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知己 61、许秋 62、心尘
作者:风中影      更新:2018-10-20 14:13      字数:0
  -60、知己-这天,放学后。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九城集团办公楼。

  老总办公室里,周飞坐在沙发上,听着朱子航跟他讲着公司最近的发展。赵小雅静静坐在一侧,只是认真听着,不插一句言。

  那绿岛开发区的地倒是批下来了,只是那海港的开发至今没影,那海港一天不开发,开发区那边就是一块废地,估计现在很多知道消息的人都在看着九城的笑话,如果不是周飞通过舅舅、刘市长的关系压着各家新闻媒体,还不一定会出来什么样的报道。

  九城原来停断的几个工程,在有了银行的新货款之后,重新启动,一切进展的极为顺利,市里各家报纸一改以往的唱衰,尽是甜言蜜语,连周飞这等厚脸皮的人看了也是脸红不止。

  其中的一个楼盘已经完工,下个月就要交付开业售楼,刘市长已经答应亲自过去为他们剪彩。

  朱子航正谈着,这时,朱晴敲门进来。

  给三人续了茶水,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盒,扔到周飞身边沙发上,冷冷的说:“给你!”“…”“一个老大夫推荐的,外涂药膏,说用这个好的比较快,伤疤也不会太显。”“…”“我是帮小雅姐打听的,你别想太多啊!”“…”“每天一次就可以了…啊…”女孩忽的走上前,端详着男人的粽子胳膊说:“这是谁给你缠的绷带啊,到底会不会呀…会让伤口恶化的知道么?!…”“…”“哎呀!你愣着干什么?!”女孩皱着眉:“把手伸过来!”女孩半跪在男人身前,把男人胳膊上的绷带松开,又重新缠上。

  女孩站起身,可能感觉屋内气氛有些不对,忙又解释:“你们别想太多啊,我只是帮小雅姐而已!”--朱总办公室。

  朱子航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里的资料,半晌却看不进去一个字,终于叹了口气,把资料扔到了桌子上,眼望着天花板,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

  朱晴敲门进来收拾茶具,正要出门,给朱子航叫住。

  “跟爸聊一会儿天。”朱子航说。

  -父女两人坐在沙发上,隔着茶几,面对面坐着。

  朱子航端详着女儿,朱晴瞅着手里茶杯。

  两个人都不说话。

  在父亲的注视之下,朱晴的小脸越来越红,忽的嗔道:“爸!有什么事你说嘛!…都有什么好看的嘛!”“小晴,你最近变化很大啊…”“嗯?”“嗯,开朗了,也爱笑了。”“怎么,爱笑不好么爸?”朱晴笑。

  “…”朱子航看着女儿的笑脸,忽的有些发呆,慢慢湿了眼。

  “爸,怎么了?”朱晴看着男人。

  “…,嗯,啊…”男人擦擦眼,说:“刚想起你妈了…你笑起来跟你妈年轻时一个样…”“…”“小晴,”朱子航忽的语调冷淡的说:“别跟他走得太近,他跟你小雅姐的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说什么啊爸!”朱晴仍是看着茶杯。

  “哎,”朱子航叹了口气:“小晴,爸怎么着也是过来人,爸爸不傻。”“哎呀,爸!你都说什么啊!”朱晴噌的站了起来,拿起茶盘向外走。

  走到门口回头又说:“爸,今晚我要跟小雅姐出去吃,晚饭你自己解决啊!”##############################################同时,城市的另一边。

  朝阳集团。

  “老吴,你说九城那帮人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啊?…哈!哈!!…绿岛那边是他们能动的么,…操,嫌死的不够快…好!既然这样,我就先不动他们,看他们怎么一步步往棺材里走!…”王刚心情极好。

  “…”“老吴!你在想什么呢?!”##############################################餐厅,餐桌。

  一家人安静着吃着晚饭。

  周飞左手拿着匙子,别扭的去盘子里掏菜。

  孙倩正要去帮儿子夹菜,瞅了眼四周的人,把已经伸出去的筷子缩了回去,跟她一同缩回去的还有她妹妹孙月,这时,徐妤把周飞想吃的菜夹到他碗里,静静的问:“哥,还想吃哪个?”亭亭看了徐妤一眼,又白了哥哥一眼,小嘴撅了起来,正要说什么,忽的注意到男人的粽子胳膊,眉一皱,说:“哥!你的绷带怎么回事?”周飞看着自己的粽子手,问:“嗯,什么怎么回事?”“人家早晨明明给你缠的那么漂亮的!你看现在,谁给俺动了,丑死了!”“…”“啊,对了哥,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不是都说了么,让玻璃划了一下。”“我问你怎么就叫玻璃划了啊!”“亭亭!别吵你哥,吃你自己的饭!”孙倩说――她的小肚子隆起已经很明显了。

  “妈妈,你怎么怀上小弟弟也不早跟我们说啊。”“谁说是小弟弟的?”孙倩瞪她:“有可能是小妹妹呢。”“…”亭亭半天不言语,忽的又低声说:“妈妈,我说了你别生气啊…”“…”“人家书上说了,妈妈与儿子是不可以有小孩的…”桌边几个女人一齐看向男人,脸上挂着各类不同的神情。

  男人接连咳嗽几声,忙去倒了杯水,回来喝下。

  “亭亭,”小姨这时板着脸说:“这样的事以后别在吃饭的时候说好么?”“小姨,”亭亭天真的看着女人:“那天姨夫骂你,说你怀了哪个王八的野种…是哪个王八的啊?”说着,拿眼去瞅男人。

  男人又咳嗽几声,端起水杯又开始喝水。

  “小姨,”亭亭又问:“你夜里肚子痛的毛病还没好么?”“…”“我昨晚上厕所,听你又在屋里叫了小姨,比以前声音更大了耶…你是大夫也治不好么小姨?”说完,又拿眼去瞅男人。

  男人又拿起水杯,发现已经没水了。

  “哎呀,妹妹,别说了。”这时琳琳在旁边说:“你看哥哥都没法吃饭了!…是吧哥哥?!”琳琳看着男人轻轻的笑,又四下看看,说:“哥,妈妈,小姨,徐妤姐,你们接着吃,我饱了,去写作业了!”-“琳琳最近变得越来越开朗了啊。”小姨对妈妈说。

  “这样才好么,小女孩就该活活泼泼的么…”孙倩点点头,看了眼亭亭又说:“不过,太活泼了也不太好…”“…”亭亭看着姐姐的后背,小嘴一撅,想说什么,却又闭死了。

  低下头闷声往嘴里扒着饭菜。

  #############################################学校。

  一晃眼又是几周过去了。

  这几周,X市一中高三四班,不太平。

  首先,班上班长王军同学,在过了生日之后,便再也没回学校,连留在班上课桌上的教材也是他爸派人过来取的。

  据可靠消息称,王军同学是去欧洲哪个国家去了,但去那边的原因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去留学,一种是去那边做精神治疗。

  跟这个消息连带着,一个是周飞同学,他被班主任任命为新的班长。

  另一个是班上学期开始时转过来的女孩,叫孙馨的,也是自王军同学生日过后,忽的跟换了个人一般,仿佛是一夜之间,由王熙凤变成了林妹妹,整日里沉默寡言的,跟谁都是爱理不理的…由于这个时间太过巧合,于是,就慢慢有了各种各样、靠谱的和不靠谱的流言,数量非常之巨,估计比作爱的姿势还要多一些。

  下面是几种稍微靠谱的说法:第一,女孩在生日宴上给那个王军给奸了,而女孩的家景非常的不好惹,于是,王军班长就跑路了。

  第二,女孩在生日宴上给那个王军给奸了,不过,由于女孩爱王军极深,要求王军写保证书,要他将来娶她,于是,不想在一颗树上吊死的王军班长就跑路了。

  第三,女孩也是在生日宴上给奸了,不过不是王军同学,而是女孩的表哥周飞同学,有些同学私下里叫他周大鸡巴,可见女孩当时给他奸的有多辛苦――这些都是有证据的――当天晚上,有学生看到周飞同学去了那个酒店…可那次强奸不巧让寿星王军同学看到了,于是,王军班长就跑路了――因为那个周大鸡巴功夫了得,可以杀人于无形。…那个女孩原本是喜欢王军的,可谁知这一奸让周大鸡巴奸起感情来了,这让女孩一时很痛苦,感觉无所是从,于是,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这个也有证据――自那天之后,有好几个人证可以证实,她经常会在课上瞅着周鸡巴发呆……不过,这几周,班上,甚至整所学校,最大的新闻莫过于,一个男生忽的成了女生。

  女生刘小悦。

  这让所有跟她一同进过男厕所的男生都大惊失色,产生一种曾被人扒了底裤的感觉;也让所有即将与她一同进女厕所的女生们有些心惶惶,有一种将要赴奸的悲壮。

  这些纯洁男生和女生们却不知道,这事也与周飞周大鸡巴有关。

  事情是这样,原本这刘小悦的老爹刘市长是想让她到大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后,再声明改性别,一便把名字也给换了。刘小悦同学开始也答应的,可谁也没料到,她胸口上的两只小乳猪每天以肉眼可辨的速度生长着,没有多少天就藏不住了,而刘小悦同学果断拒绝了老爹让她用布条把乳猪勒平的建议,说那样会影响它们的发育,会让她将来老公不高兴,也会影响他们孩子吃奶的积极性…##############################################学校。北湖。湖亭。

  看到周飞走上前,女孩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么怕我还要叫我过来?”男人笑。

  “…”“你没把我当疯子?那天我对你说的,你都信?”“我信。”“…”男人摇摇头,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女孩,笑。

  “那天夜里的事,你说的每一句话,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我想,我大体能明白…可,我不明白的是,在你所说的上辈子,我爸到底做了什么事,能让你恨到那种程度?”“…,你想听?”男人笑。

  “想。”“好。”-十分钟过后。

  “你撒谎!!!”女孩手哆嗦着。

  “你知道我没撒谎。”“我爸绝不会是那种人!…那种牲畜!”“你冷静一下,我也没说绝对是你爸的。”“对了,你不是说那个人手上有个火焰形的疤么?我爸可没有!”“嗯,没有。”“那就绝对不是我爸了。”“绝对不是么?”男人笑:“那会是谁?我查了有五年了,包括上辈子的记忆,这世上能让你大姑父在他面前跟条狗一样,也只有你爸和你爷爷了。”“可疤的事你怎么解释?再说上辈子那人即使是我爸爸,这辈子他也什么没干过啊…”“嗯,你说的对,他确实是什么‘还’没干过,你意思是,我得等你爸把我妈与我妹妹再折磨死一次,我再报复?”“…”“至于疤的事,我一直也想不明白,也许是由于我换了身份,导致了一些变故吧。谁知道呢,我又不是上帝。”“如果,真是我爸爸的话,你打算怎么对付我家?”“嘿,”女孩笑:“你会在我爸面前强奸我?强奸我妈妈?”“…”“你会在我大姑父面前…”女孩霍的停下,狠狠盯着男人:“你对我大姑、亭亭她们做什么了?!”男人心下震了一下,却讥讽的看着女孩笑:“你真傻小姑娘――如果我那样残忍的折磨她们,你觉得她们会对我那么好么?”“…可你以后会的!”“你姑父现在那模样了,你说我报复给谁看呢?”“…”“…”“如果…如果我爸真要害你们徐家的话,我一定会拦着他的,我答应你。”“…”“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在那之前,不要害我的家人。”“我尽力,只是不能保证。”男人又笑。

  “嗯?”“那天晚上,你不记得了么――我并不能完全控制这个身体。”“…”“嗯,很复杂…简单来说,这个身体里有两个人。”“…”女孩点点头,过了会儿说:“如果…如果下次他再逼你强奸我的话…”“…”“你就强奸好了,”女孩淡淡的说,又瞅了一眼男人的右手:“用不着把自己整成那个样子。”男人把手拿到眼前,仔细端详着,上面疤将陪着他度过下半生。

  “你对我真好。”男人对着手笑。

  “小子,”女孩讥讽的看着男人:“我的青春期可是在美国度过的,你以为我会在乎那些什么破贞节、什么失身么?”“你还是个处儿?”男人又笑:“好,下次我一定会如你所愿。”---61、许秋-上午,家里。

  阳光里,周飞裸身躺在床上。

  两个女人半裸着趴在两侧,两个清秀的小脑袋抵着男人胯部,两根小舌在高高耸起的鸡巴之上缓缓舔拨。

  男人喘息着,端详着这一对姐妹:阳光下,姐姐孙倩秀美脸庞上,泛出腼腆、典雅的光泽,让人安详,融入到她的世界,只觉人生本就该如此简单。而妹妹孙月,一如姐姐动人的脸庞之上,却多了太多调皮、不羁,她可以把生命交给你,却又不想让你完全把控…孙倩肚子已经很显了,前些日子托关系去作了透视,竟也是双胞胎,龙凤胎,目前孩子健康状况良好。

  此时,女人一边小心护着肚子,一边埋头专心的含舔着男人的龟蛋,从那阴茎的反应调节着力道。

  孙月对怀孕在姐姐之后,经常会有牢骚,说为什么下生她在后,而生孩子这事儿,姐姐这都第四胎了,还不肯让她先。

  这时,她正含着男人的龟头,舌头拨动里,抬头看着男人的眼。

  男人享受着两姐妹的侍奉,心下一片感慨,才几个月前,让她们一起在玩这3P,总要磨一磨嘴皮,而两姐妹的口舌当时也是笨拙的可以,而到现在,却早已习惯了两人一起侍奉男人,交错相间,游走在早给唾沫打湿的瓦亮的鸡巴,像在品尝着什么美味。

  “好了小倩小月,趴下去!”男人说。

  “小飞,我不行了…孩子…”孙倩说。

  “趴下去小倩!”-两姐妹床边站着,手趴在床上,男人在她们身后,小心缓缓的轮流抽插着两个人的阴道、肛门,房间里的喘息声,呻吟声渐起…门铃却在最要紧的时候响了,男人本待不理,门铃却是响个不停,一会儿后,孙月的手机也响了,隔了一会儿,又是孙倩的手机。

  孙倩手里拿着手机,看着它响个不停,声音颤抖着说:“小飞…,应该是你舅妈来了!”-周飞打开门作势向外走。

  “啊!小飞,你怎么在家?没上学了?”“啊,舅妈啊,我作业忘家里忘拿了,刚回来拿…好了,我得赶快回去了…”“啊,小飞,你怎么满头大汗啊?”“…,这不是一路跑回来的么舅妈。”-舅妈许秋看着客厅沙发上端庄坐着的一对姐妹。

  “小秋过来了啊,站着干嘛,过来坐啊!”孙月说。

  许秋仍是不动,继续端详着这对姐妹。

  “你们也是刚从学校跑过来的么小倩?”许秋盯着女人。

  “…”女人手里的茶杯晃了晃,洒出几滴茶水,红着脸低下头。

  “刚跟我姐在家里耍闹了一会儿,今天天有点热,反常啊小秋…”孙月一脸的坦然。

  “嗯,是很反常。”许秋四下扫视着。

  “怎么也不打招呼就过了小秋?”孙月问。

  “打招呼了不是就见不到小飞回来拿作业了么?”许秋笑。

  “…”孙倩头低得更深,仿佛是要去亲茶几。

  “哈,小秋,你说话真有趣!”孙月说,又急急的问:“小秋,你干什么?!你去我姐屋干什么?!”这时许秋已经走到孙倩卧室门前,把门推开,也不回答,径直走了进去。

  “小倩屋里的味道好怪的呀!”许秋在屋里喊。

  姐妹俩匆忙起身跟了过去,在门口处,都呆住了,顺着女人的眼在室里扫着。

  只见床下地板湿湿的两滩什么液体,凌乱的床单也这一片那一片透着大小不一的湿渍,床边垃圾筐里堆满了握成团的卫生纸,还有两条湿达达的白内裤…――刚才怕时间久了不开门,周飞舅妈会怀疑,屋里只大体的收拾了一下。

  “小秋,你干什么!再不出去我就要生气的呀!”孙月过去拉女人,却轻啊了一声――裙子给女人提了起来。

  “小月,你们在家里耍什么啊,怎么连内裤也不穿?”许秋嘲弄的看着她。

  “…”“小倩,有儿子真好啊…”“…”孙倩不说话。

  “你什么意思小秋。”孙月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小月,有个外甥也很好啊…”-客厅,沙发。

  孙倩姐妹坐一边,许秋会另一边。

  “怎么事先也不打个招呼小秋?”孙倩问。

  “刚去给你哥哥跑了个腿,经过这儿,就一便过来了。”许秋手里举着茶杯,淡淡的说。

  “我哥最近怎么回事儿小秋?脾气那么大――上次电话,我也就是开了个玩笑,竟跟我急了。”孙月说。

  “…”女人呆了一会儿说:“他什么事也不跟我说,我还是听我家里人说的,小倩,你没听到风声么――据说咱们市的市委书记要早退,要从上面新调人下来…”“怎么,跟我哥有关系么?”“跟你倒有关小月。”“嗯?”“据说是你家里那位的伯伯,中央计委下来的…”“那我哥应该高兴才是呀,这都是一家人。”孙倩说。

  “快不是了吧小月,”许秋看着孙月诡异的笑,正了正脸又说:“我也不太明白,我弟弟跟我分析说,即使这吴书记不早退,明年初的政府换届,他也该给换下去了,那时,你们哥至少可以提到市长位置,如果各方面关系搞得好,还有可能坐那吴书记的位子…”“…”“现在可好,不挪窝的话,估计只能再等十年了。”“嗯,怪不得…”“哎呀,看看你们,你们愁什么,我这还没愁呢…”许秋说着,忽的又诡异一笑:“再说,这对你们不也是好事?”“嗯?”“装傻吧小倩…如果不是你哥最近事多,他这个妹妹挺着个大肚子,却不知孩子爹在哪儿,他会不关心,不往死了追问你?”“你说什么小秋?!”小月皱着眉说。

  “哎啊啊!”女人慢慢扫视着两人:“我可真是小看了你们姐妹啊!…啧!好逍遥啊!真是不走寻常路!…”##############################################夜,舅舅家。

  餐桌。母女。

  许秋静静吃着饭,想着心事。

  “妈,你怎么光是吃米饭呀。”对面的孙馨说。

  “嗯?…啊…”许秋去夹菜。

  “妈,今天你过去看了么?”“嗯?”“去姑姑那儿啊!妈,你怎么这样啊!…”孙馨有些恼:“上午电话里不是都说了么,你那个外甥最近老是缺课,让你别提前打电话,直接去姑姑家看看么?!”“看,看了小馨…”许秋仍是有些恍惚。

  “…”孙馨静静的看着妈妈的神情,小脸慢慢变冷,眼里渗出杀气:“大姑、小姑她们是不是有事?!”“有事,是有点…嗯?会有什么事小馨?”“到底有没有事的妈!”孙馨又恼:“你是怎么了妈,魂让谁勾走了?!”女孩的话音刚落,许秋一下子定在那里,嘴唇慢慢抖了起来,手一松,饭碗掉向桌面。

  -许秋慌乱的收拾着桌子。

  “妈,你实话跟我说,我姑姑她们到底有没有事儿?”孙馨静静又重复一遍。

  “…”许秋手停在那里,半天不语,忽的把手里的碗朝地上一扔,冲着女儿大吼:“小馨!跟你说了一万遍了!你姑姑她们没事!她们没事!!没事!!!…你什么时候能关心一下你妈妈!!!”“…”孙馨呆呆的看着女人的脸,眼里慢慢泛了泪,委屈的说:“妈,你怎么啦,你从来不这样的…我就是问一下姑姑她们,你怎么这样啊…”女孩越说越觉委屈,忽的放声大哭起来。

  “…”女人不说话。

  “妈妈,你最近怎么啦…”女孩哭着问:“老是一个人发呆…今天又这样…”“…”女人仍是沉默着。

  -夜很黑。

  -##############################################这天。放学后,周飞跟同桌胖子他们一边瞎聊着一边出校门。

  一个女警堵在他们前面。

  “女警姐姐,”同桌胖子战战兢兢的说:“我们这次没违反交通吧,这…这才刚出校门呢…”“闭嘴!”女警轻轻的说,也不看他,对着周飞说:“跟我去趟警局!”-警局散打室。

  手套着拳套,崔千柔披头散发的,又倒在了地上。

  男人静静站着,等着女人起来再打,眼神忽的定在了女人的高翘的屁股上,一时嗓眼发干,轻轻咽了口唾沫,轻轻把拳套脱了。

  女人起来再打,男人只展着手掌,扇拍着女人的胸前两只乳鸽,身后两片臀瓣…随着胯间又挨了重重一巴掌,女人再也坚持不住,软着腿倒在了地上,刚准备爬起来再战,忽的屁股一凉,裤子已经给男人脱到了膝盖处,女人挣扎着向前爬,只爬了两步远,忽的两腿给大大的分开,身子一顿,又觉胯间给什么抵住,女人又向前爬,却猛的仰起头,轻轻的吁着气,只觉身子从下到上给串在了一根烧红的铁棍上…-散打室,静静的。

  只有男人的喘息,女人压抑的轻吟,以及身体撞击的声音。

  一个时刻,撞击声忽的连成一片,几息之后,男人“啊”的低吼一声,趴在女人身上,再也不动…-男人跪在女人头旁,把湿淋淋的鸡巴递到女人嘴边,冷冷说:“小崔,含一含,舔舔!”女人盯着鸡巴,不说话,良久,终于慢慢张开小嘴,向肉龟含去…“嘣嘣”传来敲门声。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戴着一幅黑眼镜,站在门外,脸上一丝表情也无,静静看着周飞,半晌后,视线转到崔千柔脸上,说:“收拾收拾东西,跟我走。”“哥…”女人不动。

  “为什么我的电话你也不回?”“…”“爸明天生日你不知道?”“…”“你就死活不认那个家了?”“…”“你走不走?”“好!你如果能让他跟我一起,我就回去。”女人终于开口。

  “什么?”“他。”女人指指身后的周飞。

  “…”眼镜男看向周飞,端详良久,说:“好,你也收拾收拾。”“我…”周飞说。

  “十分钟。”眼镜男又说。

  “可…”周飞说。

  “有什么话路上再说。”“不是…”“我也有些问题问你。”“…”---62、心尘-一周后。

  放学后,周飞与刘静并肩随着人流向校外走,韩冰沉默着走在他们身后两三米的距离。

  快出校门,韩冰跑了两步,追上来,拉了周飞一下。

  周飞回过头,愣愣的看着她。

  “我爸让我叫你周六去我家。”“…”“你想去就去。”“…”“随便你。”“…”女孩跑开。

  “几…”男人看着女孩的背影,喃喃说:“几点?”-公共车上,刘静靠在周飞怀里,女孩端详着男人的脸,男人轻轻抚着她的长发,两个人都不说话。

  电话响,是一天没来学校的刘小悦。

  -皇朝大酒店。

  一间豪华套房。所有窗户给黑布幕遮住,一丝阳光不透,套房内像是提前进入黑夜。

  套房有着一个巨大的前厅,前厅中央是一套组合沙发,周飞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盯着前面不远处一个电视屏幕。

  屏幕的光线内,周飞衣着整洁,只是裤门开着,刘雨荷正跪在他身前,舔吸着高挺在外头的粗长鸡巴。

  周飞旁边,分别坐着一个陌生的少女和熟悉的刘小悦。

  少女清秀而小巧,腼腆寡言里,明明很小的年纪,眉目间却又透出点成熟女人的妩媚。

  少女面带窘态,时而抬头看一眼屏幕,头马上会霍然低下,时而微扭着头看男人的胯间,凝视片刻,头再低。

  屏幕上,是一个女孩各类手淫的画面,眉目之间,显然正是坐在沙发上的那个陌生少女。

  应该是偷拍的,也经过了后期处理,剪切,影片里的场景可能是少女的房间,影片里:少女侧躺在床上,身上披着毛巾,一只手翻着一本书,另一只手伸到毛巾下,胯间的位置…书一页页被翻起,毛巾不停的抖动着…毛巾一阵大抖之后,少女身子猛的一弯,再也不动…过了些时候,女孩双肩不停的抖动起来,似乎是在哭…少女穿着睡衣,下面着一白色小内裤,跨坐在一只巨大的玩具熊上,一只手伸到睡衣里胸部的位置,在里面揉捏着,另一只手撑着床面,女孩胯部在玩具熊上飞速的擦动着…女孩抑头,张嘴,不动…双肩抖动,哭泣…少女裸着身子,站在写字台一角,冲那一角吐了一口唾沫,掂着脚,微张着小胯,把阴唇贴在桌面上那唾沫处…身体摆动…少女又移到坐椅前,跨着椅背,把下面肉逢移上,贴着椅背,摩擦…少女身体猛的一挺,再也不动…少女轻轻的啜泣……少女坐在桌前,看着电脑,电脑里放着什么一部A片,A片的男女主角却是周飞和刘雨荷,上面周飞用各种姿势操着刘雨荷…少女眼一刻不离电脑屏幕,右手在裙子下飞速的抖动…少女起身,把手伸到裙下,从裙下慢慢向下撸着,一会儿,一条雪白的内裤到了她手里,放到一边…少女从书包里翻出一根塑胶的跳绳,小指一半的粗细,把一头坐在屁股下,另一头穿过下胯抓在手里…少女胀红着脸,快速抖动着手里的跳绳…少女起身,把跳绳系上几个疙瘩,又放回胯下…少女双手拿着跳绳,下胯在上面滑动着…少女起身,出门…少女开门进屋,把门锁上,回到电脑前,手里拿着一根黄瓜…少女坐在椅子上,双腿大张着,看着电脑屏幕,里面鸡巴在刘雨荷的嘴里缓缓进出…少女把黄瓜一端放到嘴里,进出…屏幕里男人的鸡巴在刘雨荷的阴唇间穿插,少女盯着屏幕把黄瓜一端抵住自己的小小阴户,胀着脸,向里插…少女皱着眉,停下,把黄瓜重新放到嘴边,舔弄…少女再次尝试…少女忽的停下,看向门口方向…少女把电脑上影片关掉,拿着黄瓜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返回,把黄瓜放到桌子上…少女拉开门,刘雨荷进屋…刘雨荷坐在电脑桌前椅子上,与少女谈笑着什么…刘雨荷看到黄瓜,拿起黄瓜放到嘴过,问了少女什么,少女点点头…刘雨荷吃黄瓜…刘雨荷出门…少女一个人坐在床上,头埋在胸前,哭泣…-屋里灯给谁打开。

  沙发上,周飞死死把住女人的头,拼命的向下按,同时,身子飞快的向上顶…刘雨荷伸手用力扒开他的手,站起身。周飞皱着眉看着她。

  刘雨荷转身冲周飞旁边的少女说:“心尘,过来,就按妈妈刚才的做…”少女坐在那里,低着头,不劝。

  “心尘,你不是都同意了么?…听妈的话…”少女低着头,慢慢起身,挪到男人身前,又慢慢跪下,看着地面,又不动了。

  男人手把着鸡巴,把它送到少女嘴唇边。

  少女仍是不动,任由着男人把鸡巴头在她的嘴唇上划来划去。

  少女终于张开嘴,男人把鸡巴头塞了进去…少女歪过头,俯在地上,干呕…“心尘,没事,再来…习惯了就好了…妈妈第一次也这样…”少女跪在那里,再次把鸡巴头含到嘴里,几次干呕之后,伸出小舌,小心翼翼的舔起来。

  男人喘息,赞许的看着少女,伸手轻抚着少女的发梢…少女含着鸡巴,抬头看男人。

  -刘雨荷趴在少女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少女脸更红,站起身,脸扭到一边,伸手缓缓把裙摆提了起来。

  裙摆下并无内裤,胯间一根毛也无。

  刘雨荷又在少女耳边说了什么。

  少女呆了一会儿,两只腿向两边挪了挪,下面小胯大大张开,胯间一条如丝般细密的小缝,缝两侧润湿一片…刘雨荷蹲在少女身侧,伸出双手,搭在少女的逼缝两侧,把少女的逼缝缓缓打开…里面的逼肉鲜红欲滴…刘雨荷继续趴着,鲜红的逼肉间,现出一片白白的膜…刘雨荷回头看男人,似乎在问他看没看清…刘雨荷起身又在少女耳边咕哝几句。

  少女把裙子脱去,与男人面对面,蹲跨在男人大腿两侧,刘雨荷帮她固定着男人的鸡巴,少女扭着身子,慢慢让胯间的阴缝抵到龟尖上…少女身体慢慢的向下沉,龟尖消失在阴缝里…两片小阴唇给撑向两边,紧紧的圈着鸡巴…少女半蹲在那里,不动,眉头紧紧的几乎皱在一起,小嘴轻轻喘着气…男人伸出手,去揉少女的胸,少女喘息…刘雨荷在少女耳边再次低语…少女闭上嘴,用力向下坐去,却又猛的跳了起来…女孩眼里有了泪…站着不动…小悦起身过去在少女耳边说了什么。

  少女重新下蹲,把龟尖再次捣住肉缝,皱起眉,缓缓的向下坐…整个龟头消失在肉缝里,少女额角的发梢已经湿透,粘在脸上…少女停在那里长久不动,刘小悦与刘雨荷又说了什么,少女只是摇头,仍不动…刘小悦与刘雨荷互看了一眼,又同时把手搭在了少女的肩上,又跟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点了点头,伸出手,把住少女小腿…男人把少女的小腿大力向外分,同时,刘小悦与刘雨荷把少女向下狠狠按下去…少女轻啊了一声,给挑在了男人鸡巴上,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头扎到男人怀里,片刻之后,“哇”的放声大哭起来…血顺着鸡巴向下流…-酒店套房卧室里。

  少女赤裸着躺在一边,身子一动不动,周飞搂着刘雨荷,女人也裸着身子,脸上的汗还未消。

  “这么小的女儿也舍得?”男人看着少女问。

  “还有个大的,你什么时候也要了?”“…”男人看她。

  “她们早晚也得挨操,反正也是挨操,干嘛不便宜你?”女人揉捏着男人的鸡巴,接着说:“再说,这么硬挺的鸡巴,她们可能一辈子也碰不上…我这个当妈的也是为她们好…嗯,你看,它又硬了…”男人去吻女人的小嘴,两个缠绵一阵,男人问:“心尘当时在屋手淫时,看的是咱们吧…她怎么能有咱们的片子?”“故意让她发现的呗…”刘雨荷缓了缓,说:“差点误了事,没想到她竟然拿着黄瓜要给自己破处儿…”这时,旁边的少女身子动了动。

  “幸好当时我在旁边卧室里瞅着监视屏,”刘雨荷摸摸男人的脸:“否则,你又少操了一个处儿…”##############################################早晨,餐桌。

  “哥,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亭亭阴阳怪气的问。

  “嗯……忘了。”“哥,你现在真是成人了耶!——不声不响去北京一个周逍遥,好不容易回来了,连个家也不回,知不知道家里还有两个大美人等着呢?”亭亭看妈妈、小姨。

  “这不回来了么。”“哥,下次能不能带我去啊?”亭亭忽的一脸的可怜状。

  “跟你们说了,我过去是有事,”周飞皱着眉:“不是去旅游。”“那你就说你去那边有什么事么!”亭亭生气。

  “小妤,饱了?怎么吃那么少?”周飞看着徐妤。

  “哥!你怎么老这样啊!”亭亭咕哝:“无赖,老是改话…”-“姐,你跟那个大熊发展到哪种程度了?”亭亭忽的问琳琳,眼却斜瞅着男人。

  “还那样。”琳琳应付道,显然不想谈这个话题。

  “哼!”亭亭不屑:“什么还那样…我都看到你们亲嘴了!”“…”“…”男人不由的住了筷子,把左手握成拳头。

  “你们什么时候爱爱啊姐姐?”亭亭看着男人。

  “…”“亭亭!”孙倩说:“吃饭的时候嘴闭上!”-周飞与妹妹几个人正一起出门。

  “小飞,你呆一会儿,我和你妈跟你有事要说。”亭亭撅起小嘴,徐妤脸一暗。

  -“小飞,你到底是去干什么了?”“真是有事小姨…嗯,开始确实是给人强拉着去的,可在那边也顺便办了几件事…就多呆了几天。”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蹲下把头贴在孙倩的肚皮上。

  “…”孙月呆了一会儿说:“好了,这事我们不问了。”“最近他还不老实么小倩?”男人问。

  “还好,”孙倩脸一红:“小飞,你当初比他更不老实…”“哎呀!你们在说什么呢?!”孙月有些恼:“说正事姐!”—“小姨,你意思是舅妈知道了?可,不是舅妈也没说什么啊…”“小飞,你也傻啊!你以为你舅妈跟你妈一样啊…她可是出了名的小狐狸精!你一撅屁股,她就知道你要放什么样的屁。”“小月,你别急啊,”周飞看着女人,一脸的无所谓:“再说,知道就知道呗…”“什么?!”孙月又吼:“你不要脸我跟你妈还要呢!知道这些天我跟你妈过得有多难么――这么多天这碎嘴子也没说出去,也算是你老周家祖上烧了高香…哼!把你亲妈、你亲姨操大了肚子!――你舅舅知道会弄死你的你知道么?…再说,我、你妈、你舅妈当年什么关系你知道么,你舅妈当年点头答应嫁你舅舅,跟你说小飞,那至少有一半你妈的功劳,当年,你妈跟你舅妈,那可是好到穿一条裤子…”“…”“你是没看到,你舅妈那天的眼神,气死个活人!看你妈跟我,跟看一对鸡一样!姐,你说话啊,是不是!”“…”孙倩仍是低着头。

  “你飞,你就这样看着,看着我跟你妈在你舅妈面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么?”“小月,我知道你们跟舅妈关系好…可你要我怎么办呢…难道杀了舅妈灭口?”“…,”孙月去看孙倩:“姐,你说。”“…”孙倩低着头不说话。

  “姐,你看你老这样!…好,那就我说…”孙月看着男人半天,却也是半天不说话。

  “说什么小月?”男人催促。

  “小飞,”孙月低上头,说:“你是知道的啊,当年我让你姨夫奸,你舅舅应该负一半的责任啊…”“嗯?对呀,我知道,怎么啦?”“所以,我要是做什么对不起你舅舅的事,那也算是大家扯平了是吧?”“嗯?你什么意思啊小月?”“小飞,”孙月抬头盯着男人:“你把你舅妈也奸了!!”“…”“你傻了?!你说话啊!”“你们都这么想的?”男人又去看孙倩,女人红着脸点点头。

  男人愣了半天,顶着裤裆的大帐篷,喃喃说:“…我舅舅知道了,更会弄死我的!”--周飞下了楼,愣了一下:“小妤,怎么还没走?肯定要迟到了。”女孩不说话。

  -天气有些阴,路上,女孩仿佛有什么心事,走得很慢。

  周飞催了她两次,见状,便随着她不急不慢的向学校走着。

  “哥,”女孩也不看男人,淡淡说:“你要多关心一下琳琳,她最近表现不太正常。”“嗯?”男人愣了一下,苦涩的说:“琳琳最近挺好的啊,比以前开朗多了啊。…嗯,还谈恋爱了呢。”“…”“再说,”男人苦笑:“我也管不着啊,琳琳现在根本不理我这个哥哥。”“…”女孩叹了口气:“也许是我错了吧。”“…”“哥,”走了会儿,女孩又说:“好些日子你没回家了。”“…”“妈跟我提了好几次…哥,妈虽然不知道你是他亲儿子,可她真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了。”“…”“…”女孩停下,看着男人湿湿的眼,说:“哥,多回去看看妈吧。”##############################################学校。午后。

  周飞站在北山上,看着北湖小亭里的两个女孩――韩冰,孙馨。

  不知什么时候,这两个女孩仿佛在一天内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对于这个,周飞不无卑鄙的念头――也许这是由于她们北楼里共同看他操逼形成的友谊。

  两个女孩似乎也看到他,把头转过去,说什么话,忽的笑起来。

  周飞远远的站在小山上,感觉她们是在笑着他,颇感没趣,便溜达着下了山。

  -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天开始下起雨。

  放学后,周飞送完刘静,去了警局。

  警局大门口,崔千柔等在那里,打着伞,下班的人群里,皱着秀眉,四处张望着,远远看到男人,轻露贝齿,泯然一笑。

  细雨中,一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样子。

  男人一时愣在那里。

  男人走近,女人扔了伞,扑到男人怀里,踮着脚去索吻。

  “小崔,别…”男人躲着:“别小柔,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不管!”女人坚持着:“我就是要他们都看到!”-雨里,两个人拥吻着。

  警局进出的哥哥、姐姐们一边走着,一边古怪笑意的看着他们。

  “小柔啊,原来你也喜欢男人啊!”一个说。

  “千柔,你这样不好啊,你要找男人也得找俺这样的么?”一个说。

  “啊,是小飞啊…这样不好啊小飞,要是让你大老婆知道了,你会死的啊,那天酒席上的那个,Y市来的,叫什么来着,小吴,叫什么来着?…咱们都喝过他们的喜酒呢…”一个说。

  “沈若霜好像…操小飞,你这样不好啊,这警局里也就这两个大美女,全让你得去了,给哥哥留一个好么…”一个说。

  周飞挣着,却给女人抱的更紧。

  “嘟,嘟…”这时路边响起一长串喇叭声。

  大家一齐扭头看去,Z.Com,车里坐着一个女孩,正冷若冰霜的看着这边…喇叭声终于停了,然后是车发动的声音,然后,车像一只青蛙般“噌”的跃了出去,接着,猎豹般的向远处奔去…“小吴,刚才…是不是那个沈若霜?”人群里,一个问。

  “小飞,听哥一句劝,一只母老虎,你要夹着鸡巴忍受一辈子…两只母老虎,你下辈没鸡巴做男人…”一个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