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爸爸 67、遗言 68、奸姐
作者:风中影      更新:2018-10-20 14:13      字数:0
  -66、爸爸-转眼快过年,要期末考试了。我们的网址是,书包的全拼+i后面是点COM

  放学后,周飞回到家。

  愣了一下,见妈妈、小姨与二叔坐在客厅沙发上,都不说话。

  亭亭从自己房间里探出脑袋,冲他作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小飞,我只问你,你妈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二叔淡淡的问。

  “…”周飞低下头。

  “是谁的?”二叔站起身。

  “…”“啪!”的一声,周飞脸上重重的挨了一耳光!“谁的?”二叔继续淡淡的问。

  “…”“啪!!啪!!”又是两耳光。

  “我问你是谁的?!!”二叔又把手高高举在半空里。

  “你住手!!你不能这么打小飞!!”孙倩猛的扑到了周飞身前,看着周力行:“不关小飞的事,是我自己愿意的!”“你让开小倩…”二叔抖着手,沙着嗓子说:“我今天一定要弄死这个没羞耻的东西,就当我没这个儿子!”二叔忽的顿在那里,看面前母子的表情,过了好长一会儿,轻轻的说:“你们都知道了?”“我当然知道小飞是你的孩子,那次因为要报复你哥哥,跟你…跟你做的那次…然后就有了…”孙倩淡淡的说,点点头:“小飞小学的时候,你找理由检过他的血…那之后,…”“…难道只是为什么要报复…”二叔呆站着,喃喃自语着,过了会儿又轻轻的问:“你跟小飞说了?”“我早猜到了,二…嗯,爸。”周飞说。

  “别叫我爸!!我没你这样的儿子!!”二叔大吼一声。

  -“小倩,”二叔平静下来,看着女人:“你,你可是他妈妈,你,你们…”“我喜欢小飞…”女人又扭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嘴角勾着一丝恬静的笑意,轻轻的说:“我爱他。”“我也爱你妈妈。”小飞看着女人。

  “你爱他?你爱他??…”二叔手哆嗦着,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又回头看孙月,看着她的大肚子,忽的大吼一声:“你们疯了!!都疯了!!!”话音未落,二叔已大步跑到门口,开门冲了出去。

  -“哥,不是我跟二叔说的啊…”亭亭犹豫着从门里出来。

  客厅里静静的,周飞和孙倩仍是并肩站在原地,孙月坐在沙发上,都不说话。

  “叮,叮…”客厅响起手机铃声,四个人身子同时抖了一下。

  孙倩拿起手机,放到耳边。

  孙倩站在那里,呆呆的听着,忽的手一松,手机掉在了地上。

  “什么事小倩?”“琳琳…琳琳让车撞了…”##############################################医院。

  “医生,我妹妹什么情况?!”周飞抓着一个白大褂急急的问。

  “大姐,兄弟,真不是我的事啊!还没换绿灯呢,她忽的就冲了出来…”旁边一个大汉向他们解释着。

  “什么情况,检查完才能知道…嗯,这个是撞你妹妹的司机…你妹妹是他送过来的…嗯,我们也报警了…哎!小伙子,你干什么”“说!”周飞抓着大汉的衣领,狂吼:“说!!是谁安排你干的!!”“大姐!”大汉看旁边的孙倩:“什么安排…”“说是谁让你干的!信不信我弄死你!!”“喊什么喊?!!”周飞身后一个小护士冷冷的斥责:“这是医院知不知道?!!”—交警支队。

  周飞站在一台电脑旁,他身旁站着韩叔。

  “小飞,好了,别再看了,啊…怎么看也是你妹妹自己闯的红灯,嗯,不过那司机确实也有责任,他当时估计是想急着换信号灯前开过路口…”“…”“他踩了急刹车的小飞,肯定不是故意的…否则你妹妹会给撞得更重…”“…”“小飞!你醒醒…你这出来好长时间了,快回医院,你得回去陪陪你妈妈,看看你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医院。

  深夜。

  病房。

  “小飞,是我害了你妹妹…”孙倩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女儿,喃喃说。

  “不关你事小倩。”“是我害了琳琳…”“小倩,别自责了,再说,医生不是说了么,我妹妹应该没事。”“可,小飞,为什么你妹妹还不醒?…小飞,你能不能再去问问医生啊…啊,你去找那个方医生,方医生应该更厉害…”“小倩!”周飞把女人搂在怀里:“别说话了,快,我抱着,你先睡会儿。”“琳琳真是自杀的么小飞?”过了会儿女人又问:“怎么可能呢?!”“…”男人不说话。

  “哥,”旁边的亭亭说:“我二姐应该就是想自杀。”“嗯?”男人、女人一齐看向她。

  “我二姐经常在晚上躲在被窝里哭…”“亭亭,胡说!你姐姐最近笑的比以前多多了…”“她是装出来的妈妈…二姐那个新交的男生,也是她让我跟你们编的…她还是喜欢哥哥的…”亭亭声音一低,低着头说:“哥哥,你别生气啊,我…我不理你也是装的…”女孩低了头沉默半天,忽的声音一高,说:“哎呀,都怪我同桌!她说要想男人重视你,必须要对他爱理不理的…”“那你二姐也用不着自杀啊?”孙倩说。

  “…”亭亭仍是低着头:“我偷看姐姐日记了妈妈,二姐说什么都是她害哥哥要被人骂,是她害哥哥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嗯,还说自己是坏女孩,是淫妇,喜欢自己的亲哥哥…”“…”“说那个…哎呀!反正就是那些麻麻的话么…”“…”-这时,病房门给猛的推开,冲进来一个少女,后面跟进来孙月,想拉她没拉住。

  “琳琳怎么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喻喻冲着屋里两个人大喊。

  “小喻,”女人看着她:“对不起啊…”“你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我问你琳琳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周喻喻冲着女人吼。

  “…琳琳,她…想自杀…我对不起你们喻喻…”女人哭。

  周喻喻转身狠狠的盯着男人:“是不是你又欺负琳琳了?!”“…”“你现在满意了?!”“…”“把琳琳害死你就满意了?!啊!!…”周喻喻倒在地上,手捂着脸,大张着嘴,看着周飞。

  “琳琳自杀还不是你害的?!”“…”“给琳琳找牧师,找心理医生…我操你妈,你才有病!”“…”周喻喻仍是狠狠的瞪着他,不说话。

  “看看你这鸡巴样!仿佛全世界都欠着你的,刚才你怎么跟妈妈说话的!!你那是什么态度,妈妈当年不把你生下来,用得着你现在在这儿撒泼?!”“…”“我就打你这个不孝不敬…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爸爸当年碰你一下,你就把全家人当仇人?你是不是有病?…你以为妈妈让着你是怕你,那是因为妈妈爱你…看你对妈妈那个鸡巴态度…”“我,我要弄死你!!”周喻喻咬着牙,起身扑上来。

  “小飞!小飞!!”这时孙倩大喊:“琳琳醒了!琳琳醒了!!哇!!!…”说着孙倩便大哭起来。

  -琳琳眯着眼,皱着眉,绵软无力的缓缓说:“好吵啊你们…”-医院。

  黎明。

  床前,周飞呆呆的看着妹妹安详的小脸,一动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琳琳醒来,缓缓伸出手去,把男人脸上的泪擦了去,笑了笑,细似无声的说:“哥哥,你真爱哭啊!…一点也不男人啊…”“…”“我没事的哥哥,我会好好活的…”“…”“当时我不是想自杀的哥,那是个意外…我当时只是一时失神了…真的…”“…”“哥哥,对不起啊…”“…”“我想过自杀的…昨天,我去了那边楼顶天台…我最近活的好累啊哥哥,我受不了了…我想,只要死了,一切都可以解脱了…”“…”“我在天台上站了一上午…我还是没跳…”“…”“我不是怕死啊哥哥…当时,我只是想,如果我那样死了…哥哥…哥哥肯定会伤心的…”“…”“我不想让哥哥为我伤心…”“…”“哥哥,你别哭了…你别哭了哥哥…”“…”-病房,旁边床上并肩躺着两个女孩,这时,年长的一个慢慢的睁开了眼。

  ---67、遗言-琳琳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有许些的脑震荡,留院观察了几天后,便回家休养。

  这些天周喻喻也不回学校,几乎一步不离守着琳琳。

  -家,餐桌。

  “亭亭,你两姐姐还不出来吃?”孙月问。

  “还是老样子,”亭亭撅着嘴:“说等咱们吃完她们再吃。”周飞噌的站了起来,冲琳琳房间走过去,给亭亭紧紧抱住,男人不理,拖着亭亭继续走,这时孙月也上去抱,看着女人的肚子,男人终于不动。

  “小月,她这是非要逼死琳琳不可!”男人回身说:“我不能不管!”“你就不能小点声?!”小姨压低声音:“你这浮浮燥燥的哪行?你这没多久就是当爹的人了!”“…”“跟我回去吃饭!”-孙倩房间。

  周飞敲门进去。见亭亭也在。

  “小月,你找我?”“小飞,我跟你妈商量了一下,也觉得琳琳老这样早晚会再出事,所以,我想找你商量一下,怎么解决才好。”“把那骚逼赶出去不就行了?”“小飞,”孙月叹了口气说:“首先,那是你姐,不是骚逼,你不能把你姐赶出家,另外,你就是把你姐赶出去了,事情就解决了?”“嗯?怎么就解决不了了?那骚逼离开琳琳,琳琳自然而然的就好了。”“唉,”孙月又长叹一口:“最近你怎么回事小飞,考虑事情越来越简单了,我问你,琳琳出事前,你姐在她身边么?”“…”“跟你说小飞,你即便是杀了你姐姐,她还是会影响着琳琳。”“那小月,你意思是琳琳就没救了,一辈子要受那骚逼控制了?”“小飞,我有个方法…嗯,也跟你妈、亭亭说了,她们也觉的可行。”“嗯?”“操你姐姐!!”“…”“喻喻在她心目里的威严不去,琳琳的心病去不了…小飞,你要让琳琳看到,她高高在上的姐姐其实跟她一样。”“…”“让你姐也爱上你的鸡巴!!”##############################################卧室里,自己的小床上。吴心尘正全身赤裸着,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小嘴闭得紧紧的,小屁股不住的打着圈的扭动着,上下挺耸着…这个小女孩给周飞操了不多天,但已经掌握了千百种不同的作爱技巧,其领悟能力让男人很吃一惊,唯一让他别扭的是,这个女孩自始至终不跟他说一句话,也不叫床,一声不吭,但高潮时的反应却大的惊人,能颤抖上好几分钟。

  小女孩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心,喜欢看A片,经常拉着男人与她一起看,当看到一个新的样式,她会转过头来,眼里闪着光芒,男人便明白她的意思,立即点了暂停键,按A片里的姿势与她实验开来。

  她对性爱的瘾,有时让男人都有些恐惧,尤其是配以那么清秀恬静的一张小脸,尤其当想起,其实她还只是小学生。

  女孩想要了,也从来不打电话给他,只是发短信,也是很简短的几句,也很淫荡,很难想像是由那样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按出来的,一般是“我在XXX,快来操我”,或是“你在哪里,我逼痒了”,甚至是“来我们学校,我在女生厕所等你”――这次男人差点栽在里头――给她学校的教导主任堵在了里面,最后只能动了武,把那位好奇的大哥打昏才得以脱险。

  在放学后男人教室里操的那次也不顺,中途给查校的老师听到声音,开门进去。幸好那次,他只是把她下面牛仔裤撕了洞插进去的,虽然是慌乱一片,终究也没留太多把柄,除了课桌上、下粘稠的几大滩汁液。

  在女孩家里,两个人则作遍了每个角落――厕所、餐厅、厨房、楼梯、她姐姐房间、她父母房间…有一天,男人在她们家作客,她竟当着父母的面,把手悄悄伸到他裤裆里,撸他的鸡巴。

  又有一次,与她看电影的时候,她装着犯困,用毛巾蒙着头趴在他大腿上睡觉,其实她是给他含了全场的鸡巴,还把控着节奏,折磨着他,始终不让男人有机会射出来。

  …让男人最恼火的一次是,一次看A片,里面几个男人在操着一个女人,女孩看着看着忽的转过身,眼里又发出亮光,男人勃然大怒,把她妈、她小姨叫过去,蒙上她的眼,一根真鸡巴两条假鸡巴一起把小女孩操了半宿…-小悦敲门进来,看着床上的亲吻的一对裸身男女,说:“来客了。”周飞挣开吴心尘的纠缠,抬起头,见门口,小悦身边站着一个女人,挺着很大很大的一个肚子。

  那女人指着自己的肚子,静静的说:“你的…”-客厅沙发上。

  “什么时候回来的?”周飞问。

  “昨天。”刘雨蝉轻轻的回答。

  “怎么现在才回来?”“原本不想回来的。”“嗯?”“我想摆脱你。”“嗯?”“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找一个只喜欢我的男人。”“…,哦。”“我改主意了。”“哦…”##############################################晚上,周飞开车来到Y市XX学院。

  学校一个角落,车里。

  周飞看着手里厚厚一大摞的本子,一阵头大,一边摇头一边喃喃说:“看这标头,应该是教育局的东西,应该全是账目…我也不懂,但如果是你爸留给你的,应该很重要的,你再仔细说我听听小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今天上午,银行那边人找到我,说这是我爸去年在他们那儿办理的贵重物品存储业务,费用一年一交,当初的协议上写明,如果费用逾期不交,这个包裹自动由银行方面退还给办理人女儿。”“…”“我能感觉一些,但也不是太清楚我爸为什么要这么做。嗯,包裹里还有一张三百万的存折,也是给我的。嗯,这还有我爸留给我的信。”周飞把信纸展开,上面字迹已经模糊一片,象是被雨淋过,不由抬头看女孩,见她眼里又渗出了泪,明白当女孩第一次看到这张纸条时,是何种心情。

  信上写着――“小翎,别难过,收到这个包裹的时候,爸爸肯定已经不在了,我死的时候你肯定已经为我流过泪了,所以,这次就不要再哭了。那些帐目你可以帮你老爸邮给中央纪检委,不过千万千万记得要用匿名,别的事…小翎,你不要管不要去打听,你的生命还很长小翎,答应爸爸,你要好好的快乐的活着,找个棒小伙子给他生孩子,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辈子。爸爸还给你留了点钱,不多,希望你不要怪老爸太抠门,哈。小翎,爸爸爱你。”“这包裹的事你还跟谁说过小翎?”男人皱着眉。

  “只有你,看到这信,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女孩看着他:“怎么啦?”“你秀秀阿姨也没说?”“嗯,没。”女孩微微红了脸:“我想先给你看看。”“…”男人良久不语,说:“这样小翎,这存折你收拾好,里面的钱先别动。这些帐目也不要急着邮,放我那里,我找人看看里面有什么文章――可能能从里面找到害死你爸的人。”“…”女孩湿着眼,点点头。

  “对了,这事,你谁也别说,包括你秀秀姐,明白么?”“…”“还有,小翎,你一定要听你爸的话――他的事情,你不要想太多。一切交给我就可以了。”“…”女孩又点点头,眼泪又淌了下来:“可,我想我爸爸…”-回X市的路上,车里,周飞眉头紧锁,口里喃喃自语着:“教育局,教育局…舅舅,教育局可是你分管的吧?――难道真是你害的宫校长么?杀人对你来说,难过只像捏蚂蚁么?…”##############################################夜。

  第一夜。

  家。

  周飞,孙倩,孙月悄悄来到琳琳、亭亭屋前,轻轻敲了敲门。

  门开了,亭亭从里面探出脑袋,压着声音说:“那药应该起作用了,都睡了。”周飞走到琳琳床边,看着床上的两个女孩,轻轻把那个大一些的抱了起来,感觉着那臀肉的丰满,不由的在上面揉了一揉。

  “小飞,你干什么,对你姐放尊重些!”小姨压着声音训斥他。

  “…”男人愣在那里――这是什么道理,可以操逼,现在摸一下就不可以了?“姐,你确定小妤也把汤喝了么?”小姨问。

  -孙倩房间。

  周喻喻慢慢的睁开眼,待看清眼前的情景,不由的要高叫起来,却叫不出声――嘴给什么堵的死死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响。

  她的眼前正竖着一根参天的巨根鸡巴,而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正艰难的在上面套动着,一波接着一波的透明汁液慢慢的沿着鸡巴流淌下去…这个女人分明是自己的妈妈,女孩向身下看,见一个女人正背对着自己,蹲在那男人的头上,而那女人下胯紧紧贴着男人的嘴,男人正伸着舌头,舔弄着女人的两片阴唇…那女人的背影好像是自己的小姨…这时,那女人似乎受不住,抬起胯来,女孩瞅见那个男人的脸――确实是自己的弟弟!女孩早就怀疑她们之间的肮脏关系,可真看到这种场景,心里还是给震了一下。

  女孩这时才想起挣扎,却发现,她四肢给胶带缠着死死的,哪能动半分?这三个狗男女无视她的存在、她的醒来,继续做着肮脏的事情。

  这时,从床上又上来一个小女孩,灯光映照下,分明是自己的小妹妹亭亭!周喻喻这时发了疯的挣扎起来。

  -亭亭看了她一眼,低下了头,说:“大姐,这次我跟哥哥他们一伙,你不要怪我好么?”那神情、语气,仿佛地下党的一个叛徒在指认他出卖的同志。

  这时,孙倩从男人的脸上起身,让地方让亭亭跨上去。

  亭亭跨在男人的胸脯上,指着自己的乳鸽,骄傲的说:“哥哥,看,快有二姐的大了。”“亭亭,半年不见,你的小逼丰满了很多啊,快来,让哥哥尝尝,是不是还是以前的味道。”听到他们对话,周喻喻又唔唔起来。

  唔唔声里,只见妹妹熟练的跨上了她哥哥的头上,把胯下的小肉逼缓缓向男人的嘴里送。

  -良久。

  屋里静静的,周喻喻的唔唔声早停下了,大睁着眼,一动不动像个冤死的人一般的躺在那里。

  这时,她的最小的妹妹正骑在弟弟的鸡巴上,忽急忽慢的提耸着,喘息着,从肉缝里不断涌下粘稠的液体,与鸡巴上她妈妈遗下的混在一起…-良久。

  周喻喻看着那根鸡巴仍挺立在自己面前,自己的妹妹,妈妈,小姨,正交替着舔弄着…-男人起身,看着女孩胀红的脸,端详片刻,喃喃说:“她是浪?还是那药真的那么好用?”然后也不管女孩如何反抗,一会儿便把她仰面向上,四肢张开着,用布带捆在床的四个腿上。

  男人趴在女孩的胯间,呆呆看着内裤间那湿湿的几乎要渗出水的地儿,喃喃说:“整天装清纯,原来是个骚货…”女孩唔唔声又起。

  男人与女孩对视着,坏笑着,缓缓把那湿漉漉的内裤顺着白皙的大腿褪下去,欣赏着女孩的挣扎。

  —男人盯着女孩的阴户,那细细的肉缝周围,像是刚刷过一层油漆,肉缝的上端,阴蒂如草芽般的直直竖立着,而再往上,则是浓密的几不见任何缝隙的阴毛…“多骚的骚逼才能长出这么浓的逼毛啊!…操!…小月,看看这个骚货,阴蒂都挺得有我鸡巴长了…”女孩下巴颤抖着,怒视着他。

  男人不理,径直俯下头,也没兴致仔细舔弄,张开大嘴就把整个肉逼含住,深深的吮吸了一口。

  这时,女孩身子陡然拱起,阴唇一张,阴蒂下沿小口一开,一股尿液激射而出!三个女人大张着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时,女孩脸胀成紫红,呜咽声里,身子竟又拱了起来,又一柱尿液射了出去!男人给喷在脸上的第一泡还没来得及擦,第二泡又射了来,更是直接射进了他惊讶张开的嘴里。

  男人也不去擦脸,没给女孩任何喘息的机会,又低下头,含住那尖耸的阴蒂抿住,再向上猛的一提。

  女孩身子再次拱起,比第一次更急更高…男人偏头躲过女孩的再次潮喷,这时鸡巴硬的几欲抽筋,顾不了再去挑逗她,双手把女孩仍在抖动的大腿死死抓牢,挺着鸡巴,把龟头按了进去,女孩似乎感觉到危险,下胯拼命的左右扭着,那肉龟却像长了倒刺,无论女孩如何扭甩,始终卡在肉逼里。

  女孩的处女膜很浅,这时已然罩在肉龟尖处,男人感受那肉膜的坚韧,身子向前一压,鸡巴如标枪一般的向逼缝深处刺去!---68、奸姐-女孩这时一点声音不出,只是剧烈的抖动着下胯,竭力想把男人的鸡巴抖掉,可那么长的一根东西,一旦全根扎了进去,哪里能抖的掉?女孩的阴道内热得出奇,男人只觉那鸡巴下一刻就要融掉,而那紧窄无比的肉道如一只小手,把它的鸡巴一点一点的向里拽去,同时,肉道深处又似乎生出一股吸力,裹着肉龟向里拖…这时,男人双手搭着床面,向上一撑,鸡巴从肉穴里,呼啸而出。

  随着男人龟棱这迅猛的一刮,女孩唔的一声,身子又拱了起来,肉逼停在半空,半晌,又激射出几道尿柱,打在男人的胸口…另三个女人呆呆看着这对男女,只见男人这时脸上、胸口淋着尿液,而那硬挺的鸡巴上正有一滴血珠混着淫液向床上滑落;而女孩,虽说已停止了潮喷,那丰腴的肉胯仍在上下不停的摆动着,同时,嘴里唔唔一片,鼻息忽缓忽急,仿佛下一刻就要喘不上气来…看到这里,孙倩也不管男人同不同意,冲了过了,急急把女儿嘴里的内裤掏了出来。

  -女孩终于平静了下来,嘴里的内裤虽已被拿去很久,嘴却仍是张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仿佛男人的这一鸡巴把她的魂插散了。

  看着女孩这副样子,男人却并没打算放过她,他深知打铁要趁热、痛打落水狗这两大道理,毫无犹豫,那鸡巴映着光又捅了进去!随着男人这一捅,女孩身子又摆动开来,这次,男人不再理,提速抽送起来,几十抽之后,把鸡巴再狠狠的向外一拽!女孩身子再次拱起…-窗外的夜很静,室内更静。

  男人挺着鸡巴跪在女孩胯间,上面女孩泄出的乳白色浆液尤自未干,他胯下孙月特意垫上的一块被单又全然湿透。

  女孩静静的躺在那里,双手双脚大分着,小嘴微张,嘴唇干裂,嘴角处一股透明的口水缓缓溢出,眼睛仍是看着天花板,身子不时要抖动一番…男人上前把女孩手脚的布条解开。

  孙倩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女孩嘴边,含着泪说:“喻喻,喝口水吧…”女孩依在妈妈怀里,低着头,手里拿着水杯,默默的喝着水,两行泪顺着脸庞悄悄滑落,在水杯里溅起一串水花…##############################################郊外一处树林,林间两辆车。

  其中一车里三个男人。

  “这是朝阳的吴总,这是九城的周总…”“别,陈叔,吴叔,叫小飞就可以了…周总可受不起――我只是个小字辈,不学无术,只是靠着点后台在撑场面。”“嗯,”陈会计咳嗽一声,递上一个文件袋说:“这是朝阳的一部分内部资料,小飞,你收下,就算是吴总的投名状。”“好!陈叔,辛苦了!吴叔,咱们来日方长!”-“陈叔,我这有点东西,还得你麻烦看一看。”说着,周飞递过去一个本子。

  “…”陈会计翻着,脸色越来越凝重。

  “怎么啦陈叔?”“是近几年咱们市的教育经费,给人挪用了。”“嗯?多少?”“…就这一本?”“还有一堆,嗯,陈叔,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大体算一下,就今天,这里?”“那需要时间呀小飞…嗯,要不这样,我呆这边,让你吴叔先回去。”“好!”##############################################周飞忙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家,匆匆扒了几口饭,便和妈妈小姨又过去姐姐的敲门。

  男人熟门热路的再次把喝了饭后甜汤,正睡得死的姐姐抱到屋里。――这是第二夜。

  把鸡巴顶在逼口,男人俯下身盯着女孩的脸,在她刚睁开眼的一瞬间,鸡巴卷着风插了进去!女孩“啊”的一声大张开嘴!男人丝毫不给她喘息时间,马上把鸡巴速度提到最大,几秒间便经过了几十抽,然后,龟棱刮着逼缝迅速的抽离肉穴,看着女孩咬牙强忍的样子,感觉着下面女孩腰胯拱到他的腰间,给挡住,然后,几股热流打到他的胯上…女孩趴在床上,男人从后面扒开两瓣丰腴的屁股,把鸡巴对准肉门,猛的再插进…-男人熟门热路的又一次把喝了饭后甜汤,正睡得死的姐姐抱到屋里。

  第三夜。

  女孩跪在床上,男人半蹲在她身后,鸡巴在肉逼内钻动着,带出一股又一股的浆液…女孩渐渐受不住,向前爬去,男人却贴着她,无论她爬的是快是慢,胯下的鸡巴一刻不离那温热的小穴,大女孩忽的停下不动的一瞬,把鸡巴住里猛的一刺,再一搅,然后迅速的提了出来…女孩呜的一声鸣叫,后面小胯张开,几股尿液激射而出,打到床单上…男人站在地上,端着女孩的双腿,女孩趴在男人怀里,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身子随着男人的挺动,迎合着…-男人再一次把睡得死的姐姐抱到屋里。

  第四夜。

  男人坐在床上,女孩坐在他胯上,两只胳膊搭在男人肩上,小腿支撑着重量,小屁股飞快的耸动着…男人俯下头,吻她的耳垂、脸颊、鼻尖、嘴唇…女孩伸出小舌,与男人吻在一起…-男人又一次把姐姐抱到屋里。

  第五夜。

  男人挺着鸡巴站在木地板上,女孩跪在他面前地毯上,听着旁边妈妈的吩咐,小舌在男人的鸡巴上吸吮、舔咂不止…这时,微开的门给忽的撞开,琳琳踉跄着跌倒在地板上,小眼仍然不离哥哥的那根鸡巴,姐姐的那张嘴…这时,从门口又进来一个人,却是徐妤,静静的看着屋内的淫靡场景…“小妤,你怎么没睡觉么?…”孙倩张着嘴,又看向妹妹:“小月,怎么回事儿?今晚不是只琳琳的那碗汤里没下药么?”“对啊?谁知道为什么小妤也醒了。”孙月看向周飞:“小飞,是不是你搞的鬼?”“小月阿姨,”这时徐妤说:“我第一天喝那汤就感觉有问题了,从第二天起就没喝,只是偷偷倒了…哦,对了,我跟琳琳、喻喻姐她们也都说了这事了。”“琳琳从第二天就没喝汤?”“…”琳琳点点头。

  “你姐也没喝?”“…”琳琳再点。

  “那喻喻…”孙月看向地上女孩:“可,可每天我们过去,你都睡的很死的啊!”“…”周喻喻跪在地毯上,不说话。

  -夜很深。

  周飞大刺刺的坐在床边,地毯上,琳琳、亭亭与姐姐跪在那里,一起含舔着男人的大物…她们的小姨在一边定定看着,缓缓在床上站起身,把小逼扒开凑近,说:“小飞,给小姨舔舔…”##############################################几天后。

  天上人间。

  周飞仰躺在一张大床上,一个女人坐在他的嘴上,他身上鸡巴上正挑着一个长的颇为秀巧的女孩,鸡巴旁一个稍长一点的女孩,正在舔着小女孩的阴蒂处。

  十分钟过后,鸡巴上已换过一回,这时,女人把小逼从男人的嘴处拿开,看着正在鸡巴上耸动的女孩,示意她让地儿,然后跃了上去,而那女孩则不情不愿的把小逼向男人的嘴处递来,嘴里喃喃有声:“妈,你怎么老这样,再这样我跟妹妹就要生气了啊…”-“小依,绿岛那个开发项目,你们…”满头大汗的男人正抱着满脸是汗的女人。

  “穿衣服!”女人板起脸。

  “嗯?”“我叫你穿衣服!”“嗯?”“这种事能光着屁股谈么?快把你鸡巴塞内裤里!”-“好,说吧。”女人穿戴整洁的坐在沙发上,一边拿着小镜,化着妆。

  “绿岛那边你们家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行不行早给个…”“你一个小屁孩懂个屁,翻了几天课本就以为自己无所不会了?”“嗯?”“我问你,最初那块地是你起头买的?”“嗯。怎么啦?”“你有病!你想死也没这种死法…啧啧,小子,真不明白,你怎么能活到现在的――你花了那么一大笔钱买那块地,如果那港口的事成不了,你所有的钱都得赔进去,成了呢,那些个人会把你们吃的骨头也剩不下一根。”“…”“你以为港口的事成了,你就发了?我呸!那么大的一座金山,你以为是你们一个小市长,一个破副书记能吃得下去的么?看过书吧,看过武侠书吧,知道那个狗屁屠龙刀吧,它在高手手里是把宝刀,在个小屁孩手里则只能用来抹脖子。”“…”“你就是那个小屁孩知道么。你这是幸好遇到我知道么,幸好鸡巴长操的我舒服知道么,幸好…啊!…”女人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最后落到了床上,看着男人大怒:“你干什么?!”“小霜,小情,把你妈的胳膊给我把住了!”“你要干什么?…你们敢!”“我不谈事了,我要扒衣服她妈的操死你!”-“小依,绿岛的事吧,”女人一身汗的趴在男人身上,小逼仍给串在鸡巴上,男人抱着女人淡淡的说:“这几天你们赶紧把前期资金投进去,给带个头…”“嗯…”女人头埋在男人怀里,像是已经给操死了。

  ##############################################年末的时候,市里各大报纸用整个头版祝贺新市委书记的走马上任。――据称老书记是由于身体原因早退。

  新任市长叫董忠,跟周飞还沾点亲戚,是他姨夫的伯父。

  期末考试出了成绩,可能由于前些日子周飞同学操劳过多,再一次给韩冰同学压在了下面,只得了个第二。

  新年总有很多事要忙,尤其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大年初二,周飞陪苏雪去了她老家,之后,又去了北京陪崔千柔见父母,或者说是见她的父亲和半个母亲――她老妈由于前些年得了抑郁症服药过量,成了植物人。

  她家里对他还算满意,尤其是她的哥哥,说话办事用霸道已经很难形容,如果不是周飞年纪还不到结婚年龄,她哥哥肯定会逼着他立马把他妹妹娶了。

  担惊受怕里,周飞也有点自喜,感觉受到了重视,有些奇货可居、供不应求的小得意…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又是几周过去了。

  这天周五,周飞在九城集团与朱子航谈着事情。

  朱晴给他们倒着茶水,小姑娘这天里,一直是心神不宁的。

  “啊。”周飞猛的一缩――女孩把水倒在了他手上。

  “啊!”女孩慌乱的去帮男人擦,却忘了手里还拿着茶壶,结果把整个茶壶又扔到了男人怀里。

  “啊!!”周飞再高叫一声,一个高窜起身,只觉裆里的鸡巴一下子熟了。

  -晚上周飞原本打算去李秀秀那儿的,这边赵小雅却坚持这天晚上必须得陪她。

  周飞有些奇怪――赵小雅很少这样的,或者说是从来没有,她从来都是唯男人是从的。

  -夜很深。

  女人卧室。

  “宝宝,今天到底要给老公什么惊喜啊?”男人全身赤裸,眼给黑布条罩住,四肢大张着躺在床上,色色的问。

  “等会儿就知道了老公。”女人说:“不许耍赖啊,不许偷看。”-朱晴全身一丝不挂,一只手搭在胯间,一只手护着胸,走到床上,眼睛飘忽不定,一会儿看着地面,一会儿看着床头,当扫到男人胯间那高耸的大物时,匆忙的躲闪开。

  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显然是明白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呼吸明显的加重了起来,鸡巴在胯间也晃动开来。

  朱晴站在男人身边床下,低头看着地面,一动不动。

  赵小雅拿起她的小手,轻轻搭上男人的鸡巴,小手挣脱了几下,终于抓住,颤抖着。

  “别怕小晴,瞅瞅,它可爱着呢。”女人安慰她。

  -朱晴蹲跨在男人胯上,一只小手撑着床面,一只扒着逼缝,调动了半天,终于让它抵在了龟尖上。

  五六分钟过去了,朱晴颤抖着身子,脸上已冒着大滴的汗珠,仍是一动不动。

  “往下坐啊小晴,”旁边女人又催促了一遍:“不痛的…嗯…就痛一下的,我当时也是这样第一次的。”女孩又呆了半天,忽的咬着猛的向下一坐!却马上又向上猛的一窜,倒在床上,委屈的说:“小雅姐,我不来了,我不来了,疼,改天吧?”“…”赵小雅想了想说:“也许是你下面不够湿的原因,嗯,他那东西也太干,要不…我先给你演示一下,也一便给它润润…”-女人呻吟着在男人身上起伏着,开始的时候,还在控制的速度,好让旁边女孩看的更清楚,慢慢却忘了,速度越来越快,又拿起男人的手,让它去摸她的阴蒂…“小雅姐?”女孩不由的叫了一声,她一时给女人的疯狂惊住了――这哪里还是平常见到的温文尔雅说个“屁”字都要脸红半天的大姐姐?赵小雅猛了停了下来,仿佛一下子给凝在了鸡巴上,慢慢的把鸡巴从肉穴里拖了出去。

  低着头,红着脸,也不看女孩,说:“小晴…就是这样…”-朱晴重新蹲了上去,按她小雅姐的建议,不断的扭动着腰,仿佛是打算把鸡巴像拧螺丝一般的拧进阴道里去,淫水不止的从逼口溢了出来,一层一层的涂着下面本就湿淋淋的鸡巴。

  “啊!”女孩高叫一声,两腿剧烈的晃动着,说:“小雅姐,进去了么?”“…只是头进去了小晴”赵小雅犹豫了一下,轻轻的安慰说:“头进去了下面就容易了…”-“啊!”女孩又高喊了一声,全身哆嗦着,小脑袋这时已是湿湿的,带着些许哭腔又问:“进去了吧小雅姐?”赵小雅看着鸡巴只套进了半根,这时,两股暗红色的血丝从逼口与鸡巴的连结处溢出来,缓缓沿着鸡巴向下淌,一时无语。

  过了会儿,说:“应该是到底了吧小晴…我也不是太清楚…听说,女人的阴道不是都一样深的…要不,你再坐坐?”“啊!!”女孩又尖叫一声。

  下面鸡巴只余下三分之一。

  男人这时坐了起来,罩眼的布也不知何时给他拿了去,看着女孩。

  哪里还是最初恨不能吃了他的恶狠狠的样子。

  女孩颤抖着身子,眼里含着泪,一副可怜相,看着他,嘴唇一抖,说:“疼…”—夜,两个女孩大汗淋淋的躺在男人怀里,男人拿起一边的手机。

  电话响,一个女孩淡淡的声音:“我爸生日,让你明天来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