她只好让步。

  想了几天之后,她有些迟疑的问我:「这些人……是我认识的吗?」

  我告诉她说:「他们平时都不在这个城市,你肯定不认识,他们也没见过你。」

  她这才稍稍放心,但她毕竟是良家少妇,不是人尽可夫的荡妇,这样的事还是过于超过她能承受的底线了,看得出来,她思想负担很重。

  为了解除她恐惧的心结,我那段时间没少给她讲群交的刺激,还找来不少群交片儿给她看来培养兴趣,一边看一边撩拨她说,你看这女的被这么多男人伺候得多舒服:「告诉你,我这些朋友以前都是练体育出身,体格都很棒,论家伙的大小和能力,都不在我之下。」

  她直瞪我,「这些人……,他们会弄死我的,你这不是存心把我往死里整吗?」

  我说:「是我往死里整你还是让你爽到极点,恐怕你试过就知道了,其实一个成熟的女人是可以连续和好多个男人发生性关系的,只是累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次算上我才六个男人,我保证不会伤到你的,再说到时你可以叫停啊,我保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与享受,恐怕到时你都不想停止呢!」

  她听了白了我一眼,「呸!」

  她说:「这么多人……我会不会受伤?」

  我说:「是啊,轮奸的时候,女性的阴户肿胀着的时候还要被连续冲击,所以高潮来得特别快,只要你愿意,我保证你不会受伤。」

  我说:「要不这样,我把他们分成两拨,先让第一拨人操你一次,然后隔一周再让第二拨人操,这样下来人数你就能承受了,这样行吗?」

  她挥拳砸我。

  我凑她耳边小声说,「反正就一次而已,谁都不会知道的。人生苦短,趁年轻时去做几件想做的事情,多找几个男人,尝试一下别的男人的滋味,多好!懂得享受的女人最喜欢群交了,保证让你一直爽到心满意足为止!」

  她虽然没有承诺,但是我看她其实已经被我撩拨的动心了,女人就是这个样子,她说不行的时候就是得想一想,说想一想的时候就是已经同意了。

  毕竟对她来说,这实在是太过疯狂的游戏了。

  经过我好几个礼拜持续不断的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的劝说,她最后勉强算答应了,但要求他们拿出性病和AIDS检测报告,没办法,我们让他们去做了这个报告,然后拿给她,她看到以后也基本放心了。

  女人似乎天生都是胆小的,可是要突然变得勇敢起来也能把你吓一跳,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并没有选择让这些人分两次,她选择了一次了断。

  也许是我这段时间给她看片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她吧!后来才知道她当时的心理状态,知道要被六名壮汉连续轮奸一整天,那个时候只是偷偷这样一想,就让她不由自主觉得全身就像火一样热起来。

  看来她这边没什么问题了。

  跟那几个哥们儿说过之后,他们都兴奋的不行,真是个个摩拳擦掌啊!我们定下了时间,从那天开始,一个个就都禁欲了,期待着一个月后的那一天狂欢!我这段时间也不再找她弄了,也给她的身体积蓄欲望的势能。

  至于地点,一个哥们儿说他在郊区可以找个小别墅,这可是个干女人的好地方,任你怎么折腾都没事,如果我们这么多人,到酒店开房太惹眼了,还是到这里来得方便,更自由也更安全,这样,地点也定下来了,而时间就定在周末。

  提前一个星期,我给她打了个电话,怕她反悔,最后再跟她确认下,在电话里她说到时再看。

  到了周末的早上,这几个家伙就按耐不住了,在他们的催促下,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她先是怪我打搅她的好梦,然后说如果让她睡不好,就取消晚上的约定,我听她没反悔就放心了,赶忙挂了,让她好好休息,只等晚上了。

  难道今天晚上真的就要发生了?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晚上她要轮番被我们六个人操,所有人都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说实话,我都为她能否承受的住而捏了一把汗,这边可是六名彪形大汉啊!到了晚上,我开车接了她直接赶往郊区。

  到别墅后她忽然变得迟疑了,说什么也不肯下车。

  我知道再怎么说参加这种活动对一个良家妇女来说都是很有挑战的,我把车先开到一个咖啡厅,拣了座位和她对坐,一边听着舒缓放松的钢琴曲,一边喝着饮料,慢慢的安慰她七上八下的心情,真搞不清楚女人的内心想法,明明马上就要跟好几个大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了,却在这时候还要忸怩矜持一番。

  我问她:「你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吗?」

  她回一句:「长什么样?」

  我拿出手机要给她看照片,她忽然说:「别找了,我不想看,我不想知道是谁。」

  慢慢的,她吐露了心声,她说不想看到他们的脸,也不想让他们看到她的脸,怕以后出去没法做人,我说你放心,我这些朋友绝对可靠,不会泄露此事的,但她还是她想避免和他们有面对面、眼对眼的尴尬时刻,她甚至还带了个头套,要拿这个把脸蒙上。

  我也早有准备,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眼罩说,你戴着个蒙上双眼他们就看不到了,把脸都蒙上你都透不过气了,她想了一下觉得也是,她试了下眼罩觉得还可以,似乎觉得更安全了些,在我的催促下,她终于肯和我进别墅了,她边走边叮嘱我,让他们以后如果见到她时不要相认,过了今天就当不认识,我点头答应。

  离别墅越来越近,而她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快到大门口时,她紧张的抓住我的手,朝左右看看,我知道这是女性本能的矜持,进了这大门就要同几个陌生的人性交了,而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些人的长相,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认识他们。

  我打开大门,把她推了进去,关上大门后,我一颗心才算落了地。

  进了卧室,我跟他们打了招呼,她透过朦胧的眼罩也看到了屋内的5个男人,她知道,再过一会儿,她就要和他们翻云覆雨,被他们压在床上狂干了,这样一想就已经刺激得她满脸红晕了。

  我的那些朋友见到她戴了眼罩,都非常的失望。

  我跟他们解释说女人都是爱面子的,她觉得直接面对他们感觉很尴尬,再说她不想知道都是谁操了她,所以才想了这个戴眼罩的办法,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跟你们干,她心里就放松了。

  为了让她放松,也避免她做爱时难为情无法全身心投入,他们最后同意迁就她,但提出一个补偿条件。

  我一听便知他们在冒坏,不过还是把她拉到一边,装作很犯难的样子小声对她说,我跟他们说了你戴眼罩的原因了,他们虽然不情愿,但最后也同意了,但是他们提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

  她说,「他们要怎样?」

  我说「他们,非要……非要……」

  我狠下心对她说,「他们说,除非你同意跟他们真枪实弹的干,还要体内射精,他们才同意你戴眼罩。」

  也就是说:「眼罩和避孕套,你只能选一样。」

  她一听就不乐意了:「怎么能这样?不用套我怀孕了怎么办?」

  她有些生气,起身想走。

  我赶忙劝住她,说「反正今天都已经来了,要是不让他们满足了,小心他们惹出什么乱子来,他们平时就这德性,好不容易有机会和你这个大美女做爱,还不让看个全脸,所以才想这样的馊主意,要不还是摘了眼罩吧,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们。」

  她坐在那里摆弄着包包,看的出她内心在剧烈的冲突,到底是要戴眼罩保护自己面子重要呢,还是要他们戴套保护自己身子重要呢?看她迟疑不决,我就进一步劝她,说「要是实在不想摘眼罩,干脆就让他们真枪实弹吧!再说了,大不了吃点事后避孕药就行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说动,渐渐地,一种甘愿被他们奸淫甚至怀孕的想法冲击着她的理智,终于使她下了决心,最后她说,「我选择戴眼罩。」

  我当时感到好笑,真搞不清楚女人到底内心在想些什麽,宁可让陌生人真枪实弹在体内射精,也要坚持戴眼罩,最直接的,最致命的里子不要,偏偏只要换这样一个面子。

  谈妥了,我们开了两瓶带来的红酒,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屋里的这几个男人们轮流跟她干杯,劝她喝酒,她也不在多想,扬起洁白的颈脖,也不再保持优雅的气质,咕噜几口狠狠的喝了下去,就想喝多了省得一会儿不好意思,她哪里知道这酒是特意拿来的,里面已经下了好多春药,会让女人在酒精和药的刺激下,更加的性欲旺盛。

  屋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暧昧了,酒已经喝到有些飘飘然的状态了,男女之间的陌生感和刚才的不愉快似乎也随着碰杯逐渐的褪去,在春药的刺激下,她也愈来愈觉得体内燥热了。

  看着这个身材娇美的少妇,哥儿几个情欲勃发,都快流哈喇子了,真想不到,一会儿就能和这个美貌温柔的新婚少妇发生性关系了。

  我故意拿话激她说,「敢不敢在我们面前脱衣服?」

  被我这么一激,看得出来,她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但出于女人本性的娇羞和矜持仍然让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哈哈!人家姑娘不愿意自己脱,那我们就帮帮忙!」

  早已饥渴难耐男人们立刻扑了上来,刚开始还不太敢下手,看她也没有什么反抗之后可就没顾忌了,三除两下的将她剥光,然后将她推在床上,亲嘴儿,揉奶子,抚摸全身,几个人不用指派,各自分工挑逗玩弄起身下的绝色美少妇来。

  很快她就快忍不住了,开始不断的轻声呻吟。

  看火候差不多了,我提议,「让她见识一下阿龟的厉害吧!」

  我凑她耳边小声说,「这个叫阿龟的家伙还把一个少妇给玩儿休克过,今天你先会会他。」

  她听了眉毛一挑,啊的一声惊呼!听到阿龟这么的厉害,又听到要让他先来,她感觉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身子都不禁有些发抖,不过刚喝过酒,也放开些了。

  见她也没反对,就算这么定了,着名的阿龟先生又得到了首先上这个美女的特权。

  阿龟几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黝黑硕大的肉棒像条大蛇般蹦了出来,一柱擎天。

  那个以前只有我一个人享受过的小穴,将要接受这个大家伙的深深插入,我有说不出的兴奋。

  阿龟近距离欣赏这眼前的美人,愈觉千娇百媚,少妇冰清玉洁的胴体,如脂的酥胸,高挺的玉乳,浑圆的臀部,直看得阿龟神魂颠倒,口干舌燥。

  阿龟马上就要和陈小姐性交了,两人一个是美貌佳人,一个是流氓地痞,一个是良家少妇,一个是色中魔鬼,一个玉体如酥,一个奸淫成性,一个身材惹火,一个体壮如牛,这种鲜明的对比让大家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暴雨摧花会如何激烈,一会儿这两人性交的盛况那将会是如何的香艳刺激啊!美女与野兽,两具赤裸的躯体就要激情碰撞,打真炮了。

  面对如此激情四射的场景,所有人都围在旁边欣赏接下来将发生的事。

  此刻,全宇宙最令人感到刺激的莫过亲眼目睹阿鬼那驴一般的生殖器与陈小姐那娇嫩阴道结合的淫荡样子了。

  阿龟对着她美丽诱人的胴体又亲又揉,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直起身,将他那已勃起到极点的阴茎,顶在她那柔软的肉缝上,一手掰开她娇嫩柔滑的阴唇,阴茎顶住她的阴道口,再将她的美腿扛起来,然后阴茎朝前用力一压……「嗯呀……」

  她美眸轻掩,桃腮羞红,含情脉脉地体味着阿龟的进入,硕大的阴茎已经超过她承受的极限,简直要把她的阴道硬生生撑爆,她紧张的弓起背部,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十指绷紧用力,极力承受男根地侵犯,慢慢的,男根逐渐被她温暖、狭窄、爽滑的玉洞包容了,最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她完全吞没了阿龟的男根,阿龟见状,开始慢慢在她娇软的玉体上抽插、挺动起来,两人的阴毛互相摩擦着,她前雪白娇嫩的奶子随着阿龟的驰骋前后摇动,淫靡之极。

  阴道内狭窄温暖的娇滑肉壁所带来的快感让阿龟轻颤不已,看着她在身下动人的娇态,阿龟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完全适应了他的阳具,现在可以玩儿点勐的了。

  阿龟抬起陈小姐雪白滑嫩的屁股,开始一次比一次用力地深顶,不一会儿,陈小姐就被他肏的香汗淋漓,小嘴微张,娇喘吁吁,强烈的快感越来越多地冲击着她每一根兴奋的神经。

  只觉得每当阿龟的肉棒插入时,巨大的阳物就把阴户撑得满满的,带来巨大的充实感,陈小姐逐渐沉溺在狂暴的性交中,任由阿龟压在自己圣洁的胴体上发泄着兽欲。

  在一连串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下少妇早已经是溃不成军,感到越来越高涨的快感刺激,触电似的快感贯穿了她身体,陈小姐紧紧抱住阿龟,双脚在空中不停踢动,随着男根每一次粗鲁的贯穿,丰盈的双乳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弹动,散发着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致命吸引力。

  看她被阿龟操的那么激烈,让我心里都觉得有点心疼,不过一想,我这是怎么了,今晚她肯定不能幸免,谁先干还不都一样,心疼也没用。

  大家都知道阿龟这一炮下来没有半个小时完不了事儿,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我独自走到别墅的院子里,坐在椅子上,对着夜空,点上一支烟。

  不知道她现在在用什么体位接受阿龟的奸污,也不知道阿龟是不是已经射在她美妙的小穴里了,各种个样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盘旋着。

  不知不觉已经连抽了好几支烟了,低头看看表,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估计阿龟也该差不多了,我才走回去,结果发现还没完事呢,阿龟还抱着佳人如胶似漆的滚床单呢,两人激烈的性交着,清晰的啪啪声响彻整个房间,幸好别墅隐蔽,没有人知道此刻在这里发生的激情孕事。

  可把看的人急得都快两眼欲穿了,在阿龟把陈小姐送上好几次高潮之后,在哥们儿催促声中,阿龟才恋恋不舍的在陈小姐的体内射精,对于还在危险期的陈小姐来说,毫不设防的被男人内射,是很有可能怀孕的。

  可把那哥几个都等的欲火焚身了!阿龟拔了凶器,留下如同软泥一般摊在床上的陈小姐,后走了过来,大赞,「这小娘们儿身子还真挺敏感的,刚才这会儿就连来了四次高潮。」

  旁边一哥们儿还跟我一挑大拇指,说,「被阿龟那么干都没休克过去,这女人还真禁操!」

  阿龟一脸征服感的说,「兄弟们,去瞧瞧她现在还有没有力气爬起来吧!」

  「哈哈……」

  其他人也跟着发出一阵的笑声。

  我知道,今夜等待她的还有更多,那几个大男人也不是吃素的,粗硬的肉棒早已经如大炮般高高翘起的,正等待着她用温柔的胴体来抚慰,陈小姐只好献出自己迷人的胴体,抚慰这帮欲火焚身的男人。

  那个晚上是她这个新婚少妇经历过最耻辱的一个夜晚了,我们六个勐男对她这么一个新婚少妇,性交几乎进行了整整一宿,那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白嫩的皮肤,敏感的身体,粗长的肉棒,一次次的高潮,一次次的喷精,轮奸的那个刺激啊,那么淫乱的景象,真是男人心中的向往啊!这一夜,这几个男人可劲的肏这个良家新婚少妇,一个街坊从别墅门外经过,他停住了脚步,听着,听着,裤裆就不由跟着隆起了,长这么大,这样壮观的动静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他不知道别墅里那女人美貌动人的样子,要不恐怕今后都要靠她意淫了。

  实话说这别墅里装备挺全的,什么性爱椅,性爱床之类的都有,这一宿我们玩儿不知道多少种花样,什么性爱48式,72式,反正只要是A片里有的我们全给她招呼上了,基本上就是把她下身灌满了就去浴室洗,洗完接着开始下一轮,一开始还记着,后来次数太多就懒得记了,到后来射的都没东西出来了,只剩下抽插了。

  她似乎也沉醉在这无止境的高潮中,有时意识都无法保持清醒了,身子也越来越软,平均每隔二三十分钟就来一次高潮,而且连绵不绝,泄得她死去活来,好几次差点没晕过去。

  被性药刺激的她和他们疯狂的性交,性交,再性交,长时间的性刺激,让这个新婚少妇的乳头红肿,阴部一片狼籍,她也是无数次的高潮,高潮,再高潮。

  几个哥们儿眼球子通红,他们象一头头发狂的公牛,在这个新婚少妇娇嫩的肉体上尽情的驰骋……几个哥们儿都说,这女人真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尤物,气质超棒,皮肤又好,身材火爆,屁股挺翘,身子也极敏感,叫声也诱人,真是让人越干越想干,说实话,她挺能承受的,一女独挡六男,真是不易,但架不住人多,她被我们千槌万凿之后的下身真是一片狼藉,也把她最后一丝气力都榨个精光,不过我们灵与肉的结合,也让她的身心得到了充分放纵与释放,由于是第一次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到最后她都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第二天走路她的双腿一直都在发软,都有些合不拢了,我搀着她一扭一扭的上了车,把她送回家,也许是被刺激得太过分了,她休息了好几天才完全恢复过来。

  后来听那哥们儿说,那天上车时让别墅旁边小卖部的给看见了,几个闲汉还煞有介事的传呢。

  有的说,「不知道是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让这帮畜牲给祸害了,好像这一宿都听这别墅里有女人叫床声,等出来以后,原来就一个女的,不过男的好像有七八个人呢,看上去块儿都挺壮的,要说这妞,真是正点,看她那身段,杨柳水妖,真是绝好的操逼对象,真是便宜这帮畜牲了。」

  几个街坊一脸愤恨的叹息道,「妈的!这么漂亮的妞儿,竟然让这么多流氓给轮了,真他妈的是好屄都让狗给操了,你说这么一个大美女怎么就能肯让这么多人操呢?她能受得了吗?看她上车前走路时腿都在颤抖,一看就是成宿的和男人性交后的结果,肯定是让他们昨晚给整的,啧啧。」

  车开走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一个少妇和6个男人火爆群交的荤段子也在四邻八街里流传开了,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后来我去看她,才知道她那天同意让他们真刀真枪的真实想法,那天其实也是被他们那么一逼之下才同意的,不过她内心深处实际也想让他们不戴套子直接干,但女性的矜持让她没法说出口,她还说那天进门之后突然有一种放纵的想法,想把自己胴体完完全全交给陌生人随意蹂躏一次,因此才会同意。

  听完故事,这帮人无不唏嘘,他们说,就算事实摆在眼前,也让人难以想像这个在别人印象中优雅端庄的淑女竟然会和你们进行群交,真是是让人感到震惊,曾是校花的她这一夜得经受你们多疯狂的折腾啊!在一旁偷听的丈夫听到这儿,唯有一杯苦酒下肚,有时事实的真相真是让人很难接受,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自己年轻迷人的娇妻那天得受到这群毫无人性的畜生怎样的折腾啊!他干了一杯酒,然后幽幽的说,「事实就是这样啊,不过,还有比这更让你们震惊的呢!」

  一听还有更让人震惊的勐料,大家都惊的闭口不言,等待他往下说。

  他又喝了一口,说,「更让你们震惊的是,那晚上我有事出去了一趟,他们轮流玩儿她,玩儿到High时,她都快发狂了似的,有个兄弟提议逗逗她,来点带彩的。」

  所谓带彩的,就是玩织色子比大小,如果她赢了,这次结束之后,以后再无瓜葛,如果她输了,就要答应了我们以后再群交一次,参加的人数就是双方的点数之差。

  」

  陈小姐听他们这么说,立刻就把脸沉下来了,说「我已经和你们这样了,你们怎么还不放过我?」

  这时有个兄弟说道:「陈小姐你听我说,自从我今天一见到你就惊为天人,你实在是太美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像你这样漂亮迷人、气质又好的美女,我认识的女孩儿哪一个都没办法比得上你哪怕一点点,我们真是舍不得你,所以想请和我们再聚一次!」

  说到这里,这人顿了顿,明显是在观察陈小姐的反应。

  陈小姐虽然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些话任何一个美女听到了,心里还是非常受用的,她此刻对着阿龟这看似诚恳的恭维,也不禁稍稍软化了一点。

  陈小姐说「那也不行,以前说好了的就这一回,你们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见她不同意,有个哥们儿想,你这么说肯定不行,良家妇女哪能这么轻易的就同意这事,人家还有没有廉耻了,你得耍点手段,给她个台阶下,于是他说「不答应我们也行啊,只要你不怕我这张嘴出去乱说就行!」

  陈小姐怕的就是这个,说「你威胁我?」

  「嘿嘿,说我威胁也行,你能怎么样呢?你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

  看这家伙耍无赖,陈小姐此刻也有太多的顾忌,害怕被老公知道她和这帮流氓之间那不堪的关系,一想到这里,陈小姐顿时也没有了方向。

  陈小姐找不到我,不知道去哪里了,这里只剩她一个人,心思就开始动摇了。

  自己明明是有夫之妇,怎么能干这种事,想着想着,思绪就跑到了刚才,自己被他们压在床上狂干的画面,内心的纠结竟然神奇的一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小腹传来的阵阵发热,索性再来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玩了。

  斗争了一会儿,陈小姐说,「我可以同意和你们再来一次,有句话说在头里,这是最后一次疯了,以后别再找我了,我要回到原来的生活。」

  看看,简单单单几句话,就有这么大效力。

  我那帮兄弟们顿时来了精神。

  既然要赌了,就得有色子。

  这帮人里有人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两个色子,一个普通的六面色子,另一个则是多达二十面的色子,属于高级货,现在的问题是,用哪个色子?他们让陈小姐自己挑。

  陈小姐也不是傻子,她也知道用大的意味着双方的点数差距有可能比用普通色子大很多,自己有可能要和更多的男人性交。

  出乎大家意料,陈小姐直接拿了大的色子。

  事后陈小姐说,她知道选大的后果,知道他们就是想看自己被更多的人轮奸,所以就遂了他们的心愿,拿了大的!这场性爱的赌博,说定由陈小姐先扔,陈小姐把色子扔向空中,色子落下后滴熘熘的在桌上转着。

  大家都伸长脖子盯着,最终落定,八点朝上。

  轮到那帮家伙中的高手扔了,他念咒似的嘟囔了一通,然后撒手一扔,色子掉在桌上,飞快的旋转。

  就在这最终结果即将揭晓之时,屋内的空气大为紧张,大家都伸长脖子盯着,凝神秉气大气都不敢出。

  色子终于停住不转了,大家一看,十九点朝上,也就是说,陈小姐八点,对手十九点,相差竟达十一点,这可意味着陈小姐下次要被十一个男人干了,这太令人发指了。

  陈小姐也惊得长大了嘴,但是愿赌服输,只得认命似的接受这个结果。

  男性愿意看到漂亮的女性被更多人轮暴,女性也幻想着被更多男性安全的强暴,因此,这是一个最大化的结果,一个让所有人内心都皆大欢喜的结果,所有人都很满意。

  等我回来后,他们告诉了这个结果,我也感到十分诧异,不知道他们怎么把她说服的。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人难以想像,这个在别人印象中优雅端庄的淑女竟然会同意和他们进行第二次群交!「这么多人,你们会……搞死我的!」

  陈小姐看着这结果,悄悄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