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私密 58、复仇 59、坦白
作者:风中影      更新:2018-10-20 14:13      字数:0
  -57、私密-男人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徐妤坐在客厅沙发上。

  “哥,你怎么啦?”女人上前,心痛的看着男人的大脸――上面横一道、竖一道的血痕,像是给猫挠过。

  “没…”男人尴尬一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嗯,对,摔了一跤…”“啊!”女孩叫起来:“哥,你鼻子出血了!”“嗯?”男人伸手抹,放眼前看了看,果然,鼻孔里伤口又开裂了,不由喃喃一声:“操!…”-女孩房间里。

  男人乖乖坐在床边,女孩坐在他前面椅子上,手里拿着棉花棒,轻轻的往男人脸上爪痕处涂着药水。

  屋里静悄悄的。

  男人视线落在女孩脸上,灯光下,女孩全神贯注的护理着男人的大脸,时而皱眉,时而圆起小嘴,贴着男人的大脸,轻轻的吹着伤处,吐气如兰…那圆润如瓷的娇白小脸上,映着圣母般的光泽…秀挺的鼻梁,凝着少许汗珠,微弯的小嘴,挂着几丝埋怨…男人身子一热,只觉下面裤档里忙碌了一下午的弟弟又慢慢要站起身。

  “嗯。”男人不由轻咳了一声,一边把腿搭在一起。

  “哥,别动!”女孩说。

  “…”“…”“妹,怎么忽的把辫子剪了?”“…”徐妤停在那里,说:“不是说了么,太热了。”“…”男人盯着女孩:“妹,你打小就不会撒谎。”“…”“你说过,你那辫子是为哥哥留的。”“…”“琳琳的事,嗯,你知道了么?”“嗯,亭亭跟我说过。”“是哥哥不好,太花心了…琳琳才会喜欢上了别的男生。”“…”“你也开始讨厌哥哥了么?”“…”女孩睁大眼看着男人:“哥,你怎么会这么想?”“那你怎么把辫子剪了?”“…”过了许久,女孩低下头说:“我不想把你当亲哥哥了…”“嗯?”“我不要再当你的妹妹…”“嗯?”女孩抬起头,静静的看着男人的眼,轻轻的说:“哥,只有你我知道的,我们才是亲兄妹――亲哥哥与亲妹妹是不可以在一起的。”-“小月,我说最后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去!”从外面客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个女人说了什么。

  “孙倩!我警告你,这是我家里事,你她妈少管!!”“你怎么跟我姐说话的?!”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嗯?小妤,小姨过来了?”屋里,周飞问。

  “嗯,中午就过来了。”-客厅里乱成一片。

  姨夫董礼正在拽着小姨,向门口拖着。

  亭亭、琳琳抱着小姨,不让他把小姨拖走。

  “姨夫,你喝醉了,你干什么?!”亭亭大叫:“你放手!小姨都说了不回去了!”“亭亭、琳琳,你们放手!!”姨夫浑身酒气,红着眼大吼,额角青筋迸现。

  “怎么了姨夫?”周飞走过去问。

  “…”姨夫不再拽小姨,却不说话。

  “小飞,你小姨想来咱们家住几天,你姨夫不让。”妈妈说。

  “姨夫,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帮你劝劝小姨…”“你给我滚!跟你爸一个窝囊样!”姨夫瞪着周飞:“你算个屁!!”“啪!”小姨狠狠的扇了姨夫一巴掌。

  “…”姨夫愣了一下,一巴掌扇回去,把小姨扇倒,又一脚向小姨小肚踹去!-“啊!”董礼弯腰去摸脚脖――刚才给周飞抓住捏了一下。

  “姨夫,这是我家,你走吧。”周飞把几个女人护在身后。

  “好小子,”董礼盯着周飞阴阴的笑:“跟你那没用的二叔学了些三角猫功夫,就当自己天下无敌了是吧,好,你给我等着…”“Om夫,你走吧。”男人又说。

  “孙月,跟我回去!”姨夫不理周飞,冲着小姨又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说说,你对得起我么!”“…”“为了给你补身体,我炖了一上午的鸡…你她妈屁也没放一个就没影了,你她妈有没有把我当你老公?!”“你无耻!”小姨冲着姨夫吼。

  “…”姨夫一愣。

  “鸡汤里你放什么了,你不知道?”“…”“你扔在垃圾筒的药盒我看见了!”“…”董礼呆了呆,忽的呵呵笑起来:“我无耻…哈…有意思,哈,你这个骚货在外面跟男人乱搞,怀上了野种,我帮你把这野种打掉,你说我无耻?哈!…让我做王八,给我戴绿帽子,还说我无耻?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姨夫,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呢?”周飞问。

  “你小子给我闭嘴!”姨夫大吼:“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至少没往家里带野种!!”“…”“对!我是天天在外面!我外面是有很多野女人!…可你们问问你们小姨…孙倩,你问问你妹!…为什么我会那样,啊,为什么我会那样!…孙月,你问问你自己,从结婚到现在,你有一天把我当你老公么?!!”“…”“好!就算那件事是我做的不好,你心理有疙瘩…可当时我不是都跪了一整天,求你原谅了么,你不是也原谅我了么?!…啊?!…对了,是不是你们孙家弄了个套让我钻呢?…嗯?…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姓董的,你闭嘴!”小姨吼。

  “怎么着,我就不闭嘴,我今天她妈的就是要说,老子敢作敢当!…大家听好了啊,当年相亲的时候,我给你们小姨的水里下了药,可小月,那都是你哥给我出的主意啊!…”“你胡说!”“我胡说?你去问你哥!!…对!我是迷奸了你!可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啊小月!我不是也娶你了么!…我那家境,我这条件,小月,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求着要嫁给我么,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孙月嘴哆嗦着,死死盯着男人,却淡淡的说:“董礼,你回去吧…我要跟你离婚。”“…”董礼愣在那里,忽的又哈的一声:“你要跟我离婚?…哈,你作梦!!”“我要跟你离婚!”女人仍是喃喃的说。

  “孙月,”董礼这时阴笑着说:“你心里清楚着吧,这些年来,没我爸,我伯父在上面给你们撑着腰,你们孙家能有今天?”“…”“想离婚?…我让你们孙家家破人亡你信不信?!”周飞缓缓走上前,一拳打在男人的小腹上,男人起身挥拳打回,给周飞攥住了打来的拳头,骨骼粉裂的声音伴着经久不息的惨叫…周飞把力道松了松,盯着男人汗渍渍的脸,微笑着说:“小董,我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你信不信?”##############################################隔天,周五。

  课间。

  周飞坐在位子上,瞅着课本。

  “飞子,你今晚是不是会很寂寞么,要不要哥们儿陪你呢?”“同桌胖子”笑眯眯的走过来,趴在他桌子上,轻轻的说。

  “…”周飞抬头看着对面这张没节操的脸,淡淡的说:“不用了,你二班那个马子陪我就行了――反正她也去不了。”“操!飞子,还真让你失望,人家王军王班长请贴上都说了,这次欢迎带女友或男友的…哎,飞子,那毛小子还真是扇你的脸呀――全班这连刘静都请了,就是没请你…你也不再收拾收拾他?嗯,那次,那招什么,叫什么名飞子,你那个高踢腿…”“他扇不扇得着我,还不是你们去不去的问题?”周飞低头看课本,淡淡的说。

  “…”同桌胖子半天无语:“飞子,我跟熊猫、青竹他们不是帮你过去打探消息么…再说,去年你没去过,当然不知道,靠!…那个派场,那个服务,靠…这次每个到场的同学,可还都有手机赠品呢,那个什么XX,最新款的呢…再说了,人家王班长也是那么客气,低声下气的请我们,哪能不给人家面子呢…”“好,胖子,那我就祝你今晚吃好、喝好。”男人仍是有气无力的说。

  “…”胖子看着周飞:“飞子,你最近心情不大好啊…是不是吃醋了?”“嗯?”周飞抬头。

  “看,看你那样…”胖子笑,又悄悄把头向远处扭了扭:“让我猜中了吧,看自己的漂亮小表妹跟自己的仇家,那么浓情蜜意的,不好受吧…”周飞顺着胖子的眼神看去,教室远处,孙馨正王军嘻笑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或只是男人的错觉,王军同学这时向他诡异一笑。

  -放学后。

  周飞送刘静回家。

  公交车上,刘静头轻轻搭着他的肩,周飞看着窗外夕阳下匆忙的人群,心下一片温馨,恍惚里,他曾有过与此时完全一样的记忆画面。

  “徐凡,对不起啊。”“嗯?”男人扭头看女孩。

  “那天在北楼的事儿。”“嗯?说什么傻话呢小静?你不是都道过歉了么,再说,你们也是为我好,我也没怪你们啊。”“…,我注意到了,最近一些日子,韩冰对你越来越冷淡了…”“…”男人看着女孩,伸手把她搂到怀里,过了半晌,叹了口气说:“小静,你要学着吃醋,啊,不要跟小悦学…你这样,我心里很不好受,我这已经够对不起你的了…”“…”女孩小猫一般趴在男人怀里,沐浴在夕阳下,惬意的闭上了眼,过了不知多久,轻轻的说:“不过,他生日,韩冰没去的…”-一个新式的住宅小区。

  虽然都没明说,刘静的父母应该清楚两个女儿跟男人的关系。

  进门后,简单与两位老人打了招呼,周飞便进了刘怡屋。

  小怡坐在书桌前,脸冲着门口,看到男人进了屋,蹦跳着几步上来,扑到男人怀里,像小猫一般用小脑袋不断蹭着男人的胸脯…女孩早已不是最初见时那喏喏寡言的样子,现在是开朗,活泼,又特别会撒娇。

  “…”男人站在原地,一时无语,一片温馨,又一丝苦涩:“变化真快啊…再过些日子,可能也会跟琳琳、亭亭一样,喜欢上别的男生,不理我了吧…”--周飞回到家。

  换了鞋,径直向妈妈屋走去。

  亭亭、琳琳屋门忽的开了,琳琳走出来,看到男人,呆了一下,站在原地,低了头。

  看着她的样子,周飞一时有些心酸,安慰女孩说:“琳琳,不要那样,你没什么对不起哥哥的,喜欢谁是你的权利…是哥哥对不起你…”说着,男人伸手过去轻抚女孩的肩膀…女孩轻啊一声,急急的把男人的手抖掉,向后退了两步,仍是低着头,轻声说:“哥哥,求求你,别再碰我了…”“…”男人看着女孩,紧紧攥着拳头,一时不知道是该生女孩的气,还是女孩姐姐的气,或是自己的。

  “呀哈!”这时门缝里,亭亭探出一只小脑袋:“乙方!今天拿什么来封我丁1的嘴呢?…我可都看见了…”男人不理这个妹妹,走过去敲妈妈房间的门。

  “真没劲…一点幽默感没有!”亭亭撅着嘴。

  -妈妈躺在床上,小姨斜倚在床边墙上。

  “小飞,”看到男人进屋,孙月眼睛一亮,说:“快来看你妈的肚子!”男人走过去,注意到,小姨一直在摸着妈妈的小腹。

  默默的看着,男人慢慢湿了眼,心里又一震,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问:“小月,…我跟小倩的孩子…畸形儿的机率有多大?”“…”孙月眼神暗了下来:“也,也不全是的小飞…”男人又看向妈妈。

  “小飞,”孙倩看着男人:“你答应我好么,只要这孩子不是太…太笨,我们一起把他养大好么?”“…”男人湿着眼抚摸着女人的脸,点点头,轻轻笑笑:“好!”“不会是畸形儿的!不会的!因为…”男人心里喃喃说,又像是在安慰着自己:“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母子!”-房间里,周飞与小姨。

  妈妈借口要做饭留两个人独处。

  孙倩刚出门,孙月马上扑到了男人怀里,仰着脖颈,向男人的嘴吻去。

  被女人感染着,男人也分外的动情,一时间,屋里只有两个人喘息的声音,以及时急时缓的吸吻声…“小月,姨…嗯,那个董礼说的都是真的吧?”“…”趴在男人怀里,女人轻轻点点头。

  “为什么不跟我说呢?”“…”女人脸贴着男人的胸脯:“有什么用呢?都已经发生了…”“他第一次见面就给你下了药?”“…”女人点点头。

  “对了,姨夫说,那是舅舅给他出的主意…真的么?”“今天我过去当面问过你舅舅了,他说当时只跟你姨夫开玩笑。”“开玩笑?”“…,唉,小飞,都过去的事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想再去深究了。”“…,对了小姨,当时怎么不去告他?没跟舅舅、姥爷说么?”“说了。你舅舅说,你姨夫…”女人忽的住了嘴,看男人。

  “没事小月,称呼其实也就是个符号,‘姨夫’就姨夫吧。”“你舅舅说你姨夫确实很喜欢我,是认真要跟我结婚的,说你姨夫的道歉也很有诚意…”“…”“劝我说,既然都那样了,如果不是特别的讨厌你姨夫的话,就将就着跟着你姨夫算了…说他跟你舅妈当初也不没什么感情基础,也过得很好…还说,你姥爷跟你姨夫家渊源很深,如果就这样把人家告了,不太好…”“这样,你就嫁给他了?”“…”女人看着男人:“小飞,你跟我说实话,如果当初我不嫁你姨夫,把这些事跟你说,让你娶我,你会娶么?”“…”男人避开女人的眼神。

  “…”女人低下头去,淡淡的说:“你连骗骗我,哄哄我都不愿意么?”男人把着女人的脸,让她看着自己:“小月,现在我会娶你!”“…”女人看着男人,眼湿了,接着两行泪流了下去,轻轻的说:“大骗子!…你娶了我,你妈妈怎么办,你妹妹呢?还有…”“我都娶了!”“…”女人愣了一下,举起拳头打男人:“我恨死你了!你这个无赖!”“…”男人低头吻女人。

  良久,女人挣脱,喘息着说:“不行!你只能娶我!!”##############################################夜。

  周飞收到小七的电话。

  “凡哥,青皮刚来电话说…”“嗯?青皮?”“嗯?就那个朝阳集团的青皮啊,当初你让他当咱们的内线的啊…你不会已经忘了吧凡哥?”“嗯,我没忘,你刚才说的不清楚。”“…,青皮说,王刚那个儿子王军,给你舅舅家女儿下了药,要迷奸的呢。”“…”“青皮说,他已经找了各种方法拖延了,在华夏宾馆,让你赶紧过去,怕要来不及了啊!”“好,小七,我先去冲个凉,然后马上过去。”“冲个凉?…凡哥,来不及了啊…要不我跟兄弟们先过去?”“别!别打扰兄弟们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可凡哥…”“唉,多大点事儿…来不及就来不及了呗,小七,好了,我挂了。”“…”---58、复仇-华夏宾馆。

  女孩披着一脸水醒来。

  看到男人嘴鼓的跟个猪尿泡一般,看着她。

  “你…你要干什么!!”女孩大喝。

  “…”男人想了想,把口里的水咽下,接着听女孩一声长叫,接着又一声。

  随着女孩的视线看去――女孩上衣衬衫敞开着,乳罩不知去向,两只小乳相互对视着…而下面,只余一只小小内裤…“别看我…我进来你就这样了。”周飞又指指床边地上的王军班长:“你自己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吧?”“你杀了他?”女孩倦着身子,把衬衫死死的合紧。

  “打昏了。”男人淡淡的说:“可能是我多事了…”“…”女孩疑惑的看着男人。

  “他要迷奸你,表明他喜欢你…嗯,至少表明他看着你能勃起。”“…”“如果你也喜欢他的话,那就是我多事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建议你接着装着昏迷着,等他醒来让他接着操。”盯着男人嘲讽的脸,女孩却不生气,淡淡说:“我就知道你不是大飞哥,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谁?”“…”“不敢说?”女孩脸上的轻蔑清晰可见:“就咱们两个人,你就这点胆子?”“…”男人静静看着女孩,半晌,忽的转身过去,把地上的王军拖到门口,打开门,把他扔了出去。

  -“好了,现在是两个人了。”男人搬了把椅子,坐在女孩对面,低头玩着手指,淡淡说:“对,你很聪明,我确实不是你大飞哥…”“…”女孩眯着眼看他:“你要灭口么?”“…”男人愣了一下,轻轻笑:“你很有意思,不说吧,说我胆小,说了,你又说我要灭口。”“…”“嗯,不过,如果是一年之前,我真有可能灭你的口。”“…”“我一直把这当成天大的秘密,害怕让任何人知道。”“…”“后来,我发觉自己的恐惧是多余的――没人会信的。”“…”“我也不想再恐惧的活着。”男人继续玩着手指。

  “我,我不懂。”“你不必懂,听着就行了,我只说一遍…”“…”“我是徐凡。”“…”“当年与你大飞哥一起落水,死的那个。”“…”“我其实没死,死的是你大飞哥。”“…”“我用了你大飞的身子。我是来报复你们的,报复你姑父周力知,还要报复你们孙家。”“…”“你们把我们徐家害得家破人亡,嗯,当然是上辈子。”“…““我不怕你跟你爸说,跟别人说…他们只会把你当神经病。”“…”“是你把我姑父害成上样的?”“…”男人呆了一下:“你懂我说的?”“书上比这更古怪的事都有,有什么难理解的?”女孩静静的说。

  “…”“至少,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大飞哥。”女孩补充。

  “…”“你想害我们家?”女孩盯着男人。

  “…”“你知道我爸对你有多好么?”“那只是对你大飞哥。”“是对你!你现在不是大飞哥!你就是你,我爸就是对你好!”“…”“你对得起我爸么,他一直把你当亲儿子一样,天天住我耳朵里灌你的好话,说什么我们孙家,你们周家,以后只能靠你这个好外甥!”“…”“你还报仇呢?…你能不能先学着报恩?”“闭嘴…”男人淡淡的说。

  “我姑姑这些年怎么对你的?你眼瞎了?”“你闭嘴…”“亭亭,琳琳她们眼里没有别人,只听你这个哥哥的话…你报复她们?”“…”“我妈妈每句都是你的好话,让我好好跟你学好…你就是这么好的?”“…”“你想让这些对你好的人怎么一个死法?”“…”“你还是人么,你还有人性么?”“你住嘴!!!”男人从椅子上跃起来,双手按在女孩的脖子上,冷冷说:“信不信我掐死你!!”女孩不动,盯着男人的眼神一丝不变——全是轻蔑。

  男人看着女孩的眼,眼里却显出另一番景象:巷道里,几个男人压在一个女孩身上,女孩身上上下三个洞都给插着鸡巴,女孩任他们动着,没有一丝的反应…一个男人手拿一个钳子,夹住女孩的乳头,双手狠狠一合,女孩扭头甩掉嘴的鸡巴,全身扭动,尖叫着…男人轻轻的笑,说:“终于有反应了?”――男人拿着钳子又夹向女孩另一个乳头…昏黄路灯下,男人手腕上的一个火焰形疤隐隐可见…室内,一个男人,手拿着枪,指着一个男孩的头,对地上的一个女人说:“想要你儿子的命的话,就把那些鸡巴舔硬了!”…灯光下,手腕上的那道火焰形疤清晰可辨…一处垃圾场,一个女人,手脚给四个大汉把的死死的,一个男人蹲在她胯间,伸出一只手,握成拳头,抵在女人的胯间,几次转动之后,猛的向前一送!…女人疯狂扭着身子,却一言不发…男人的胳膊继续转动着,一边对着身侧的一个给五花大绑的男孩笑着说:“她怕你难受,痛成那个样子了都不吭一声…看来她很爱你哟…可你能为她做什么?你还活着干什么?…嗯,不过,你这女朋友可真是骚啊,看,你看这,小逼夹着我的手不让我拨出来…”…男人终于把手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渍之间,那道火焰形的疤清晰可见…场景又回到这个酒店,这个房间,这个男人任由着对面的男孩掐着他的脖子,微笑的把自己的头罩脱了下来――是X市市委副书记孙立!他轻轻对男孩说:“小子,跟我玩?你还嫩得很…我玩死了你妹妹,你妈妈,你未婚妻…你能拿我怎么样?”-“我掐死你!!”男人形似疯狂的掐着女孩的脖子。

  女孩眼里慢慢现出了恐惧,挣扎起来,伸手去挠男人的胳膊,挠男人的脸。

  正当女孩两眼发黑,要昏死过去的时候,男人忽的松开了。

  房间里响起椅子倒地的声音,男人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好几步。

  女孩咳嗽着,边向床里面挪去,惊恐的看着男人。

  “你快弄死他!”男人扭曲着脸冲着她大吼。

  “她不是他!”男人冲着她又喊。

  “你也看到了,那人就是她爸爸!是你那个所谓的舅舅!”“他手上没有那个疤!”“除了他还会有谁?你说来听听!”“…,不会是我舅的,我舅舅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女孩手捂着嘴又向后挪着,一直退到墙根,挥身发冷的看着远处的男人像个疯子一样的自己跟自己对着话。

  “…你舅舅?你认他当舅舅?你这个畜牲,你忘了他是怎么折磨你妹妹,折磨你妈妈,折磨你…”“闭嘴!!那都是上一辈子的事!”“你忘了你临死前发的誓了么?!你要把你受的苦,百倍千倍的还给他!”“…,那不是我的,是你的!”“是你的,我的就是你的!”“不是!你是你,我是我…”“我就是你!…你自己也明白的是吧,不是么――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是!…你饶过我吧,我快忍受不住了…我要把一切都忘了…”“想忘了?…好!你过去操死她!”男人忽的指着床上女孩。

  “她是无辜的!”男人仍是指着女孩,手颤抖着。

  “那就别操死,只是操,让她知道她大飞哥的鸡巴有多大。”“她是无辜的!”“嘿?好,真会装…真会装…你的念头我会感觉不到?…别忘了,你的就是我的…每天学校里,看着她那副嚣张欠操的样子,你不想上去操死她?”“…”“她昏迷的时候,看着她敞衣露乳的样子,你没想过要趴裤子拿鸡巴上去操她?”“…”“你现在不想去操她?”“…”“你不知道自己的鸡巴现在有多硬?”“你她妈给我闭嘴!!”这时,男人一拳向旁边的衣柜镜打去,穿过玻璃,整只胳膊打进了衣柜里!-房间里。

  不知过了多久。

  女孩仍是蜷缩在角落里,身子像得了疟疾一般的抖动着,眼睛死死的定在远处男人身上。

  男人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胳膊、手上的血滴滴达达的向下流着、滴着…-房间里。

  男人忽的动了一下,抬头看着女孩。

  女孩惊叫一声,身子又要向后缩,却给墙死死堵住。

  “你,你别过来!!”女孩嘶声大叫。

  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片刻之后,僵尸一般的转过身去,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

  血继续流着,那仿佛不是他的手。

  -深夜。

  酒店房间。

  静静的。

  女孩仍蜷缩在角落里,抖动着…##############################################深夜,外门口。

  赵小雅打开门。

  “老公,怎么这么晚过来…”“…”男人呆呆的看着她。

  “怎么啦老公?”“…”男人把女人猛的揽到怀里,抱紧。

  “发生什么事了老公?”“…”抽泣声。

  “老公你是怎么啦?…你别吓我。”女人带哭音。

  “宝宝,我快疯了!”男人喃喃说。

  “…”“宝宝,我快疯了…”“啊!老公,你,你流了好多血啊!”女人忽的惊叫起来。

  “宝宝,我疯了…”“老公!你快进屋…你流了好多血…小飞!你松开我…小晴!…小晴,快到厨房帮我拿药箱…”卧室门口,朱晴穿着睡衣站在那里,呆呆看着这边。

  “小晴,站着干嘛…快!快帮我拿药箱,柜子第一个格…”-卧室。

  男人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右边胳膊自胳膊肘之下红黑一片,像给涂了一层浓油漆。而右半边裤管,自上而下,也是红黑一片。

  “啊!”女人又惊呼一声:“老公,你,你腿也流血了?!这,这…”女人语带悲音,眼看又要哭出来。

  “小雅姐,腿上的血应该只是从胳膊上滴的。”这时边上朱晴忽的轻轻解释说。

  “哦…是么老公?”“…”男人仍是呆呆的看着前方。

  -男人小臂、手几道长短、深浅不一的伤口。

  女人小心的用棉花球擦拭着血渍。

  “疼么老公…”女人不时的问:“弄疼你呢可要说啊老公…”“…”男人不动,也不吭声。

  “小晴,再给我一个棉花球…”“…”“小晴,再给我一个棉花球…嗯?干什么呀小晴,怎么啦?”女孩这时站在一边,手里拿着药箱,看着男人的脸。

  “啊…”女孩怔过神:“你刚才说什么小雅姐?”“给我…啊,对了小晴,你不是学过护理么,帮帮姐好么,姐这笨笨的…”-屋里静静的。

  男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像一具死尸,任由着女孩摆弄着他的胳膊。

  “老公,谁把你弄成这样啊?”女人站在一边,小心的问。

  “…”“他自己搞的小雅姐。”女孩静静的说,手不停的忙着,头也没抬。

  “啊!”“应该是打在玻璃上,给划的。”女孩又淡淡解释说。

  “…”“小雅姐,你最好带…带他去医院,得缝针。”女孩一边给男人伤口消着毒一边说。

  “得缝针么小晴?…老公…我们去医院好么?”“…”“老公,你说话…去医院吧好么?”“…”男人缓缓摇摇头。

  -朱晴把绷带固定好,站起身,说:“小雅姐,明天一定要带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里面骨头、筋,现在不清楚有没有问题――落下残疾就不好了。”“…”赵小雅点点头,看着男人说:“老公,到床上睡会儿吧。”“…”男人抬起头,扭头冲床方向看了一眼,又看向朱晴,仿佛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呆了呆,男人又看向女人。

  “啊…”赵小雅忙解释:“这样老公,我一个人住有些怕,小晴那边一个人住也很无聊…最近一些天小晴一直住这边…可以吧老公?…”--59、坦白-Y市一所大学,校内一休闲吧。

  一个男生端详着对面的一个大男孩,大男孩跟女孩进门以来就一直冷着脸,呆呆坐在那里,仿佛对周围的一切没任何兴趣。

  大男孩右胳膊给白绸带包的严严实实,像是一个巨大的粽子。

  “小翎,”男生看着大男孩旁边的女生,轻轻的笑:“你在哪儿找的小孩?”“…”宫冷翎看着大男孩,不说话。

  “你就是找人冒充,也不用找这么个小孩来吧小翎?”男生又笑。

  “…”“对,那天是我不好,回家跟我妈说,我妈也骂我了,我也反省了啊小翎…你怎么还生气呢?”“…”“假期我那次去找你,是态度不好…可你那样说我,哪个男人受得了啊?!”“…”“假期我是跟我父母去国外了,再没过去找你…可那机票早就订好了的小翎,我总不能扫了我父母的兴吧?你怎么就不理解呢小翎?”“…”“我都在你们楼下跪了好几次了小翎,我都成咱学校的笑话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肯原谅我?”“郑爽,”女孩扭头看向男生:“我已经跟你说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现在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他?”男生又笑:“这个小毛孩?哈…小翎,你别再编了好么?…暑假前,那才几天不见,你就说你喜欢上别的男人了,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孩?”“…”“哈,你撒谎小翎!怎么可能,别说是这个小屁孩,就是谁我也不信――你根本不是那种女生,你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小翎,你怎么可能几天就移情别恋的!…小翎,别闹性子了好么,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以后…”“…”“喂,”这时那个大男孩忽的开口说:“那个小爽,怎么你才能信小翎现在是我的女人呢?”“…”男生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对面大男孩把女孩,自己原来的女友搂住,吻她的嘴,女孩挣了一下之后,便任由他启开了自己的小嘴…-良久,周飞终于松开女孩的小嘴,扭头看男生。

  女孩喘息着,微红着脸,看着他,脸上有几丝嗔怒,几丝娇羞。

  “相信了现在?”周飞冷脸看着男生。

  男生微张着嘴,反复在对面两人脸上扫视着。

  “要不,”周飞接着淡淡说:“要不我们找个宾馆作爱给你看?”“…”女孩怒视着他,下面的手去掐他的大腿。

  男生呆坐了一会儿,慢慢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踉跄着向外走,附近一桌边围坐着的的几个男生起身,上前拉住他,七嘴八舌的问――“怎么啦老郑?”,“你别这样啊,哥们儿这礼花都买好了,就等你们和好了…”,“小翎真变心了?”,“不会吧,冷翎不会是那样的人!”,“那小子就是?”,“小爽,不能就这么算了!让那么个小毛孩子踩咱XX学院头上拉屎!”,“对,不能这么算了,揍他丫的!”,“好,小爽,咱们一起,来,表现出你的男子汉气概!让小翎知道你也有刚硬的一面!”,“…”-“怎么?”周飞看着四周怒气冲天的鸡巴脸,淡淡说:“欺负我残疾?”看着大男孩包成粽子的右胳膊,几个男生红了脸,一个说:“你勾引我们哥们儿的马子,我们就有权教训你!…好,那我们就只是看着…老郑,你跟他单挑!”“…”郑爽瞅着周飞身上隆起的肌肉块,犹豫着。

  “算了,还是你们一起上吧…省时间。”周飞皱着眉。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几个男生你看我,我看你,又听宫冷翎轻轻的对大男孩说:“哥,他们都是我同学,也没坏心…小心点,别伤着他们好么…”##############################################阳光下。

  宫冷翎与周飞漫步走在校园里。

  无语。

  周飞忽的停在那里,女孩也停下,看他。

  “小翎…”他盯着女孩。

  “…”“你是我的。”“…”“我要一辈子看着你。”“…”“不许你再去喜欢别的男人!”“…”“我想,…”“…”“我爱你!”他淡淡的说。

  “…”“我是不是很自私小翎?”他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

  “…”女孩摇摇又点点头。

  “…”大男孩叹息一声,轻轻把女孩揽到怀里。

  两人良久无语。

  “哥…”怀里女孩细声的说。

  “嗯?”“以后有什么心事…能不能跟我说?”“…”“我也是你女人的哥…”“有心事…”女孩轻轻抚着周飞粽子般的手:“你不能憋在心里不说,或只是跟别的女人说…”“…”周飞抱着女孩,看着头顶的天,良久,说:“小翎,今天我要跟你说件事!”##############################################晚上。

  女生宿舍。

  对面床铺上一个小女生躺在那里,一会儿轻笑,一会儿怒骂,跟哪个男生熬着电话粥。

  宫冷翎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匙子,怔怔的看着桌上的饭盒,里面的饭菜已经没有一丝温度。

  “嘣,嘣,嘣…”响起几声敲门声,也没等屋里女孩们应声,门已经开了,进来一个二十几岁年纪的女人,面目妩媚、俊俏,打扮的颇为华丽。

  女人径直走到女孩面前。

  “小翎!你怎么回事?”“…”“你以后不打算理他了?”“秀秀姐…”宫冷翎瞅了瞅对面床铺。

  “小妹妹,”李秀秀冲着那个抱电话的小女生说:“我这跟小翎有些重要的事要商量,能不能…”“你等一下啊…”小女生冲电话说了一句,按着话筒,看向宫冷翎。

  “小露,不好意思啊…”宫冷翎轻轻的说。

  -屋里只余两人。

  “他好心好意把你爸的事跟你解释清楚了,还有错了不成?!”“…”“他要是不说,这事有谁会知道?…他是喜欢你,心里有你,才跟你说,你难道不明白么小翎?”“我明白秀秀姐,”女孩低着头,眼泪流了出来:“可,可他害死了我爸爸!”“…”“我爸爸让他害死了秀秀姐!”“谁说你爸是他害死的?!他只是说,你爸是‘有可能’因为他死的!其实可能性很小的小翎…你怎么能这么钻牛角尖呢小瓴?!”“…”女孩说:“秀秀姐,你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我现在不想见他…”“…”女人呆了一会儿,又冷冷说:“你不见他了不是么,好小翎,明天你可别后悔!”“…”“酒店里,我来这儿之前,他拿头撞墙…”“啊…”女孩猛的抬起头。

  “撞的满头血!”“啊…”“又拿刀插自己的大腿,自残!”“秀秀…秀秀姐,你怎么不拦着啊!”女孩起身伸手摇着女人。

  “我跪下来求他…他说,你一天不原谅他,不见他,他就每天插自己的大腿,直到死了为止!”“…”女孩手搭在女人肩上,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

  “还不跟我过去!”女人冲女孩大吼一声:“你真想让他死啊!”“…”女孩猛的醒过神,急急的摸着脸上的泪,说:“秀秀姐,你,你等我一会儿,我,我先洗洗脸…让他,让他看到我这样不好…”##############################################学校附近一酒店宾馆。

  宫冷翎跟着李秀秀走进一间豪华客房。

  刚进门女孩便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呻吟声,不由疑惑的看向旁边的秀秀姐。

  李秀秀也不说话,拉着女孩的手,把她往卧室里领。

  -女孩呆呆的站在门口。

  屋里一张特大号的双人床。

  男人斜躺在床上,除了那只胳膊,全身不着一物,一个女人正背着她们,披散着头发,骑在男人胯间,上下窜动着,双手搭在自己两只乳房上,只是一个背影,也知道女人身材极为的火辣。

  由秀秀姐拉着,宫冷翎不由的慢慢走上前去,站在床边,看着床上两人的动作大片,又特意去查看男人的额头、脸,却哪里还有什么“满头血”,上面连个蚊子包也不见一个。

  再瞅男人的大腿,又哪里有什么刀疤,如果把腿毛刮去,估计比大姑娘的还要晶莹亮滑…明知道她来了,男人却视若不见,只是专心致致的操着身上的女人,仿佛怕女孩还不够生气。

  女孩冷着脸,咬着嘴唇,静静看着床上的景色…女人几个高耸之后,终于一软,全身是汗,红晕着脸,身子瘫倒在男人身上。

  男人喘了口气,看向女孩。

  仿佛这一半天就是等着男人这一瞥,女孩迎着男人的眼光恨恨的一瞪,咬着嘴唇就向外走。

  女孩走了两步,顿了一下,手给李秀秀拉住。

  女孩不理,也不说话,猛的一用力,直接把李秀秀拉倒在地,拖着女人继续向外走。

  “还躺着干什么?!嗯?你还笑?!…还不过来帮忙!!”李秀秀给女孩拖着,狼狈的躺在地上,冲床上的男人大骂。

  -宫冷翎只觉在空中飘了好长一段距离,然后,嘣的落到了床正中央,那个赤裸披汗的陌生女人身边。

  看着男人挺着独有的大鸡巴上了床,大喊:“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这个杀人犯!!”男人俯身抓住她的上身T恤,“你要干什么!!”女孩喊着的时候,T恤已给撕成了两片,给男人甩了出去。还没等女孩再喊,乳罩也不见了。

  “你住手!不要碰我!!”男人冷着脸,又抓上女孩的裤管…-宫冷翎除了后脑勺绑马尾辫的橡皮筋,身上已不着一物,衣物破破烂烂的散落在床上各处。

  冷冷盯着男人,她忽的把乳房上的小手松开,又把下胯大大张开,恨恨说:“你操吧!我让你随便操!!…可你别指望我有一点反应,你最多就是操具死尸!”这时,李秀秀也上了床,伸出手,在女孩胯间轻轻抄了一下子,把湿湿的手掌举在女孩眼前,笑着说:“小翎,你家死尸这样么?”女孩哼了一声,扭过头不说话。

  男人移到女孩胯间,跪下,把鸡巴抵着女孩湿湿的逼口,俯下身,脸几乎要贴上女孩的鼻尖,端详着女孩的表情,仿佛回到了两个人初遇的那个夜,说:“叫哥我会温柔一点。”“我是你姐!!”女孩瞪着男人狠狠说。

  丝毫不停,男人腰胯向下一挺,整条鸡巴瞬间插进了女孩的肉缝里。

  女孩“呜”了一声,马上紧咬住嘴唇,再也不肯哼一声。

  -刘雨荷缓过劲,坐了起来,看着身边男人一记重似一记的操着那个倔强的小姑娘,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在男人这条鸡巴面前,是没有女人能经得起拷打的。

  果不然,女孩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喘息声越来越是清晰,不时从嘴角露出类似猫眯求食的叫声…脸上虽然仍是一副狠狠的模样,却不知下胯已经在轻轻上挺着,配合着男人的插送,而那两条洁白无骨的小胳膊,不时的拿起又放下――“拿起”是由于身体想要去抱住男人,“放下”是由于脑子忽然发觉到身体的背叛…女孩又给摆成一个狗趴的姿势,男人跪在她身后,拿着鸡巴抵着女孩的胯间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叫哥就放过你。”“…”女孩这时的头发已经披散了开,趴在那里一言不发。

  男人向前猛的一挺腰,只听女孩“啊”的一声闷叫,似乎是极度是痛苦,又是极度的欢愉。

  刘雨荷呆了一下,凑近再瞅,吃了一惊――男人那鸡巴正在插着女孩的屁眼,这时已经全没了进去,只剩两只蛋相依为命的给冷落在洞口。

  让刘雨荷更为吃惊的是,这个顽固的超出她想像的女孩,竟在男人在后门的几抽之后,便有了要崩溃的迹象,呜咽声越来越见清晰…-刘雨荷看着男人的鸡巴像榨路机一般的在女孩屁眼里疯狂进出着,房间里只余女孩的呜咽声,以及男人前胯与女孩屁股的拍打声,在女孩呜咽声陡然高起的时候,男人又俯下身去,左手伸到女孩胸前,夹住一只乳头,加了力,缓缓一捏,一揉!“啊!!…”女孩脑袋一甩,仰头高叫起来…男人抽插的更是迅猛…“哥!哥!!哥!!!!…”女孩高喊着,形似疯狂…当男人忽的一个停顿,接着把鸡巴再次全根插进之后,女孩趴着的后臀向上一撅,停在那里,在刘雨荷的瞪大的双眼之下,屁眼下方那寂寞好久的逼缝,这时两片粉嫩的逼瓣竟自动分开,紧接着一道水线迸射而出…--屋里静静的。

  男人卧在女孩身边,凝视着她的小脸,轻轻抚着她的身子,女孩湿湿的身子随着男人的抚摸,不住的轻轻抖动着。

  女孩虚弱的眯开眼,看着男人。

  “小翎,我答应你,一定会找到害你爸爸的凶手!”男人盯着她的眼,静静的说。

  “…”女孩缓缓起身,张开手臂,抱紧男人,头埋在男人的胸脯上,轻轻的抽泣起来。

  -“看你都干了些什么?!”这时,旁边的李秀秀不解情趣的咕哝说:“小翎的屁眼还没洗,还没灌肠呢…还讲不讲卫生了,你如果老这样,会得病的知不知道…”见男人拿眼瞪她,李秀秀忽的住了嘴,隔了一会儿,又撒着娇说:“老公,你先去把鸡巴洗洗好么?一会儿,我再给小翎灌上…说好了,还要陪你玩4P呢…”-床上,男人与刘雨荷亲吻着,这时,李秀秀领着女孩进来,手里还提着两个带腰带的假阳具。

  女孩上床,正准备躺到男人的另一边,男人却指着女人那一侧,在女孩疑惑的目光里,男人说:“小翎,这是你雨荷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女孩红着脸不说话。

  “小翎,给你雨荷姐舔舔小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