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米姬之死
作者:宛宛婴婴      更新:2019-08-14 17:32      字数:3149
  七月,蝴蝶谷的云朵特别白,蓝天白云,天气格外炎热。

  蓝天碧海之下,健美的宛宛在孤鹤回雪伯伯的疼爱下,活成了少女的模样,她那随风飘动的蓝色裙摆也是如此仙气飘飘,孤鹤回雪最看中她内在世界,看中她能说会道,又琴棋书画的才华,还有她如小孩子浑身上下的活力。

  “伯伯,您都一把年纪了,你怎么突然来了?还不如我去天一阁看您!”宛宛呲着牙笑出了酒窝。

  “傻丫头,等你去看我,我看等到我这个老头子胡子都斑白了…”

  “嗯嗯,我最近都没空,最近,我得去白玉斋附近的戏苑帮工…”

  孤鹤回雪看着宛宛笑得很开心,她绝对是一个内心世界非常强大的女孩子,总有自己忙不完的事。

  孤鹤回雪久久注视着她。

  一身清爽靓丽的蓝色薄纱的石榴长裙,她的穿搭再次展现出了她自己独特的不俗的品味。她总是带着典型的蝴蝶谷女子的那种清纯的长相,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软萌可爱,就像他的同母异父的胞妹仙暁芙。

  孤鹤回雪注视她如瀑的长发,这一袭优雅的长发,黑长直的长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她还把头发故意拨到一侧肩膀,更显优雅知性,带着成熟女孩的性感端庄,加上这天鹅颈,嫩白的肌肤,优雅的香肩锁骨,怎么看都是如此多娇。

  “宛宛,你真的不跟我回天一阁,那里我可以給你最得天独厚的一切…作为女人最能享受的一切奢华…”

  “孤鹤伯伯,我认为金钱最多只是获得女人幸福的条件之一,永远不是充分条件,永远不能直接成为女人的幸福。也许奢华不但不能提高我的生活质量,往往还会降低我的生活质量,使人安于物质享受,远离精神生活的丰厚。”

  宛宛她总是觉得:精神素质极好的人其实并不在乎物质享受,始终把精神生活看得更重要。就像自己的小糊祖母。

  孤鹤回雪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样子,好久不见,还是这么可爱。尤其是那张丰满的嘴巴,叽里呱啦讲着,总是很有趣,一抬头,露出深凹的锁骨及小香肩格外撩人。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对她上瘾了。

  “我知道,我看过你在戏苑里的表演,很不错。”

  孤鹤回雪记得昨晚他在戏院里不想打扰她,在台下的他看着台上的她,标志性的烈焰红唇也格外吸睛,配上浓艳魅惑的妆容,更添野性美。她的五官并不是那种第一眼惊艳型的,但觉得称得上耐看,勾人的眼睛配上霸气的挑眉,更能凸显她的妩媚和风情…米色斗篷搭配橙色镶边的帽子,把白皙的皮肤衬托的更显活力,皮肤也更白皙了。

  “宛宛,你昨晚头上戴着玉蝴蝶,好精致,栩栩如生…但太显眼,最好不戴,因为这玉蝴蝶好像是很多人都想据为己有的宝贝…还是当心点好…”

  “昨晚那个演曹操的角不错,曹操在史上年代也是颇短的,自然也逃不了被后一朝人说坏话

  对曹操的评断,一千多年来,争论不休。盖棺,却无法定论。”

  “孤鹤伯伯,你喜欢看曹操…”宛宛嘟着嘴说。

  “作为男人,我欣赏他,但无论如何,曹操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不断突破天命限制,淋漓尽致,为自己活了一次。他身上有文人的真性情…曹操爱热闹,经常举办宴会,一办就是一整天。这时候的他就完全恢复了文人的真性情,懂得纵情放松自我,话题没遮没拦,经常笑得前仰后合,头都埋到了盘子里,脸和胡子上沾满了汤汤水水。”孤鹤回雪抬头望着远处。

  “也对,人生实苦,有时候,笑可以让我们和痛苦保持距离。表演中,我听台上的“曹操”的笑声中,我觉得它似乎藏着千张面孔,自信、豁达、诡谲、真诚,吞吐无声,深不可测。孤鹤伯伯,我喜欢笑,呵呵…”

  “宛宛,今日,七夕,你知道哪个君主生于七夕?”

  “词人李煜,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南唐最后一位国君。”

  “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诗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李煜的词,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对后世词坛影响深远。作为多情有才华又不爱政治的君主,生错在帝皇家!”

  “此生他只爱过两个女人,就是周娥皇和小周后这两个才女,《虞美人》是他最后的一首绝命词,也是他写的最好的一首词。我很喜欢…”孤鹤回雪讲着,眼里充满着爱意。

  也许每个人为了抵御世间的诱惑,积极的办法不是压抑低级欲望,而是唤醒、发展和满足高级欲望,孤鹤回雪觉得宛宛眼里都是她的高级欲望,她的琴棋书画,其他好像不在乎。

  “我从小迷恋琴棋书画,觉得很快乐,面对形形**的较低快乐的诱惑,我就自然有了“定力”。也许最好的东西既然已经得到,我对那些次好的东西也就不会特别在乎了。对了,别扯了,我带你吃这里最地道的花生糖丸,糯米做到,软绵绵,甜丝丝的,好吃极了…”

  孤鹤回雪听着她的话。觉得她像梅雨季的天一阁,湿漉、妩媚、慵懒、漫不经心,一点儿也不嗲,可是让他难忘啊,他会觉得她柔媚入骨,却永远也看不腻,是个风花雪月、柴米油盐都有的女孩。

  像宛宛这样的女孩,大多性格和顺温柔,性格好,人缘好,天生丽质,体贴,是男人都喜欢的类型。她本身相貌突出,还注重内外兼修,所以看上去有大家闺秀,又不失调皮可爱,给人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这样的女孩娶回家,在婚后更是能够担任自己的责任,不仅相夫教子,还能是男人的贤内助,她会给身边人一种亲切的感觉,用自己的好福气为家庭抵挡霉运或灾难,慢慢带来好运…

  “宛宛,你过来,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孤鹤伯伯打开一片荷叶,好香!

  “椒盐猪蹄!喜欢极了!”宛宛像个孩子一样雀跃。

  孤鹤伯伯又打开一个大大油纸袋子。有烤熟鱿鱼干,还有熟的大鸭蛋,还有烤熟的红薯,还热热的,还有山桃,李子,还有山葡萄,还有红红的大苹果,还有果肉干。

  宛宛乐滋滋地笑着,她觉得眼前的孤鹤回雪已经把她当成小孩子一样的宠爱,她好像被久违的父爱笼罩着,暖暖呵护,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女孩子,多吃点猪蹄,猪蹄含有丰富的胶原蛋白质,脂肪含量也比肥肉低。多吃猪蹄不仅能补女孩子气血,还能增强皮肤弹性和韧性,

  以后我给你做红薯炖猪蹄……”孤鹤回雪在宛宛面前话匣子一打开,关都关不紧。

  “孤鹤伯伯,还有红薯炖猪蹄的吗?我以前就吃过娘亲做的芋头卤猪蹄,很好吃的,香香,松松的…”

  “当然了,可以把猪蹄剁块,放入凉水煮至水开一会逼出血水,去腥,红薯切滚刀状于花生油中炸出香味,葱切段。炒锅留少许热油倒入葱姜蒜煸炒出香味,倒入猪蹄,翻炒一会。炒过的猪蹄和炸好的红薯一起倒入高压锅,加开水至猪蹄处,放入大料,一汤匙酱油,一汤匙生抽,少许盐。盖上锅盖,炖好后再焖两个时辰…这个美食也叫土熊掌…好吃!以后我教你做…还有女孩子多吃点丝瓜炒虾仁,还有沙参玉竹老鸭汤,这个季节对身体更好…”

  孤鹤回雪突然返老还童似的,年轻多了,感觉自己和宛宛在一起,舒服又轻松,他忘却了天一阁的商事,琐事。”宛宛,你干嘛又跑来戏苑?”

  “我想沉下心,做一件事。这路上要坚持的很苦,但我不想半途而废。坚持很难,但会让我的一生受益匪浅。祖母说过:努力比天赋、资源更重要,意志可以打败现实,有些事并非如想象那么难。”

  “你的家教很好,你们蝴蝶谷那些有格局的长辈,既会给孩子捧在手心里的疼爱,也舍得让他体味苦尽甘来。也许父母给孩子最重要的两样——根和翅膀。如果说良好的家境是根,那么养成积极乐观、坚韧执着、有教养的品格则是翅膀。蝴蝶谷的长辈们给了你很好的根和翅膀…”

  宛宛吃着大苹果,一直微笑。

  这一笑,会让孤鹤回雪更喜欢她,也许女孩子的笑,会让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一见钟情,顿时怦然心动,正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

  孤鹤回雪看着宛宛更加顺眼了。也许女人皮相的吸引是浅层次的深层次的吸引,则是女人的文化内涵素养的吸引。

  将军祠的旁边的水潭边,围满了谷里的人。

  “不好,出事了,米姬出事了,听说投潭了…可惜了,这么年轻…”

  “今日还是七夕,大家都在热闹过节,对啊,这孩子平时特别乐观,但还是过不了劫数,想不开,走了绝路,太可怜了…听说是被苦苦逼死的,不知是情债还是钱债…”

  “打捞上来了,尸首都脱相了,皮肤都肿涨了,发白,手指甲黑的吓人…”

  白热化的天气,放尸体的草席上,寒姬趴在妹妹的身上,哭的死去活来。

  远处,大家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探头探脑,看到躺着的尸体,一会儿他又溜走了,好像是那个将军祠里的男巫师。