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后怕
作者:千川流      更新:2018-10-17 21:26      字数:0
  

  诶,苏白璎讶异地低下头,看向走在马身旁的图青宸,对上了男人深邃的黑色瞳孔。

  抿着唇,苏白璎眨眨眼,“还是你先说吧。”

  万事当然是大佬优先了~~

  想要日子过得好,就得眼色看得好呀~~

  图青宸黑瞳定定地看了苏白璎一眼,然后他转过头,依旧淡然地笑了一下,牵着缰绳慢慢超前走着,“今天的事情,是我疏忽了。”

  “没有事情,是我自己技术太菜了,这才导致马儿跑走了。”苏白璎下意识地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图青宸摇摇头,“我既然将你带来,就应该为你考虑过所有的事情,是我没有考虑周到,让你受了惊吓,对不起了。”

  图青宸不是个会推卸责任的,是他大意了。

  以为在叶坤成的和泰庄园里,出行都有工作人员看着,苏白璎就是不会骑马也有饲养员在一旁看守。

  图飞羽那里更是派了好几个工作人员帮他紧紧盯着,倒是没想到,出事的竟然是看着就安安分分的苏白璎。

  是他的问题,高看了自己,也低估了紧急发生事情的程度。

  想到刚刚一闪而过看到的付流玥,图青宸在心里就已经能将今天的事情大范围给推断了出来。

  付流玥为谁而来,相比他们几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判断。

  若是今天没有碰上那个奇怪的严梓漓,说不定等他发现苏白璎的时候,女人已经身受重伤了,要是再一个不凑巧,丢了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想来,图青宸吐了口气,心底还有些害怕。

  喉结动了动,男人突然想到,苏白璎的惊马既然与付流玥有关,那她不是应该见过付流玥了?

  “是我不该离开你身边的,对不住。”图青宸再次向苏白璎表示着自己的歉意。

  苏白璎苦恼地皱起了眉头,但心里又忍不住轻松了一点,虽然让图青宸把所有的问题都担了过去不是她的本意,不过被人惦记放在心上的感觉还是很愉快的。

  马背上安安静静的,图青宸没听见女人的声音,转过头,就见到双手拉着马鞍的前列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苏白璎。

  “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图青宸突然问道,她现在在发呆,是在想着刚刚见过的严梓漓吗?

  只要这样一想,图青宸就忍不住在心里皱着眉。

  “啊?”

  苏白璎回过神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唇,“我在想,图少你都这么客气了,我是不是也要跟着客气一把。”

  但她很快又温软地笑笑,“我不怪你,说实话,今天的事情和图少你没什么关系,就是和枣枣那马也没什么关系,说来说去,也是我骑术不精,才差点受了伤。”

  女人的善解人意并没有让图青宸开怀,反倒定定地立在原地看着她,“那付流玥呢?你也不怪她?”

  “那位小姐果然姓付啊?”苏白璎眨眨眼,然后十分坦荡地看向了图青宸,“今天的事情,说来与付小姐的关系也不大。”

  “不是她害你惊马的吗?”

  “不,一切也都是巧合罢了,付小姐不是有心的。”

  想到付流玥上一秒还在提着马鞭气势高昂地和她说着话呢,结果下一秒就被她的马儿从马背上甩了下去,就是苏白璎一个在旁边看着的,都为她浑身的骨头担忧。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怎么了,是不是真的摔出了什么毛病,枣枣带着她跑开之前,苏白璎见到的,就是马场围栏外的工作人员冒着风险将付流玥从马蹄下拖走。

  图青宸看出苏白璎的态度是认真的,不是在敷衍他,男人揉揉自己的眉心,“苏白璎,你可以不必这样。”

  不必这样好心,不必这样无私,不比这样良善……

  苏白璎惊讶地朝图青宸看了一眼,只见到了男人嘴角的无奈的挑起,“我没有啊……”

  她怎么了吗?

  不就是说了实话吗?

  从一开始,苏白璎就是从付流玥身上感受到了针对之意,却也没感受到让她难过的恶意,所以她一直是用平常心看待着付流玥。

  后来猜到了她是付流峯的妹妹,苏白璎看付流玥的眼光就带着点长辈对小辈的包容,谁让付流玥也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呢?

  这年头,长得好看的人就是这样吃香~~

  苏白璎隐在心底没提的是,身为一个穿书而来的局外人,看着这些书里面或多或少,或是根本没有提到过的人物在她的面上有血有肉地上演着悲欢离合,是一种玄妙的感觉。

  现在的苏白璎除了对图飞羽,在其他的人的身上还没有找到那么多引发她自己情绪的认同感。

  换言之,她就像是一个顶着一层与这些局中人有着纠葛关系皮子的局外人,半是冷眼,半是随意地看着他们的“表演”。

  何况,有着近距离接触俊男美女的机会,苏白璎还是很享受这一场视觉盛宴的~~

  比起在现世从电视机中看到那些远在天边的明星们,现在有一群颜值比明星还亮眼的人在她的面前无间断地晃着,苏白璎还是有点小激动的呢。

  望着苏白璎迷惑的小脸,图青宸轻笑一声摇头,他的这位合作伙伴,要是真的这么迷糊下去,他可真的得多放点心思了,不然,要是她出了事,他又到哪里去给飞羽找一个这么合心意的“婶婶”呢?

  苏白璎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为什么笑呢,就感觉到在原地等了许久的黑马继续抬起蹄子走了起来。

  “算了,我们耗的时间也太长了,要是再不过去,流峯他们那里要等不及了。”

  就是这样一想,苏白璎也忍不住挺直了背脊,面上表情沉静了下来,“也是,图少,那我们还是快些过去吧。”

  她从图飞羽的面前骑马跑走,还不知道小家伙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还会埋怨她骑马玩怎么不带他,苏白璎可不想看见小包子嘴角挂着拖油瓶的小模样呢。

  顿了顿脚步,图青宸回看了苏白璎一眼,“你确定?”

  苏白璎不明所以地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周围陌生的树林,“图少,我们是不是还要很久才能回去啊?”

  她骑马是舒服了,图青宸可是步行呢,应该挺累的吧。

  低笑一下,男人俊眉微挑,神色带着点说不出的意味,“既然白璎你是这样的想法,那就如你所愿,只是,要暂时委屈你了。”

  啊,什么意思?

  苏白璎刚刚反应过来呢,就感觉到男人连脚蹬都没有踩,一下子就翻身上马到了她的后背处。

  清冽的气息将她包围,苏白璎眨眨眼,图青宸清润的声音就到了她的耳边。

  “既然要快些回去,那我们就走吧。”

  黑风激动地长鸣一声,也不管背上是两个成年人的重量,感受到了主人的许可,他撒开蹄子就飞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