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火焰 70、夜尽
作者:风中影      更新:2018-10-20 14:13      字数:0
  -69、火焰-周六。

  女孩房间。

  床上。

  男人吻着女孩,手搭在女孩乳房上,轻轻揉着。

  女孩忽的挣开,睁开眼,说:“你干什么?!”男人顺着女孩的视线看下去,见女孩内衣衬衫的扣子已给自己解开了三个。

  “这样,”男人板着脸,认真的解释:“我觉得吧,你乳房其实还是有感觉的,所以,我想,如果你能让我帮你亲它们几下,可能会激起你的情欲,这样…”“不行!”-“你非得要伤害小馨么?”女孩问:“小馨说你看她爸爸的眼神里,那凶光越来越明显。”“…”“你舅舅不是还没做任何对徐家不利的事么,他不是答应你了,他不会难为徐家了么?”“…”周飞缓缓摇摇头,说:“那个凶光不是我的。”“嗯?”-“是你的…”周飞喃喃的说,定定的看着地面,仿佛入了定。

  “也是你的。”灵魂里另一个人说。

  “冤冤相报何时…”“我操你妈!你连人家老婆都操了,还在这里装道德标兵?”“…”“现在又不用你在他面前折磨他老婆、他闺女,只是让你把你手里的帐目交给纪检而已,这点事你也做不到?你到底想干什么,那帐目可以说是人家宫胖子用一条命换来的,那小可爱那么相信你,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你,你竟然替她的杀父仇人掩饰,也为你自己的奸妻、奸母、奸妹的仇人掩饰…你难道是条狗么,人家给你两块肉,你就把他当你真舅舅了?!”“我没有想帮他…”“你想没想我会不知道?你说说,有多少次你想把那些帐本给烧了的?!――你这个无情无义,认贼作父的败类!”“我不是…”“我不明白你?你只不过不想放弃现在的舒服生活而已…对啊,谁不想有那么样的靠山啊…”“不是…”“现在你已经把自己的亲爹亲娘忘了吧?!”“没有…”-男人象块石头一样的呆呆坐在那里,女孩看了他半晌,终于忍不住,推推他,说:“你怎么啦?”--从女孩家里出来。

  周末,街上很热闹。

  周飞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脑子里,一时间,现出前世里家人的惨状,一时间,又现出这世里周家人、孙家人对他的好。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呆呆走在人群里,男人一遍一遍的喃喃重复的,经过的人不时投来怪异的眼光。

  男人跌跌撞撞走着,这时,忽的大声说道:“可他还没作一点对不起我们徐家的事啊!而且他也答应我他不会干的啊!…”男人忽的大吼起来:“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满意!!!”-“铃!!!”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男人呆呆的站在人群里,四周的人离他两米开外,看傻子一样的盯着他。

  男人木然的掏出电话。

  电话里一个慌张的声音:“凡哥!…徐家那丫头让人绑走了!”--“…”周飞站在原地,拿着电话,一声不吭。

  “不是兄弟不努力啊凡哥,”电话里,小七急急的解释:“她走着走着,只是一晃神的工夫,人就给塞到车里去了。”“…”“兄弟们追了,都堵到了…可结果,条子过去了,却是把咱们的人押了…”“搞不好,他们跟条子就是一伙的凡哥…”“…”“凡哥,喂!!…喂喂!!凡哥,你在听么…”##############################################家里。

  客厅。

  孙立,董礼,孙馨三人正坐在沙发上拉着家长。

  许秋站在一边墙角,沉默着,熨着衣服。

  这时,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孙馨过去开门。

  周飞把女孩拨到一边,冲了进来,径直向孙立冲过去。

  “小飞,你干什么?!”孙立站起身来。

  “你说过放过他们的!”周飞揪着他的衣领,眼眸几乎变成了血红色,吼:“你答应我的!!”“你干什么小飞?!”舅妈许秋手拿着熨斗,一时愣在那里。

  “就算我对不起你,有种你冲着我来!…你把小妤抓哪里去了?!”周飞晃着孙立。

  “周飞!!你放开我爸!!”孙馨过来拉男人的胳膊。

  “小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这是你撒野的地儿?!”姨夫董礼也过去拉。

  “你告诉我!!小妤在哪儿!!”周飞吼着,把孙立带着他身后的董礼向后推,连许秋一起给顶在了墙上。

  “你说!!”周飞继续吼。

  “啊!!”给夹在中间的董礼长叫一声。

  “小飞,快松手,你烫着你姨夫了!小飞快让开!夹着我熨斗了!!”-屋里静了下来。

  周飞坐在沙发上,喘着气。

  “小飞,到底怎么回事?”许秋把手里熨斗放下,走过来,看着周飞。

  “…”孙立静静坐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他。

  卫生间里响着哗哗的流水声,孙馨一边帮她小姑父冲着手腕上的烫伤一边咕哝着什么。

  “啊!火焰!…好象是一团火啊!!”卫生间里,孙馨忽的大叫。

  “什么鸡巴火不火的…”董礼没好气的咕哝着,一边走出门,指着沙发上的周飞喊:“你小子她妈的就没一点家教?!看你她妈的把我给烫的!!”说着把手腕举到男人眼前,接着狠狠说:“你她妈的要是把我手给烫坏了,信不信我让你全家不得好死!!”周飞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呆呆看着眼前,忽的眼睛大瞪,盯着董礼的手腕,口里喃喃开来:“火焰…火焰…”那分明就是在他梦里一遍再一遍浮现的图标!!-“你咕哝什么小子!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董礼继续骂着:“要不是你小姨,我早叫人把你砍了,看你这没大没小的样!!”“…”周飞不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图案。

  “铃!!!”这时,周飞与董礼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

  两人又几乎同时急急的拿起电话。

  “什么?!”周飞大吼,紧咬着牙,下巴哆嗦着。

  “抓齐了?!”董礼面露喜色,说:“好,兄弟们辛苦了,我马上就过去!”-董礼已经走了好半天,屋里仍是静静的。

  “火焰…火焰…怎么会这样?…”男人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你咕哝什么呢,到底出什么事了?!…”这时孙馨在旁边说,忽的一呆:“火焰?…啊!你说的那个火焰就是小姑父手腕上的那个?!”“火焰…怎么会这样…”周飞继续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竞然是我给烙上的!”“啊?!小姑父就是上辈子那个人?!”“…”周飞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馨…可为什么会是我烙上的?!…”“唉啊,那就别说这事了…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意思是我爸抓了小妤?”“还抓了我…徐伯伯,就在刚才。”周飞抬头看孙立。

  “…”孙立冷着脸,过了会儿说:“小飞!我跟你保证过,不会动他们徐家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那会是谁?…”周飞又喃喃起来。

  “啊!!”孙馨忽的高叫一声:“刚,刚才听小姑父电话里,好像说什么‘抓齐了’的什么的,是不是说把小妤、徐伯伯抓齐了的意思啊!”“…”周飞呆在那里,愣了一会儿,忽的咬着牙狠狠的说:“董礼!!”说着起身就准备向外追。

  “你干什么呀,小姑父早没影了!”孙馨急急的喊。

  周飞愣在门口。

  周飞走回,坐到沙发上,看着孙立。

  孙立看着他。

  “爸,瞎看什么啊!快打电话,问问小姑父在哪里呀!!”-孙立放下电话,摇摇头:“关机。”过了会儿,又说:“不可能吧,他们董家跟你姥爷说了,动手的话会通知咱们孙家的…”孙立打电话的时候,周飞一直双手大把大把的摸着脸,这时,忽的停了下来,眼里闪着精光,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五哥,麻烦你点事…那个徐涛、徐妤父女…嗯,对,就是前阵子让你帮监视的那家人,他们父女让人给绑架了…嗯,对,就今天的事,没多久,应该还在我们市,你通过你的关系帮我找一下…五哥,跟你的人说,任何有用的线索,我付一千万…嗯,对,是一千万,如果帮着找到他们,他们还安好的话,我付一个亿…嗯,对,一个亿!再多也行!!…”周放下电话,呆了呆,又拨了一个号码。

  “老丘,这样,有件大事要你们去办。我要你们绑几个人,嗯,就是我姨父董礼他们家人,嗯,他父母,他妹妹…地址你问五哥…嗯,对…老丘!!你只管给我抓人,别的事不用你操心!!…我知道他伯父是新来的市委书记!操她妈市委书记,就是皇帝老子我她妈也不怕!!…”周飞又呆想了一会儿,又拨了一个电话。

  “小七…好好,小七,知道知道,我不是要怪你们,你听我说,你马上吩咐下去,让兄弟各个道上多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父女的线索,嗯,需要钱的多少钱也给…嗯,对了,跟兄弟们说,谁要是提供了有用的线索,我付一千万给他…嗯,对!一千万!现金!…不过,如果找不到人的话,小七,你听好了――你们她妈的以后别跟我混了!!!”“对了小七,”男人静了静接着说:“多派些兄弟,到那些个酒店、夜总会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打探打探…”这时,周飞忽的住了口,拿着电话,嘴里喃喃有声“酒店…夜总会,乱七八糟…酒店…夜总会…”,又冲着电话说:“小七,你先等会儿,我想起件事,你先别说话,让我再想想…”拿着电话男人又喃喃开:“夜总会…嗯…天上人间,…‘彪子,后面是处儿就行,前面我可没兴趣’,…‘你姨夫每次都想着要插那地儿…他那是变态…’,董礼,天上人间…”“天上人间!!!!”男人大吼一声,静了静又冲电话说:“我知道人在哪儿了…小七,你带十几个兄弟去天上人间跟我汇合,嗯,对,那个总店,马上走!对了,带上那个小董…嗯,对,就那个会用刑的…不,十几个足够了,其余的安排他们打听人,别是我猜错了…好了,你那边快走,没时间了!”周飞放下电话,对着一直呆呆看着他的女人说:“舅妈,你车我用一下。”“…”女人愣了一下,忽的醒过神,慌乱的找自己的包。

  女人把钥匙递给男人,说:“小飞,你知道车停在哪…”女人住了口,见男人已经不见了。

  -屋里静静的。

  周飞已经窜出去许久。

  全家三口人仍盯着门口。

  许秋看自己的老公,孙馨若有所思。

  孙立叹了口气,说:“看来要出大事啊…这个小飞,看来,还是小看他了…”许秋静静的不说话。

  ---70、夜尽-天上人间。

  郭彪办公室。

  “彪总,你能听出来吧,对,我就是那天强奸小霜的人,嗯,前阵子也借用过你的地方,从现在起,我不怕你知道我是谁,也不怕任何人知道,我,我就是我,周飞!”“…”“呆会儿替我跟兄弟们道个歉,”男人又回头指指地上昏倒的四个大汉:“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彪总,我要想杀谁,跟拍死个苍蝇一样容易。”“…”男人又指指郭彪面前桌子上的照片:“彪总,他到底是不是那天操小霜屁眼的男人,你只需要点个头或是摇个头。”“…”郭彪看着照片,不点头也不摇。

  “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那对父女在哪里。”“…”“彪总,你是个好人,小霜跟我说了很多次,否则她也不会跟你拜把子,认你作义哥…”“…”“彪总,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怕连累他们…那些人的势力太大,你惹不起。”“…”“彪总,我跟你实说,被抓的那对父女,是我的亲爸!亲妹!…”“…”“彪总,你应该能猜到那个董礼要怎么对付他们吧…跟你说彪总,如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董家的人全会不得好死!那个时候,彪总,就别怪兄弟没提前说――你怕那姓董的报复,难道就不怕我报复么?!!”“…”“彪总,”男人缓下口气:“还不明白么,你现在替他们隐瞒,不是在保护他们,而是在害他们,也在害你自己!你再好好…”“对,是他,”郭彪抬起头:“人也在天上人间,不过,是在分店那边。”-天上人间,分店。

  一间阴暗的地下室。

  十几个大汉围在四周。

  徐涛给捆在一张特制的铁椅上。

  他的女儿给捆着手脚躺在地上。

  一个男人头上套着头罩,嘴里含着变声器,把手里的一大叠纸扔到徐涛面前,然后淡淡的说:“徐老板,看清楚了?这就是你递到纪检委的检举材料吧?你以为你把它们给纪检委就有用了么,嘿,你太天真了徐老板,实话跟你说,我们那边的人早就把这些给我们看了,懒得理你就是…”“…”徐涛看着眼前男人,嘴唇哆嗦着。

  头罩男又扔过去一叠纸,狠狠的说:“可你这次搞大了老徐!你知不知道,爷子生气了!”“…”徐涛看着地上的检举资料,又抬头盯着男人,大骂:“你们这些牲畜,把病人当小白鼠,作药物实验,拿那些不知情的病人作手术实验…”男人上前狠狠的扇了徐涛一巴掌,把他的骂声打断,说:“你这个老东西,不作药物实验怎么知道新药好不好用?怎么能推出更好的药品?!…作手术如果老生搬硬套不知革新,怎么会有进步、赶上欧美国家?!你这老东西懂么?…”“畜牲!”徐涛又喊:“你们害死多少无辜的人,你们这些畜…”男人又给了他一巴掌:“老东西!偶尔死上几个人算得了什么,你说!――比起人类整个科技的进步,那几样人命又算的了什么?!!反正都是一堆废物,他们多活几年还是少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真是个顽固不化的老东西!!”“畜牲!…”徐涛继续喊:“你们孙家、董家都是畜牲!!”男人作势又要扇,却放了下来,揉了揉手,轻轻一笑:“畜牲?好!我今天就要看看到底谁是畜牲!”-男人让人把徐妤脚上的绳子解开,说:“小妹妹,好漂亮呀,还是个处儿吧?――今天哥哥教你作爱吧?”徐妤坐起来看着男人,身子颤抖着,却咬着牙,忽的呸的一声,一口痰吐到了男人脸上:“我哥不会放过你的!!”男人一巴掌把女孩扇倒在地,说:“你哥?你意思是那个给淹死好几年的哥?哈!!你们父女俩可真有意思,哈!笑死我了!!”“小妹妹,”男人终于止了笑,说:“小妹妹,今天让你爸这个老畜牲给你的小骚逼破处吧,好么?”女孩呆了一下,徐涛愣了一下,怒吼:“你说什么畜牲!!!”男人不理,向手下点点头。

  两个人上去任凭徐涛喊骂着,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下去。

  “啧啧啧,老家伙,这么漂亮的女儿在面前躺着,鸡巴还是这么软,你真是老了啊…”男人盯着徐涛的下胯摇摇头说:“看来还得小妹妹费费心了,来,小妤,来给爸爸舔硬了。”两个男人把女孩拖到她爸爸身前,女孩惊恐的尖叫着。

  “害怕了?你哥哥呢?”男人看着女孩惊慌的样子,忽的音调一冷,说:“你舔不舔?!…好,我数三个数…”男人冲手下人又示意一下,这时,走上三个人,两个把徐涛的手掌张开,一个拿了一把板剪夹住其中食指。

  “小妤,”男人温柔的说:“知道么,你爸爸的手指现在就掌握在你手里,来,叔叔数三个数,同意了你就点点头…”“1…2…”“不要!!”女孩尖叫。

  “3。”男人说完又看那边,轻轻说:“老李,怎么?都多少次了…还得我再提醒么?!”那个拿剪子的人,手一用力!“呜”!徐涛拼命咬着牙,不啃声,身子在椅子上扭动着。

  “爸!!”女孩撕哑着声音喊。

  男人把地上的手指捡起来,递到女孩面前,更加温柔的说:“小妤,你看,这都怪你啊,你这一犹豫,你爸的一根手指就这么就没了,再也长不上来了呀,来,我再数三个数…”那边又把板剪夹上徐涛的中指。

  “1…2…”男人慢慢,一字一顿的念。

  “不要听他的小妤!!”徐涛已近疯狂的喊。

  “不要!!!我舔我舔!!!”女孩扑上前。

  -徐涛这时嘴已经给一团布塞住,只能不住发出呜呜的声音。

  女孩趴在爸爸大腿上,看着那根软软的东西,却无论如何也低不了头…男人冲那一边轻轻点点头,把个拿板剪的又走上来。

  “不要!!我舔我舔!!”女孩正要低下头,却听一个声音,像是由天上而来:“小妤!背着哥哥做坏事是不对的啊!”-“小子,是你!!”头罩男回头看着从台阶上慢慢走下来的半大小子,看他满脸是汗,均着呼吸,显然是刚刚冲跑过,情绪也不是像他语气里的浪荡样子。

  “姨夫,你真坏啊。”周飞一边走着,一边懒懒的说。

  “…”头罩男愣了一下,看着周飞越走越近,气势逼人,只觉一股寒气袭来,忙示意旁边人:“快!一齐上!把他也捆上!”十几个大汉,却只有五个冲了上去。

  -头罩男大瞪着眼看着面前,不由的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他那五个手下,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给这个半大小子打昏在地上。

  半大小子还在慢慢的向他走近,仿佛他刚才根本就没停过。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她妈的一起上!!…”头罩男大吼,见他们仍是不动,更是愤怒的破口大骂:“王刚你这个老鸡巴,我操你瞎妈!――给我派了一群废物!!”“啊!”这时周飞忽的大喊起来,仿佛现在才注意到四周的大汉:“欧阳兄!小李哥!好久不见啊!…啊,小孙,小王,小赵…啊,还有青皮哥,你们都在啊…上次真对不住啊,你们的腿都好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吧”“…”头罩男大张着嘴,看着四周的大汉冲着周飞尴尬的笑。

  -“你要干…”头罩男正要喊,却一呆,头上的头罩已给周飞脱掉,口里的变声器也给揪了出去。

  周飞伸手揭着那头罩,恍惚里却是身处在哪个梦里哪个记忆里,揭着那些场景里的一个个带着头罩的人…像从灵魂里揭去了一道黑幕…他静静的端详眼前这充满惊惧的脸,内心深处慢慢荡起一片安详,让他缓缓裂开了嘴,笑了起来,灵魂深处的那团影子,在一瞬间,像给照进了阳光,消散了。

  “你…你是谁!!”董礼忽的大叫一声,接着昏了过去――脖颈挨了一掌。

  -“徐伯伯,快去医院吧,把手指赶紧接上…”“…”徐涛身上的绳子早给解开,这时仍坐在椅子上,长叹一声,低沉着声音说:“老了啊!…”“徐伯…”周飞又催。

  “小飞,”徐涛止住他:“以后小妤就交给你了…”徐涛仍是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一堆举报材料,缓缓站起身,也不去捡,抬头盯着天花板,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这个世道到底怎么啦?…纪委都管不了他们的话,那我一个老头子又能做些什么呢?…老了,哈!哈哈!!哈哈哈!!!老了…”徐涛脚步踉跄、疯疯颠颠的向门外走去…##############################################周飞与徐妤走进家门。

  孙馨冲上来。

  “小妤!你哥把你救出来啦!!徐伯伯也救出来了么?”徐妤轻轻的点点头。

  那边亭亭好奇的问:“什么救出来了啊小馨姐?”沙发那边,妈妈、小姨也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肚子这时已胀得鼓圆,虽然小姨怀孕的比较晚,两人的预产期却是大致相同,都在下一个月。

  “没事,就是闹了点误会,都解决了。”周飞笑笑,过去把脸贴到妈妈、小姨的肚子上,一边听着一边说:“小月,你闺女子跟你一样呀,真不老实…”“那是跟你一样!”孙月瞪他。

  “好了,小月,别闹了!”孙倩瞅她妹妹,又向她示意旁边的许秋。

  “小秋…嗯,舅妈,你也在啊。”周飞跟女人打着招呼。

  “…”女人点点头,眼泪还未干透。

  “怎么啦?”周飞问。

  “…”女人不说话。

  “小飞…唉…”孙月轻叹一声:“你舅舅给纪检委的人带走了。”“嗯?”周飞看舅妈:“怎么回事?”“小飞,”说着舅妈又哭出声来:“就是你走了不久的事…他们只是说让你舅舅去协助调查,还是你姥爷跟我说,我才知道,他们是怀疑你舅舅挪用咱们市的教育经费,听说好几个亿呢…可小飞,你知道的,你舅舅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你舅舅是分管教育不错,可具体的经办人可都是他们董家的人啊,他们怎么能全赖到你舅舅身上呢!”“…”“他们还赖你舅舅,说他把前几年的帐目全删了…肯定是他们董家人干的,好把污水全泼你舅舅身上…”-夜,周飞房间,正看着手里的一堆帐册,想着什么。

  敲门声。

  徐妤走进来,反手把门锁死。

  周飞放下帐册看着妹妹,见她缓缓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

  女孩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轻轻的问:“喜欢么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